注册

“镀金时代-叶永青的游走”:用孔雀篡改窗外的世界


来源:雅昌艺术网

    2015年12月5日,展览“镀金时代--叶永青的游走”将在北京亚洲艺术中心启幕,将展出艺术家2015年最新架上绘画,包括孔雀系列、花鸟系列、一幅玉兰、两幅纸本手绘册页作品等,其中以孔雀系列为主。   【编者按】我们正处在一个镀金的时代——而整个夏天我都在描绘和写着一个自闭的游戏:用几只孔雀来慢慢篡改窗外的世界。—叶永青   2015年12月5日,展览“镀金时代--叶永青的游走”将

【编者按】我们正处在一个镀金的时代——而整个夏天我都在描绘和写着一个自闭的游戏:用几只孔雀来慢慢篡改窗外的世界。—叶永青

2015年12月5日,展览“镀金时代--叶永青的游走”将在北京亚洲艺术中心启幕,将展出艺术家2015年最新架上绘画,包括孔雀系列、花鸟系列、一幅玉兰、两幅纸本手绘册页作品等,其中以孔雀系列为主。这些新作均是叶永青于北京、大理、重庆等多个工作室完成,试图呈现艺术家“行走、写作、绘画”的生活状态。此外,展览中还将有vedio纪录片展示,纪录有叶永青找寻作品的故事以及他的创作状态。此展览也是亚洲艺术中心于年底推出“压轴性”展览。

孔雀150x200cm 布面丙烯2015

镀满“土豪金”色的时代:叙述着一个自闭的游戏

展览主题借用马克吐温的小说《镀金时代》之名—“镀金时代”,似乎让展出作品具备了某种“文本”隐喻。但有趣的是,借用马克吐温的文学概念,在叶永青看来并非为了宏大的历史评判。他谦虚地表示,自己没有资格评述一个时代。之所以用这个名词,是为了交待他创作孔雀系列作品的背景:“一个镀满土豪金色的时代,整个夏天,我都往返于北京和大理画室里描绘和叙述着一个自闭的游戏——用几只孔雀来慢慢篡改窗外的世界。”他用画笔与文字描绘出记忆中的孔雀,也不由让人们联想到隐藏在我们当下这个表面浮华的时代下的某些东西。

孔雀200X150cm 布面丙烯2015

孔雀对叶永青再熟悉不过,因为那是他亲自养过的。他说,多年前的一天他正在昆明的上河会馆画画,忽然两只孔雀从天而降,原来它们是特地从隔壁老市长的院子里飞来的,看好的就是这一院子的花草虫鱼。在叶永青眼里,孔雀是一种分裂的物种,“随时自我感觉良好又毫无半分自知之明”,出风头显摆的时候“也顾不得一个露怯的后背与现丑的屁股亮在了明处”,这种大家印象中光鲜亮丽的鸟在叶永青的描述中立马鲜活了起来。

孔雀200x150cm 布面丙烯2015

将生活用艺术的方式记录下来,这对叶永青是一件信手拈来的事情,在此次新展中即将展出的一本关于孔雀的册页中,大理清新自然的气息从画面和一行行文字中扑面而来。显然,孔雀对于叶永青的意义远不止于此,从上河会馆到创库,叶永青一直处在一个中心的位置全力推动着当代艺术在云南这片美丽的土地上扩散开来。为此,一直钟意于文字记录的叶永青动情地写到:

“孔雀的故事渗透着过去在昆明的日子,那是开动马力在云南寻求改变的岁月。在云南做事情并不容易,有时你面对温吞、麻木和迟钝就像在石板上种菜,不会有半粒收成。在云南灿烂的阳光下,伴随而至的经常是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种绝望和悲观的感受,有时却能给你另外一种观察和思考现状的位置与角度。其实人可以有好多种活法。有时你不妨参考一下孔雀,活得可谓自在:离热闹和中心越远,反而离内心更近。”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刘楚慧]

标签:叶永青 孔雀 时代 绘画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