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位拧巴的作家与一段悲壮的历史


来源:江西日报

74年前,中国军队在上高重创日军,创造了当时的“抗战以来最精彩一战”,也留下了长眠镜山的八千英烈; 10年来,我只是在努力做一件事,那就是将家乡这场惊心动魄的苦难辉煌告知世人。——杜青 8月18日,《

74年前,中国军队在上高重创日军,创造了当时的“抗战以来最精彩一战”,也留下了长眠镜山的八千英烈;

10年来,我只是在努力做一件事,那就是将家乡这场惊心动魄的苦难辉煌告知世人。——杜青

8月18日,《活着,就是见证——上高会战亲历者口述历史》(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首发式在上高举行。

在首发式上,我见到了这本书的作者杜青。如传闻中的一样,这是一个朴实得有些憨厚,憨厚得有些执拗,执拗得近乎拧巴的人。最早听朋友说起他,是因为他在网上写军事题材小说,关注度很高,粉丝众多。后来,听说他放弃了势头正好的网络创作,辞掉工作,一头扎进了上高会战的研究中,几乎成了74年前那场战役的“全职”研究者。凭着这股执拗和拧巴的劲头,他完成了关于上高会战的小说、纪实文学、影视及舞台剧本和各种研究论文近两百万字的作品。

  ◎ 因为一次采访,他深深地陷入那段久远的时光

1975年,杜青出生在上高县泗溪乡杜家村。今天看来,这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落。可是在74年前,这里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瞩目的焦点。它是上高会战守卫镜山主战场的国民革命军74军57师和58师的师部。杜青的外公就是74军老兵。小时候,杜青日常的精神营养就是外公讲的“打日本”的故事,但他始终没把外公讲的那些和上高会战联系起来。后来,从南昌大学外语系毕业后,杜青选择了参军,退伍后成了一名军事题材作家。我想,他的这段人生轨迹是不是与这片土地有关,与外公的故事有关?

200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杜青供职的《宜春晚报》(现改名为《赣西晚报》)派他前往上高采访抗战亲历者,那一次,他才知道,在他的家乡曾经打响过一场著名的战役——上高会战。而外公讲的那些故事的大背景就是上高会战!

在县老干部局,他查找到了全县仅剩的6位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人,一家一家前往采访,只有4位老人头脑尚清醒。这次采访的成果在当时的《宜春晚报》用4个整版刊出。

任务完成了,但是,这次采访却在杜青心里触发了连绵不断的“余震”——自己的家乡曾经打过一场那么伟大的战役,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是如此的英勇不屈,很多人却不知道!遗忘历史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几乎是情不自禁地,杜青回到了上高。他成了方向老人家里的常客。年近八旬的方向是上高县博物馆的老馆长,数十年潜心于上高会战的研究,长期与会战主要将领后代及存世老兵保持着书信联系。杜青一次次的造访让老人惊喜,他们饶有兴致地谈了很多。老人把自己多年搜集、整理的一些关于上高会战的珍贵资料送给了杜青,也把一位孤独的研究者深长的喟叹送给了他:研究上高会战很困难,各方面的史料都非常匮乏。但是,这是一场伟大的战役,它没能引起研究者的足够重视、没能引起社会的关注是非常遗憾的。

随着研究的深入,杜青体会到了方向老人说的困难和遗憾,他更加无法自拔地“沉入”了那场战役——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他跑南京、跑北京、跑湖南,在各地的博物馆查阅了他能接触到的几乎所有的抗战史料,在浩如烟海的史料中寻找上高会战的蛛丝马迹。这些零散而纷乱的资料在他的脑中汇总,拼出了一幅战争图景:上高会战是悲壮的、惨烈的,也是宏阔的,堪称伟大的一场战役。他开始了关于上高会战的写作,2008年,他的小说《上高会战》创作完成。

小说的出版本是一件高兴的事,可是拧巴的杜青心里更多的却是遗憾。书中出现了一些历史错漏,比如,当时很多资料以讹传讹地认为日军34师团少将指挥官岩永旺死于这场战役,于是,他在小说里也这么写了,后来发现是错的,他觉得这是不能容忍的错误,他甚至不能接受“出版是遗憾的艺术”这样一种安慰,他必须弥补。于是,他又开始了关于上高会战第二部作品的创作。

2009年,《决战上高》完成。这是当时国内第一部反映上高会战的纪实文学作品,杜青的目标是要打造一本内容翔实、客观、有说服力的作品,他想最大限度地还原发生在自己家乡的那场伟大战役。为此,他查阅、整理了无数资料,还走访了上高境内及周边的战场遗址和军队驻扎点。让杜青懊恼的是,作品出版后,他又收到了一些读者的反馈,指出作品中的错误和纰漏,比如,上海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在上高会战打响前4个月已经秘密解散,但是,在《决战上高》中,自己却写到了她们的参战……

要尽可能客观、真实地还原那场战争,就必须更细致、更深入地研究。2011年,杜青从报社辞职,成为上高会战的一名“全职”研究者。他觉得自己必须写出一部满意的作品,才能对家乡、对那段历史有个交代。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谌晨]

标签:杜青 历史 上高会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