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战活化石”忆谈上高会战:部队伤亡重但决不后退


来源:江西人民出版社

胡成周历经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之东牯岭战役、南昌会战、上高会战、敌后挺进作战、浙赣会战、青年远征军作战等。先后毕业于黄埔军校第14期工程兵科、陆军大学参谋班。历经血战的胡成周,他的回忆弥足珍贵。

惨烈东牯岭

1938年2月28日,胡成周被调往江西瑞金。同年9月,由军训部分发到预备第3师,在师军官大队任筑城学教官。3个月后转任预备第3师参谋处上尉参谋。其时,预备第3师于武昌右旗营房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52师(属78军),和从西安调来的79师(师长陈安宝)、渭南调来的63师(师长赵锡田)一起,赴九江星子县集结待命,准备参战。

“我们就驻在江西德安的赣江边上,一边是瑞昌,另一边是德安。”

“当时,78军军参谋处就在九江星子县德安公路旁的一个掩蔽部内。开战前夕马灯灯火通明,师长、团长和参谋们一起,在沙盘四周听候军长王敬久命令。”

按照部署,52师为一线部队,占领东牯岭以东鄱阳、湖口方向起伏高地一带,阻击来犯之敌。师长冷欣即令154团为右翼,堵击日寇于阵地前沿;156团为左翼,抗击向大小孤山友军79师阵地进攻的日寇,并侧击来犯之敌于阵地前沿;155团及师迫击炮营、师侦察营则作为预备队使用。同时,督战组入驻军部,确保战时纪律。

部署完毕,各部队于拂晓前进入各自阵地。

“东牯岭全是竹子。”

拂晓时分,战斗就在这里打响。

日寇三井四郎纠集一个师团万余人的兵力,配合海空部队从湖口方向向我东牯岭阵地发动猛烈进攻。日军炮兵由大小孤山阵地向我正面纵深轮番炮击。

“日本人组建大编队,开始一轮轮向我阵地猛烈冲击。”

近午,日机百架次配合轮番轰炸,海军也从湖口方向射击,机关枪雨点般向我阵地倾泻。

“炮火爆炸声响彻山谷。”

中国军队阵地被炸得一塌糊涂,连防空洞也被日军炸毁。法币、地图、图纸掉得满地都是。其时,胡成周身边一个文书被炸断腿,上身挂到了树上,肠子就一根根流了出来,痛苦地喊着:“胡参谋,补我一枪。”

我军虽然伤亡惨重,但依旧坚守阵地,士气一直旺盛。

52师还组织突击营由战壕内向牯岭东方向移动。至夕阳西下,发现日寇分南北两路沿江向我79师大小孤山阵地猛攻,师长冷欣即命令左翼156团作掩护,预备队155团及侦察营则迂回向停在湖口的日寇炮艇发动袭击。日军遭袭后一片慌乱,预备队趁机击毁日军炮舰1艘、大炮4门,日军仓促中向安庆方向撤退。

次日中午,日机百余架次向我阵地投掷燃烧弹数百枚,东牯岭一片火海。友军79师大小孤山阵地也伤亡惨重。下午2时许,我空军苏式“四头驱逐机”50余架次飞临阵地上空,与日寇在长江上空激烈空战,胡成周目睹3架日机向湖口海军基地方向逃窜。

黄昏时分,63师接替52师防务,52师撤回德安整编,战斗才告一段落。

是役击落敌机2架,炸毁炮舰4艘,敌步骑兵伤亡数千,我军也伤亡甚众。

链接

东牯岭,又称东牯山,即陶渊明笔下的“东皋”山(皋,水边高地),其海拔540米,面积6平方公里,坐落于九江星子县。东牯岭左依庐山,右临鄱湖,是扼敌西进的天然屏障。

1938年5月,国民政府第1兵团王敬久第25军(冷欣52师、梁华盛190师)及叶肇第66军、陈安保第29军(79师等部)驻防星子。

1938年6月,武汉会战打响,日军华中派遣军司令畑俊六大将投入14个师团、1个支队、1个航空兵团,陆海空总兵力近40万人。以第11军冈村宁次部为主力,沿长江南岸进攻武汉。另以第2军部署于长江以北大别山一带,进行牵制、策应。

国民政府于1938年6月14日才匆忙编组第九战区迎战,司令长官陈诚,坐镇武汉,投入50个军120个师,兵力约110万人,下辖2个兵团5个集团军。第1兵团(司令薛岳)负责南浔线、鄱湖沿岸防卫,辖2个集团军;第2兵团(司令张发奎)负责九江、江南沿线防卫,辖3个集团军。

7月23日,星子县姑塘、马祖山阵地失守。

8月20日,日军进攻星子县城,晚10时星子城失陷,国军退守东牯岭。

8月23日,东牯岭战役打响。日军大部队沿驿道经樟树桥逼近,守军居高临下阻敌。24日拂晓,101师团佐藤支队(混成旅团)妄图登陆牛屎墩,侧攻东牯岭。52师(师长冷欣)3团与之拉锯,至不剩一卒。25日晚,冷欣亲任敢死队长,经一夜激战夺回阵地。击毙佐藤支队福井浩太郎、157联队第1大队石田道一少佐等人,佐藤支队亦整个被摧毁。9月3日下午,日军101师团101联队攻东牯岭,联队长饭冢国五郎大佐在山腰被守军击毙(死后追晋少将),101联队被全歼。9月28日,101师团长伊东正喜中将在胡思嘴(今板桥山村)司令部被79师流弹击伤头部,急送九江野战医院抢救,该部改为斋藤弥平少将接任。日军中将、少将、少佐(校)等高阶军官皆有死伤,可见战斗惨烈。

没有星子东牯岭的血战,就没有德安万家岭的大捷。

9月30日至10月10日,万家岭战事正酣之际,也是东牯岭之战最残酷之时。日军101师团冒险急进,即为解106师团被国军74军、第4军、32军等部包围之困。由于日军装备精良,加上海空优势,战术步炮协同,并施放毒气瓦斯。至10月6日,隘口失守。但日军在星子境内已被滞行70多天,仅东牯岭一役就伤亡5000余人。国军160师958团团长梁佐勋在钵盂山战死,营长林建中、林晋辉率两营官兵在东牯岭脚下杨五庙坚守,寸步不让,直至共同殉国。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万文婷]

标签:上高会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