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庐山保卫战:孤军抵抗日军的奇迹


来源:人民网

1937年7月17日,中国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兼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在国民政府的“夏都”庐山正式发表明确抗战的讲话(后被称为《抗战宣言》),宣告中华民族的存亡已到“最后关头”,他号召全国军民:“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毛泽东指出:蒋介石在庐山的讲话“确定了准备抗战的方针,为国民党多年以来在对外问题上的第一次正确的宣言”。

全民倾情相助 生死与共

庐山孤军决心死守庐山,做长期抵抗的准备。但形势十分严峻,庐山方圆三百里,登山主道就有9条,崇山峻岭间大都可攀援上山,兵力布置十分分散,因此,必须要得到民众的支持,必须要有一个稳固的后勤基地。

杨遇春等人做了精心的安排布置。他们首先趁日军尚未将庐山围严的空隙,护送3万多上山避难的难民突围下山,然后将剩下的几千山民组织起来,成立“卫庐社”, 杨遇春亲任社长。“卫庐社”下设少儿组、妇女组、青壮组。少儿组协助站岗放哨、维持秩序、侦察汉奸;妇女组负责洗涤补缀,协助看护伤员;青壮组授以战斗常识,负责运送弹药、粮食,协助战地救护。“卫庐社”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少儿组就曾侦破了一个汉奸案。几名少年发现黄龙寺里的一个中年人形迹可疑,经常打听山上的军事部署,便对他进行24小时监视。此人果真是个汉奸,原来曾是安徽省政府委员,后投靠了日本人。他以“避难”为名躲进黄龙寺,专门刺探军情。少儿组的成员终于发现了他深夜发报,孤军将他逮捕后,搜出了电台和秘码电本,为庐山消除了一大隐患。后来这个汉奸乘看守不备,跳崖自杀了。

孤军还开办了三所小学,将所有幼儿集中起来,专人看护,坚持读书上课。因日军围山,无法看到报纸,孤军便创办了《庐山围日报》,将每天收到的无线电讯刊印在报上,发给官兵民众,及时了解全国的抗战形势。因部队是7月底仓促上山,都是单衣单裤,难御寒冬。杨遇春特“请示中央”,得到“核准”,进入山上蒋介石、林森、汪精卫、冯玉祥、宋子文、孔祥熙、何应钦、张群、陈诚等党政军要员们的别墅,将别墅内的棉被、毛毯搜集起来,由妇女们赶制棉衣棉裤。在山上的200多外国侨民也积极协助孤军守山,不但捐献出家中的衣物棉被,还将别墅四周的铁蒺藜拆下,送给孤军作路障。孤军还办了一个救护医院,但极缺医生和药品,侨民主动捐献药品,懂医术的侨民还按时到医院来义务为伤兵治疗。

仅仅稳定山上还远远不够,还必须得到四周山麓民众的支持,孤军在山下积极开展护山行动。日军在各乡村组织了维持会,维持会的汉奸对孤军下山活动构成很大威胁。孤军“侠士队”专门斩杀铁杆汉奸,将头悬挂在通衢要道,并四处张贴惩奸告示。汉奸们恐惧起来,纷纷与孤军联络,愿暗中为孤军效力。后来孤军下山袭敌和购买粮食、药品,都能得到维持会的帮助。日军何时要攻山,从哪条路线攻山,有多少兵力,孤军都十分清楚,早做准备,给攻山日军以迎头痛击。

由于得到民众的支持,孤军能够集中精力打击敌寇,不仅是被动地御敌,更多的是主动下山出击,消灭日军的有生力量。

8月17日,孤军得到情报,有500多鬼子进驻高垅的一个小村子,准备第二天凌晨偷袭庐山。孤军指挥部从两团官兵中挑选出300名善于格斗的勇士组成敢死队,连夜摸下山埋伏。等到深更半夜时,敢死队员人人光着上身,手提大刀,从两边摸进村里,向日军驻地发动突袭,在黑暗中摸着穿上衣的人就是一刀。懵懵懂懂的日本兵乱成一团,很多还没从睡梦中惊醒就身首异处。敢死队员们越杀越起劲,直到天色微明才撤离返山。此次突袭,共杀死日兵300余人,杀死一名中佐,两名少佐。敢死队员阵亡47人。

