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高会战---痛歼日寇彪炳史册


来源:凤凰江西综合

在上高县城东郊的镜山旁,有一座建筑结构类似于南京“中山陵”的“上高抗日阵亡将士陵园”,74年前,9000余将士为抵御日寇,舍生忘死,长眠于此。这场激烈的战役名叫“上高会战”。1941年,侵华日军第11

  战斗经过

第一阶段:诱敌深入阶段(1941年3月15日至3月19日)

我军诱敌深入北路和南路日军被铲除

3月15日3时,北路日军33师团两个联队,附独立工兵第3联队一部约八千余人,在10余架飞机、30余辆战车和大炮的掩护下,由安义以西向奉新进犯,企图压迫中方的70军19师和预9师。为诱敌深入,两师师长决定放弃奉新。之后,北路日军在伍桥会合,70军将其3000余人“诱于下观、苦竹坳一带山地,经昼夜截击、围歼,击毙日军2000余人。”至此,中国军队解除了左翼的威胁。

同一时间,南路日军第20混成旅团及赣江支队三渡锦江,窜至曲江,企图侵犯丰城和樟树,均被击退。之后,该军队在猪头山、敢鼓岭与51师发生激战,日军伤亡一千六百多人,向锦江北岸败退,后亦被逐次消灭。至此,锦江以南之敌基本肃清。

日军研制的土陶制细菌弹

中路日军夺上高未果施放毒气弹

就在南北两路日军行动之翌日(即3月16日),中路日军34师团及其配属部队共17000余人,从西山、高坪向高安进犯,主力由数十架飞机和20多辆战车掩护,继续西侵。中方70军107师师长宋英仲为诱敌深入,放弃高安,转移至锦江南岸,造成对大贺师团反包围态势。

19日,大贺不顾大局,轻举妄动,亲率34师团主力绕窜至阵地前沿——官桥、泗溪一线。期间,大贺师团216联队第2大队长木下少佐指挥部队准备渡泗溪河时,在官桥东面1.7公里的万子桥被中国军队狙击,木下被打死,该大队的指挥力量立即下降。

日中路军第34师团本已陷入绝境,而其夺取上高的野心却未死。20日,日军集中大炮十余门、飞机30余架,集中轰击泗水西岸唐、港西罗地区,阵地被毁,敌军强渡。为了增加中国军队的力量,罗卓英抽调两个师的兵力南下围歼日军第34师团,以确保上高城。随后中日双方激战数日,日军仍未突破上高。

日军垂死挣扎之际,不顾人道主义,竟在龙王岭、龙形山一带施放催泪毒气,致使58师173团3营长孙一鸣等官兵中毒,官桥村一度失守。1991年,当地居民在官桥发现了日军埋藏的毒气弹。

第二阶段:包围决战阶段(1941年3月20日至3月24日)

中国神枪手击落日战机日军坐以待毙

3月22日,大贺茂亲临指挥作战,志在必得。但不曾料到,一架94式双发动机单翼战斗机正在低空飞翔的当儿,被中国军队南军神枪手用机枪炮击落了。事后,才知道是驻南昌的日军(航空兵)少将远藤派人来送紧要文件给前线指挥大贺茂中将的,其陆空协同攻占上高的幻想随着飞机的毁灭而破灭了。

24日,日军主力被74军反攻击退,困于上高核心地带,弹尽粮绝,加之风雨连连,春寒甚剧,敌军饥寒交迫,仅赖空投接济。这天战事十分激烈,敌机出动38架飞机向被围部队空投粮弹,企图作最后挣扎。可是技术拙劣的敌机,将军需品误掷于中国军队阵地内,由此,大贺率领的日军更是陷入山穷水尽、坐以待毙之境地。

雪上加霜的是,当时大贺的临时部下——独立混成20旅团旅团长池田不顾大贺被围的窘境,带着他的旅团残部逃离战场,沿途又损兵折将,狼狈逃回高安。

中共地下党员发动3万群众支前

就在日军主力被困泗溪、官桥一带时,中共地下特别党员、时任上高县县长的黄贤度,通过地下党支部成员及县政府各部门负责人的公开合法身份,带领支前民众冲在最前线,发动了3万群众(占全县人口四分之一)支前,运粮送弹,支援中国军队。此外,用一天的时间搭起凌江口浮桥,保证中国军队及时过河赶到上高东北战场,包围和歼灭敌人。

上高会战抗日阵亡将士陵园

第三阶段:追击歼敌阶段(1941年3月25日至4月9日)

日军狼狈败退南昌,中国军队收复失地

日军第34师团始终无法突破上高核心阵地,反被中国军队四面包围。日军第34师团长大贺茂紧急向汉口日军第11军司令部请援,日军第11军司令部立即令第33师团出动解围。北路日军第33师团215联队3000人,从奉新紧急出动,竭尽全力进攻官桥、棠浦,打开了包围的口子,救援被包围在上高东北面的日军;同时日军第11军司令部令驻九江日军2000余人进攻龙潭圩接应东逃的34师团残部。中国军队调集所有参战部队展开全面反攻,对败退日军穷追不舍,一路克复高安城、奉新城、西山、万寿宫等地,日军狼狈败退回南昌。自此,恢复了战前形势,上高会战胜利结束。

51师获得的第1号"陆海空军武功状"

74军剧团演出李天霞编写的《上高会战记》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谌晨]

标签:上高会战 台儿庄 大捷 抗战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