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战活化石”忆谈上高会战:部队伤亡重但决不后退


来源:江西人民出版社

胡成周历经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之东牯岭战役、南昌会战、上高会战、敌后挺进作战、浙赣会战、青年远征军作战等。先后毕业于黄埔军校第14期工程兵科、陆军大学参谋班。历经血战的胡成周,他的回忆弥足珍贵。

学习戚继光督战上高

伤愈不久,胡成周回到部队,经请示曾戛初,改任预备第5师警卫营营长。

其后,胡成周率部打响了1941年3月的上高会战。

这时他提到同住宣城的另一个上高会战参战老兵刘保罗,胡成周说:“上高会战,我在进贤温家圳一带,他在东乡。”

刘保罗说胡成周没有参加上高会战,胡成周则反复说:“我们一东一西,碰不到头。”

部队先在浮梁一带整训,不久进驻进贤温家圳一带。

“守抚河,附近就是滕王阁。”

“上高会战就是在这打的。”

胡成周说,上高这个仗,他们叫阻击战,江西的部队,除预备第5师外,江西保安纵队也参战了。时熊滨为江西省保安司令,也率部参加了上高会战。

“熊滨是熊式辉的侄子,也毕业于日本士官学校。”

“几个江西部队的主官都了不得,很能打仗。”

部队时属49军,归49军军长刘多荃指挥,从东孤山下开拔,经过浮梁到达进贤等地。

“后来也到了上高。”

胡成周说,军长刘多荃当过105师师长,他这个师,是张学良的警卫部队(上高会战时,105师师长是王铁汉)。49军的另一个师是川军26师,师长是王克俊,他的前任范绍桢即是有名的范哈儿。

“范哈儿当过土匪、棒老二(注:川贵方言,土匪、强盗之意),以前就是个拉船的。”

3个师到进贤,却被一条河挡住了去路。

“当时有个浮桥,但不方便部队通过。”

军长刘多荃就找到了胡成周。

胡成周在武汉大学和黄埔军校都学过修桥造路,他找来500艘橡皮船,并租了40艘木船,很快就造出一座桥,使部队顺利通过。

“部队后来也到了上高,上高有个八角亭,上面有首题诗是个小青年写的,写得很狂,可惜忘记内容了。”(注:这个八角亭在日本人出版的书籍中也有记载,后来确定在上高官桥一带,从日军所留的影像中,知道上面有一幅洋白灰所题的对联,能看清的内容为:为民族生存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为死难弟兄复仇………但可惜看不到诗。)

胡成周又说,上高会战时,预备第5师的督战队厉害,只有前进不能后退,部队因此伤亡惨重,但绝不后退。

“我们有督战队,学习戚继光的连坐法,只准前进不准后退。”

胡成周那时兼任战时军纪督查队队长,队员在隘口险要部署机枪督战,后撤或不服从调遣擅自行动者,将被执行军纪,就地枪决。

他手下警卫营一名排长因强奸妇女,从战场上被拉下来枪决,排长被枪决时已经浑身是伤。而这个被强奸的妇女,还曾是排长救下来的。

这是一个故事。

1941年初,胡成周下属一个排的巡逻兵,在鹰潭附近敌我势力交错的浙赣铁路附近巡逻时救过一个新娘,还逮了个日本兵,该排排长后来到政教处领了奖。鬼子则被送到上饶战区司令部,并供出了原委:这个女孩结婚被他发现,鬼子想抢花轿,强奸新娘,新娘危急中将马缰绳绑在脚上。马受惊,路上新娘被拖着跑,幸被巡逻的排长及时拉住。

后来排长送新娘回去,并和新娘有了往来,又强行发生了关系,事情泄露时,正是上高会战期间。

按照战时军纪,排长被无条件执行枪决。

军纪严,但预备第5师在上高会战中损失也大。

由于防区接近南昌,预备第5师是上高会战参战较早的一支部队。加上开战初日军士气旺盛,该师15团曾遭日本人毁灭性打击。

“在滕王阁一带,我们一个团被打到屁股。”

胡成周说,其时15团已开到滕王阁一带山区。山边有个湖,15团就在这里中了日本人的埋伏,全团人马都被打散,一个团基本没了。

而在进贤池塘边的一个沼泽地里,作为警卫营营长兼军纪督察队队长的胡成周,一条腿也被炮弹打到,负伤之后被送入临川野战医院养伤。

伤愈后,上高会战已结束,胡成周考入陆军大学第14期工程兵专修科,前往贵州遵义学习。

链接

上高会战中,预备第5师留下的作战痕迹较少,笔者整理后有如下片段:

上高会战中,49军作为机动兵团运用,军部置于李家渡附近之桥上李,其中第5预备师置于抚河防线,在南昌一带活动。

会战初期,赣江东岸的49军预5师、105师连日向据守南昌的日军进攻,试探日军动向。日军只是退据碉堡,非但不敢应战,反而引水灌入外围城墙壕沟,据险死守。罗卓英总司令因此做出判断:认为南昌周围的日军主力已朝上高倾巢而来,留守南昌的日军已兵力不足,这才不得不全取守势,唱空城计。

3月19日,罗总司令命令预5师向据守南昌的日军发动进攻,牵制上高之敌。22日下午,我军对上高日军已经形成包围,19集团军副参谋长黄华国还向罗总司令建议:预备第5师留一个团守赣江东岸阵地,其余偷袭南昌(蓝介愚:《上高会战始末》)。

罗总司令征求74军少校参谋蓝介愚意见,蓝参谋认为预备第5师作为江西地方部队战斗力太弱,无法用来偷袭南昌。

因为在刚刚过去的夏季攻势中,战斗力强的57师攻打南昌,牺牲500多人才打下两个碉堡,后来被日本人一个反击,两个碉堡就丢失了,战斗力比57师弱这么多的预5师不可能完成这样的任务。

蓝参谋说,日军水陆交通便利,兵力转移容易,一个联队即可横打赣江东岸,何况我军在那里目前几乎没多少部队,正唱“空城计”。

于是,调预5师偷袭南昌的计划暂时搁置。

上高会战后期,预备第5师参加了对溃败日军的追击,参加了诸如反攻尤口等战役。战后国民政府所编的《上高会战期间民众抗敌事迹录》中,新建人熊疤子在1941年3月任预备第5师向导反攻尤口,并和士兵一起冲锋杀敌,身中数弹后到后方医治无效身亡。

4月9日,第49军、赣江东岸曾戛初的第5预备师、王铁汉第105师两师各以一部向对面日军搜索前进,会战结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上高会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