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日军侵赣,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来源:江西日报

这是一段悲惨屈辱的苦难历史。 1937年8月15日,14架日机首次空袭南昌,自此,江西这片美丽的山河,开始遭受日军长达8年的蹂躏。 日军侵赣以后,常年保持10万人左右盘踞江西。他们疯狂叫嚣“烧杀以扬军

这是一段悲惨屈辱的苦难历史。

1937年8月15日,14架日机首次空袭南昌,自此,江西这片美丽的山河,开始遭受日军长达8年的蹂躏。

日军侵赣以后,常年保持10万人左右盘踞江西。他们疯狂叫嚣“烧杀以扬军威,奸淫以供军乐,抢劫以助军食”,大肆推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给江西人民留下了世世代代不能忘却的耻辱、伤痛与血泪。

飞机轰炸、残杀民众、淫虐妇女、施毒散疫、残害劳工,这是侵华日军在江西犯下的主要罪行。省档案馆里,厚厚的史料和一串串触目惊心的数字,在记者眼里,幻化成一幅幅惨不忍睹的血淋淋的悲痛画面。

“繁华城镇成废墟,富庶乡村成荒原”,这是日军对江西进犯、轰炸的真实写照。1938年5月29日,9架日机飞临赣州轰炸南郊的飞机场。之后日军先后14次对赣州进行轰炸,破坏最严重的一次是1942年1月15日,当天,日机共28架次飞临赣州上空,轮番俯冲投弹,市区的阳明路、中山路、华兴街等被炸成一片废墟,处处残垣断壁、浓烟滚滚,炸死200余人,炸伤300余人,炸毁房屋1000余间,财产损失难以计数,这便是赣州市刺痛心肺的血腥“一·一五”。

“敌骑踏破中华地,赤县处处血如雨。”中国人的生命,在日军的眼里还不如蚂蚁。他们拿中国人作活靶子,甚至以杀人取乐,很多人惨死在日军的枪口和屠刀下。1942年农历五月,日军侵入鹰潭,在夏埠乡祝家村抓走了两名年过七旬的老人,将他们的胡须拢结在一起,逼着互相拉扯取乐,竟最终致死。1945年,日军侵入分宜县,在新楼、泉邱、陂下、浪里等地杀死村民21人,杀伤者难计其数。看着亲人的惨死,村民们眼里流着泪,心头滴着血。

奸淫妇女、禽兽不如。日军奸淫妇女的暴行,令人发指。从十来岁的幼女到七八十岁的老妪,都逃不过兽兵的蹂躏。万安县良口镇14岁的杨某和11岁的刘某被日本兽兵轮奸致死;莲花三板桥院村,全村64户,被日军奸淫的妇女16名,年龄最大的65岁,最小的14岁,其中一妇女被20多名日军轮奸。

南城是赣东重镇,是日军企图吞并我国东南的屏障,1942年6月11日,日军铁蹄踏进南城。日军占领南城只有短短28天,但是整个县城几乎被夷为平地,日军所到之处,全被洗劫一空,不少乡村备受荼毒。

日军全然不顾国际法,在江西施毒散疫,施行细菌战,不但在当时给当地居民带来极其严重的伤害,而且留下了长期隐患,许多地方数十年后还发现感染病例,有些地方至今还留有因污染严重而封禁的山林。在南昌新四军军部旧址陈列馆里,记者观看了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展陈,那些肮脏的细菌弹壳、注射人体的毒针、实验遗弃的尸骨……铁的证据展示了日军进行反人类细菌战的历史事实。

处处血雨腥风,生灵涂炭,满目萧条。据不完全统计,8年中,江西伤亡人口总计50.445万人,财产损失10072.023亿元。

背景链接:日本帝国主义继1931年发动“九一八”事变、鲸吞中国东北三省后,又于1937年7月7日发动卢沟桥事变,全面展开侵华战争。为侵占长江两岸大片中国国土,霸占长江流域资源,日军溯长江天堑西进,挟腥风血雨,直逼地处东南腹地、屏障抗战指挥中心武汉的战略要地——江西。1937年8月15日,日本军机首次对南昌狂轰滥炸。1938年6月26日,日军第27师团波田支队在赣北长江的马当要塞公然违反国际法,疯狂使用化学武器,攻占了马当要塞,自彭泽登陆,窜入了江西大地。1945年9月,日军投降,前后历时8年。

专家点评:

汪晓勇(江西省档案局局长):江西既是我国东南地区抗战的重要省份,又是遭受日寇烧杀抢掠的重点地区。日军入赣后,大肆推行“三光”政策,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施毒散疫、无恶不作,锦绣赣鄱,处处血雨腥风、满目疮痍、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日本侵略者对江西人民犯下的这些反人道、反人类、反文明的罪行,桩桩件件,铁证如山,不容狡辩。

苦难的日子虽已离我们远去,但历史之痛,不会因为时光的流逝而被淡忘;历史之殇,已成为人们心中无法抹去的创痕。我们回望那段惨痛的历史,梳理日军在江西的累累暴行,不是要记住战争、延续仇恨,而是要告诫全省人民铭记历史、勿忘国耻。

本报记者邱玥

(原标题:日军侵赣,罪恶滔天罄竹难书)

[责任编辑:谌晨]

标签:罄竹难书 日军 侵赣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