庐山孤军英勇抗击日军的事迹很快传遍了全国,《中央日报》等报刊上发表了大量报道庐山孤军奋勇抗敌的图片和文字,在全国引起了强烈反响,也引起了日军的震怒。冈村宁次不得不承认低估了庐山守军,原以为守几天便会弃山而逃,不想却是如此顽强。冈村得知守山的指挥员之一胡家位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和他是校友,又是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的外甥,如能把此人拉过来,对瓦解国民党军队大大有好处。于是,他修书一封,指出庐山已成孤岛,失陷是迟早的事,固守只有死路一条。他许诺给胡家位及杨遇春、邓子超以高官厚爵,劝他们归顺皇军。日军挑选一位曾是胡家位的部下、又与胡沾亲的伪军军官上山送信。胡家位读完信后,勃然大怒,将信撕得粉碎,指着汉奸鼻子骂道:“你投身贼寇,残害同胞,已是万恶不赦,竟然还有脸来当说客。两军交战,本不斩来使,但不杀你,如何能让冈村明白我等誓与庐山共存亡的决心和中国军人视死如归的气慨!”杨遇春集合两团连以上军官,当众处决了这名败类。

震怒不已的冈村调集重兵,增加了攻山的力度,加强了空中轰炸,有时出动六七架飞机轰炸孤军哨卡和民宅,连悬挂着外国国旗的侨民区也落下了炸弹,法国传教士罗德功就死于轰炸。孤军加强了防空力量,战士古绍先用机枪击落一架敌机,坠入石门涧中。

随着日军围山日久,孤军伤亡越来越大,补给也越来越紧张。寒冬已至,尚有部分官兵未能配上冬装,单衣薄裤,坚守在寒风凛冽、雪花狂舞的阵地上。但孤军的斗志却没有丝毫减退,杀敌立功、互相比赛的热情越来越高涨。几乎每天晚上,都有小分队从庐山四面潜下山,袭扰日军,今天摸掉几个岗哨,明天吃掉一个班,后天又炸毁几辆军车。有时白天也下山设伏,选一二个战士穿着花衣服,围着花头巾,手挎小竹篮,在公路上一扭一扭地走着,望着对面过来三五个日兵,便装着惊慌失措,把竹蓝一丢,转身就往山上跑。日本兵一边大叫着:花姑娘,大大的好,一边狂笑着追来。等待他们的,不是“大大的好的花姑娘”,而是“大大的不好”的子弹或大刀。

庐山孤军不仅在庐山四周山麓出击日军,还主动驰援在南浔线与日军血战的友军。

庐山被困初期,在庐山以南的瑞昌、武宁、德安、永修等地,由薛岳指挥的十余万国军正与由冈村宁次指挥的日军第一O一师团、一O六师团、波田海军陆战队等数万日军展开激战,包围、反包围、再反包围,双方都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反复绞杀。9月2日,杨遇春、胡家位、邓子超得知,由饭冢国五郎大佐率领的日军一O一师团一O一联队近4000日军正由庐山南麓向德安迂回包抄,企图从背后向国军发动攻击。饭冢大佐极为凶悍、狡诈,在侵华战争中屡立奇功,被誉为“帝国之花”,获日本天皇颁发的三级金鸷勋章。饭冢的迂回包抄对国军威胁极大。薛岳电令第六十六军一六O师拼死守住庐山东南的东牯山。一六O师阻击饭冢联队已两日,伤亡极大。杨遇春与胡、邓两位团长闻讯焦虑万分,经过慎重考虑,决定主动弛援一六O师。他们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一个加强连。150名壮士携带32挺机枪潜下庐山,绕过围山日军,向东牯山飞奔而去。一登上东牯山,壮士们来不及喘口气,马上架起机枪,向已接近山顶的日军猛烈扫射。日军猝不及防,慌忙后撤。国军乘胜追击,一举击毙了饭冢大佐,一O一联队丧失了再进攻能力。庐山守军副营长范春南、连长王迅、副连长许坚平及93名官兵英勇捐躯。饭冢之死大大影响了日军士气,消息传到日本,日本举国致哀,军部发表悼文,追赠饭冢为陆军少将。庐山守军为国军最后取得南浔战役的“万家岭大捷”,全歼日军一O六师团、重创一O一师团做出了贡献。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庐山保卫战 江西抗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