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昌曾接受7万余日军投降 战士在河中捞出百余枪支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南都市报

70年前的今天,日本裕仁天皇通过无线电广播发布诏书,宣布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无条件投降。随后,南浔受降区作为中国战区第5受降区,接受驻南昌和九江的7万余日军投降。当时,日军战俘和日本侨民,是如何遣送回国的?在等待遣送期间,中国军队是如何管理日军战俘和日本侨民的?

在南浔受降区捕获的日军战俘

受降部队向南昌城进发

日俘日侨被遣返

收缴的日军枪械等物资

70年前的今天,日本裕仁天皇通过无线电广播发布诏书,宣布发动侵略战争的日本无条件投降。随后,南浔受降区作为中国战区第5受降区,接受驻南昌和九江的7万余日军投降。当时,日军战俘和日本侨民,是如何遣送回国的?在等待遣送期间,中国军队是如何管理日军战俘和日本侨民的?

作为南昌受降和遣送日本战俘的亲历者,曾留学日本,懂日语,当时供职在江西省社会处的黄屈,在其撰写的《参加南昌受降和遣送日俘亲历记》回忆文章中,详细揭秘了这段珍贵历史。

文/图江南都市报记者陈艳伟 陈文秀

日军北逃仓惶中把枪支丢进河中

因为黄屈懂日语,第9战区派58军在南昌接受南浔地区日军投降,需要日语翻译人员,自然就想到了他。按照黄屈回忆,当时,他担任翻译人员很受重视,第一时间被送到樟树镇58军军部,军长鲁道源还亲自接见了他。随后,鲁道源陪他共进午餐,而后又吩咐副官,用该部的骑兵,将黄屈送到了该军第二十八团团长黄学文处,即随该团作为先头部队向南昌进军。黄屈在回忆文章中写道:“当时,因南昌仍被日军占据,惟恐语言不通,发生意外,特派我当翻译官,随该团先头部队进南昌,同去的还有一名美国记者。”

黄屈到达第二十八团团部后,团长黄学文对他可是礼遇有加,同吃同行。第二天,第二十八团即向南昌进发。部队到达向塘时,正值中午,部队稍事休息,炊事兵开始埋锅做饭。由于此前向塘一带属于日寇实行“三光”的地方,到处杂草丛生,满目荒凉之境。

在黄屈的回忆文章里,他陈述了这样一个细节——在部队休息的地方附近,有一条小河,士兵们纷纷下河捕鱼。由于河里的鱼比较多,而且比较大,士兵们随手一捞就能捞到,所以这顿午餐便成了鱼宴,大家饱饱地吃上了一顿。

黄屈注意到,有士兵下河捕鱼时,发现河底有不少步枪和子弹。之后,士兵们纷纷下河打捞枪支弹药,一支接着一支,捞起的枪支多达100余支,子弹也不少。显然,这是日军向北逃窜时,仓惶之中丢下的。

受降部队开进南昌曾遭日军阻挡

当日下午5时许,二十八团先头部队进抵莲塘时,遇上了日军哨兵,妄想阻止该先头部队前进。顿时,双方士兵都拔出了枪,且子弹上膛,危机一触即发。

见此情景,先头部队的一名哨兵立即快马加鞭赶回团部,向黄团长报告了这一紧急情况。黄团长当机立断,立马请黄屈前去交涉。黄屈毫不迟疑,跟着哨兵赶到敌我双方对峙地点。黄屈用日语喝住对方:“你们千万不得开枪,马上放下武器!”说这话时,黄屈也提醒我军士兵不可轻举妄动。

在稳住了双方的情绪之后,黄屈随即对日军说:“我军是进驻南昌接受你们投降的部队,早已经通知了你们,为什么还要阻挡我军前进?”日本士兵感到十分疑惑,思虑一会儿,硬说不知投降事宜。此时的黄屈十分理性,他说:“你不知道,可以去报告你的长官。”日本哨兵听后,急忙打电话向上级请示报告。大约过了半小时,日军哨兵证实了消息后,立即让开一条道路。二十八团先头部门立即向南昌继续挺进。

当天傍晚6时许,二十八团官兵进入南昌,成为抗战八年的胜利者,昂首挺胸进驻多年沦陷的江西省会南昌城。

日俘日侨住所为临时搭盖的草棚

1945年9月5日,中国第9战区在九江柴桑港新编第三军司令部举行受降仪式。同月14日,中国第9战区在南昌前进指挥所举行受降仪式。两次受降仪式,标志着南浔地区7万余日军正式向中国军队投降。

南浔地区日军投降后,即成为战俘,陆续被遣送回国。原南昌科技师范学院历史教授蒋文澜今年90岁,他曾目睹了在南昌的日本战俘,被集中在昌北牛行车站,以及城南史村,在胜利路还有几百名日本侨民。蒋老记得,那时候的日本战俘全部被缴了械,看起来都特别乖顺,不再像往日那样猖狂。

根据黄屈回忆,他参加完南昌受降典礼后,又被58军邀请前往九江,在九江日俘管理处继续担任日语翻译官。当时,为了管理日军战俘和侨民,第9战区司令长官部于1945年11月在彭泽成立了“日俘日侨管理处”。这个管理处是由第9战区长官部派一个兵站部,负责补给日俘、日侨的给养。之后,又在湖口设立了一个“日俘管理处”。

在彭泽集结的日俘,主要是在九江投降的日军独立第八四旅团所属部队,另外还有日侨约3000人。日俘、日侨的总负责人是中尾小六,日俘联络人是少佐桥本,日侨联络人是增田虎雄。黄屈回忆中说,当时,所有日俘、日侨的住所都不得侵占民房,是临时搭盖的草棚,中间区为日侨居住,四周是日俘居住。

为了加强对日俘和日侨的管理,日俘、日侨负责人每周向管理处汇报日俘、日侨情况,其中包括工作及遵守纪律等情况。日俘、日侨都是等待中国政府派船遣返回国的。

在彭泽期间,管理处规定日俘、日侨在集结地(由彭泽县城至马当地区)开荒种植粮食作物及蔬菜,并修筑该地区的交通道路。管理处还对日俘进行了准许随身携带物品的总检查。

日俘日侨遣送期间未发生违纪事件

根据黄屈回忆,九江日俘管理处成立后,日军司令官笠原幸雄中将,旅团长生田寅雄少将,先后到管理处晋谒该处梁主任,表示敬意,并请示机宜。梁主任告诫笠原幸雄等人:“你们要好好管束部下,不得胡作非为,不准再有侵害我国人民的行为,静候我国政府派船遣送回国。”笠原幸雄等听后,都表示遵照办理,并邀请梁主任亲赴实地视察,梁主任也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吩咐他们派汽艇来接。

因此,在管理日俘期间,黄屈曾两次随梁主任赴日俘集结处视察。黄屈在回忆文章中说,当时,所有日俘官兵都能遵守纪律,安心静候遣送。

1946年6月,日俘、日侨遣送完毕,管理处也就结束了。黄屈记得,一直到全部日军、侨民遣送完毕为止,“日俘日侨管理处”未发生一起违纪事件。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愉]

标签:南昌 日军受降 江西 抗战70周年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