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庐山保卫战:孤军抵抗日军的奇迹


来源:人民网

1937年7月17日,中国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在国民政府的“夏都”庐山正式发表明确抗战的讲话(后被称为《抗战宣言》),宣告中华民族的存亡已到“最后关头”,他号召全国军民:“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毛泽东指出:蒋介石在庐山的讲话“确定了准备抗战的方针,为国民党多年以来在对外问题上的第一次正确的宣言”。

血战不减豪情 气壮山河

庐山孤军官兵视死如归的气慨不仅表现在奋勇杀敌上,在日常生活中也处处显示出来。在随时都有可能掉脑袋的情况下,他们居然还在松树路留下题刻。

松树路位于牯岭山城正中的牯牛岭东侧。密密匝匝的松林中蜿蜒着一条曲折、平坦的小道,景色极为幽雅、清丽。白天在小道上漫步,浓荫蔽日,翠绿扑面,令人十分惬意。月光下的松树路更富有诗情画意:松树密集处,从针叶间挤下来的点点月光,像珍珠般在小路上、草丛中闪动;松树稀疏处,小路上枝影斑驳,像是笔墨酣畅的水墨画。

松树路的西端尽头,豁然开朗,远处群山连绵,长天一色,缭绕着烟岚云气,甚为壮阔。此处路旁的山石上,刻有“月照松林”“山叠千重”两幅石刻,题下这两幅石刻的正是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孤军壮士。

“山叠千重”的边款注明:“浔阳沦陷,随军固守是山。无以为志,聊书四字。戊寅冬月,俞味斋题。”(戊寅年为公元1938年)“月照松林”的边款也注明:“冯祖树题,民国廿七年冬日。”

1938年冬,正是庐山保卫战最艰苦、最严峻的时候,但是,抱定牺牲一切的孤军将士,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毫无忧虑畏葸之心。在紧张的战斗间隙,照样谈笑风生地观赏、评点山川形胜,留下这般诗情画意的题刻,犹如魏晋名士嵇康即将临刑时还在断头台上倾心弹奏名曲《广陵散》,音韵铿锵舒缓,丝毫不乱;金圣叹同样在临刑前还饶有兴致地教为他送行的朋友如何将臭豆腐吃出花生米的味道。如此情怀,才堪称真壮士!后人徘徊石刻前,念及于此,怎能不情动于衷,心涌波澜!

有这样志坚如钢,豪气冲天的壮士固守庐山,日本人焉能轻易得手?冈村宁次真是要发疯发狂了,他又调来两个旅团,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尽快拿下庐山。从1939年4月初开始,日军明显加大了攻势,飞机大炮狂轰乱炸,日本兵从9条登山小道一轮接一轮的向上强攻。孤军死死守住阵地,有时日军从炸塌的掩体蜂拥而上,孤军壮士便身绑手榴弹,拉响弦,吼叫着向敌群扑去,和敌人一起在巨响中滚下山涧。胡家位、邓子超都亲赴最前线,端着机枪,抡着大刀,和战士们一起拼力搏杀。

日军强攻了十几天,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只占领了半山腰的一些阵地,还是无法登上山顶。日军知道这样硬攻代价太大,于是花重金买通了山麓的一个猎户。4月18号凌晨由他带领一支日军敢死队,从莲花峰一条洪水冲出的山沟悄悄攀上小天池附近潜伏。等清晨大批日军从莲花洞山路向上硬攻、激战正酣时,潜伏的日军突然跃出,插到小天池哨卡守军的背后,猛烈开火。

守军两面受敌,顷刻间,莲牯哨卡便被攻破,大部分官兵牺牲。剩余的守军边打边退,利用山形尽量延缓日军推进的速度,同时派人飞速向庐山守军总指挥部报告。

庐山守军总指挥杨遇春将军闻报,不由大惊,但并未失色。他知道庐山已无法再固守,当即命令由328名官兵组成的预备队赶往日照峰,居高临下,卡住通往山城的山路,就地阻击从莲牯哨卡拥过来的日军。如日照峰防线被突破,就退入城区大洋旅社和邮电大楼两栋钢筋水泥建筑,尽量封死进入山城的通道,不惜一切代价坚守4个小时,然后转入大月山,由大月山抄近道赶赴仰天坪。

杨遇春将军随后命令各哨卡守军立即按预定计划撤往仰天坪,在仰天坪集结,由仰天坪山道突围下山,进入岷山地区。

黄昏时分,集结仰天坪的官兵开始由碧玉庵向山下突围,去九江县的岷山一带打游击。孤军沿途又与堵截的日军发生几场战斗,于19日中午进入岷山。据第三团团长邓子超的日记记述,1938年7月26日初登庐山时,第三团实有官兵1653名,至1939年4月19日到达岷山时,仅存官兵840名。

庐山以文化底蕴极为深厚而闻名于世,“华山论剑,庐山论文”已成为一句俗语。1996年,庐山以中国第一家“世界文化景观”入选联合国遗产保护名录,联合国遗产委员会对庐山的评价第一句就是:“庐山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然而,在这个举世公认的文化名山,在中国近代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却上演了一幕感天动地的壮剧,谱写了一曲彪炳史册的壮歌!

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了,壮士们的身影已渐行渐远,但他们慷慨赴难、气壮河山的壮举和气概永存于匡庐的山水之间!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庐山保卫战 江西抗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