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战活化石”忆谈上高会战:部队伤亡重但决不后退


来源:江西人民出版社

胡成周历经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之东牯岭战役、南昌会战、上高会战、敌后挺进作战、浙赣会战、青年远征军作战等。先后毕业于黄埔军校第14期工程兵科、陆军大学参谋班。历经血战的胡成周,他的回忆弥足珍贵。

率领军官队抢回陈安宝遗体

1939年4月,在预备第5师任军官队队长的胡成周参加了南昌会战。战斗在江西东乡、进贤、梁家渡、温家圳一线打响。

日寇集结4个师团(36个兵团),由九江沿南浔路、鄱阳湖沿岸一带向鹰潭、湘赣路一线攻击,企图打通梁家渡、温家圳沼泽地区,占领南昌。

29军军长陈安宝率26师、79师、63师、预备第5师,70军军长李觉(兼19师师长)率19师(70军驻星子梁家渡大桥,担任德安一线防御前沿阵地)、107师,与江西保安队熊斌等部队一起,在位于东乡、进贤、梁家渡、温家圳一线(包括抚河沿岸)的沼泽地带阻敌南进。

早春二月(农历)战斗打响,日军主力先向19师李觉部发动攻击,在梁家渡大桥激战了三昼夜。李觉将其引向梁家渡、上高之线,当地40师即由临川迂回上高向日军侧击,灭其一个联队。日军回窜东乡,会合主力闪电式猛攻温家圳沼泽地。敌机百余架次配合地面坦克发动袭击。日步骑兵则猛攻我29军之预备第5师、79师于梁家渡一线,激战一昼夜。

“部队在一个浮桥处打得厉害。”

79师师长段朗如战斗不力,被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枪毙,由29军军长兼任79师师长,但很快,29军军长兼79师师长陈安宝在战斗中不幸遭炮袭阵亡。

陈军长阵亡后,战区长官下令组织敢死队将陈安宝将军遗体抢回安葬,以免敌人照相影响我军士气。

“32集团军总司令上官云相和江西省政府主席熊式辉都要求抢回遗体。”

当时指定以胡成周的军官队为主来完成这一任务。胡成周即率军官队学员(各部队挑选优秀排、连长参加调训的学员)200余名,携带爆破筒,配合师搜索营300余武装深夜潜入日军阵地。

胡成周说,当时日本人戒备森严,怎么确保完成这项任务呢?当时确实很头疼。

后来想出一个兵分三路的办法。

一路在天黑时悄悄接近日本人碉堡,碉堡上都有枪眼,他们就利用这个,深夜,趁敌人疲劳之际,将爆破筒从枪眼处塞进,爆炸声一响,日本人慌了,以为中国军队又来偷袭。趁此混乱,其他两路寻找陈军长遗体。

胡成周自己则带了80个学员,在炮兵掩护下强行摸入敌营,将陈军长遗体抢回。另一路学员则摸入敌指挥部,虽然没找到陈军长遗体,却炸死敌军官十余人,还活捉敌军官两人及日伪后勤人员8个。

“然后就撤退了。”

“撤退时日本人不敢追,他们晚上不敢出来,到处是冷枪啊。”

后来,胡成周将陈将军遗体送到进贤,然后由家属接回到浙江缙云县。

胡成周说,陈安宝和他的前任79师师长段朗如都是黄埔4期生,其中陈安宝祖籍浙江黄岩,段朗如则是湖北黄梅县人(注:几天后,笔者在台州黄岩寻访时,被告知即将举办一个陈安宝将军的悼念活动,这才知道已到陈将军故乡,至于为何当时遗体运到缙云县而不是黄岩县,胡成周没有交代)。

抢回陈将军遗体的次日,日本人也很恼怒,发动了一些攻势,但都被我军粉碎。翌日凌晨,我军6个师兵力开始四面围攻抚河沼泽地带的日军,日军无路可走。午时,以空军掩护,狼狈向上高方向回窜,正好自投罗网(时上高为19集团军司令部),残敌分散又向湖口方向逃窜。战后,胡成周率军官队百余人清扫战场,清点后发现歼敌近万(其中伤残者千余),但胡成周也在清理战场时不幸触雷,腿部负伤,被送往南昌兵站医院。

链接

日军占领武汉之后,为巩固其占领地,维护长江中下游交通运输线,决定发动南昌会战。冈村宁次率第6、第101、第106、第116师团及骑兵、炮兵、工兵、海军陆战队计12万人,以一部牵制中国鄂南湘北部队,主力进攻南昌。中国守军为第9战区所属的10个军33个师计20万人。

1939年3月17日,由星子南下的日军116师团对吴城发起进攻,与守军第32军预5、第141师激战。为配合第116师团,日军第101师团于21、22日在吉山、松门、叶家洲等地登陆,三面围攻吴城,24日吴城失陷。3月20日,日第6师团及第106师团一部,由箬溪、大桥一带向武宁进攻,中国军队李玉堂第8军、彭位仁第73军与敌展开拉锯战,日军除飞机大炮狂轰滥炸外,还施放了毒气。29日,武宁陷落。日军第6师团一部于3月21日渡过修水,占领亭子下、罗坪、南冲等地。

与此同时,德安以南的日军106师团也率大批伪军向虬津、永修进犯,20日与我第79军第36师、第49军第105师激战。22日,日军突破守军防线后分作两路,一路会同第101师从正面进攻南昌,一路占领滩溪后,以快速部队占领万家埠、安义后,又分两路分别攻陷靖安、奉新。其后续部队占领高安,控制了湘赣公路。3月25日,日军突破乐化,次日占领长头岭,直逼南昌市区。另一路日军在生米街以北渡赣江,进至南昌,一部突入市区,与中国守军第32军、保安队、警备队发生激战。27日,日军飞机大炮对市区进行轰击,全城顿时成为火海。中国军队与日军巷战,终因伤亡过半,奉命撤出南昌,向进贤方向转移。

4月21日,第19集团军奉命反攻南昌,以第49、第74军分别从高安西部邻县向高安、奉新、大城、西山万寿宫、生米街方向攻击日军,23日收复高安,26日攻克祥符观、大城、生米街等地。第1集团军也奉命沿赣江抚河中间地区进攻,23日收复市汊街。5月1日,3战区第29军第26师攻占璜溪。5月5日,中国军队攻克飞机场、南昌车站,与日军展开白刃战。但此时,日军援军到达,坚守南昌外围,并不断反扑。中国军队伤亡严重,第29军陈安宝军长在战斗中壮烈殉国,是南昌会战中中国军队牺牲级别最高的将领,由于他的牺牲,中国最高当局认识到中日两军实力差距,同意停止反攻。5月9日,中国军队停止反击,10日撤至赣江以东及抚河两岸地区与日军对峙,南昌战役至此结束。

南昌战役是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中日军队首度交锋,日军纠集重兵,先发制人,攻势极为猛烈。中国守军奋勇抵抗,兵力损失达43000余人。

自3月17日日军进攻吴城开始,到5月9日蒋介石下令终止反攻南昌结束,整整54天。中国军队在付出巨大代价后,没有守住南昌,战役第二阶段反攻南昌,也未能达到目标。但此战给日军有生力量相当大的杀伤,为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一次具有重要意义的战役。南昌会战使全世界,特别是日本当局认识到:日军虽然占领了武汉三镇,但既未能迫使国民政府屈服,也不具备歼灭中国军队主力的实力,更无法摧毁中国广大军民的抗战意志。中国军队不仅在继续进行抗战,还开始实施战役范围的反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上高会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