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昌海昏侯墓出土文物超长沙马王堆3倍


来源:南昌晚报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工作,一直备受关注。昨日,主椁室内又出土了近20件漆器。伴随着马蹄金、韘形佩、博山炉、青铜连枝灯等一件件珍贵文物的出土,很多人都有产生了一个疑问,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和长沙马王堆汉墓相比,哪个考古价值更高?为此,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众多专家普遍认为,两座古墓都让汉代历史的研究翻开了新的一页。从考古价值和文物珍贵程度来说,两者无法进行比较;从出土文物来说,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数量超过了马王堆,精美程度两者接近。但是从文物数量、墓园规格和墓主身份角度来说,海昏侯墓已超过马王堆汉墓。

海昏侯墓出土大量金饼

马蹄金

出土的佩玉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工作,一直备受关注。昨日,主椁室内又出土了近20件漆器。伴随着马蹄金、韘形佩、博山炉、青铜连枝灯等一件件珍贵文物的出土,很多人都有产生了一个疑问,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和长沙马王堆汉墓相比,哪个考古价值更高?为此,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众多专家普遍认为,两座古墓都让汉代历史的研究翻开了新的一页。从考古价值和文物珍贵程度来说,两者无法进行比较;从出土文物来说,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数量超过了马王堆,精美程度两者接近。但是从文物数量、墓园规格和墓主身份角度来说,海昏侯墓已超过马王堆汉墓。 

现场实况

主椁室昨日出土近20件漆器

昨天,是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考古发掘工作的第12天。记者了解到,工作人员对主椁室西室的文物进行了提取,出土了近20件精美漆器,包括耳杯、漆盘、漆碗等。在这些漆器上,还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些花纹。据介绍,这些漆器主要是一些生活用具,包括饮酒用的耳杯等,很可能是墓主生前使用过的物品。

据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专家组副组长张仲立介绍,主椁室内一般都会有漆器,因为这是墓主近身常用的东西。“那个时代高级的王侯家庭大量使用漆器,汉代的漆器在日常生活中占比较大,工艺非常精美,也很实用。”目前,工作人员已对出土的漆器进行了包裹保护,后期将在特定的环境下进行清理修复。

记者了解到,海昏侯墓中已经出土了大量漆木器。而漆木器迄今已经有几千年的发展历史,汉代的髹漆工艺已经非常发达。海昏侯墓主椁室出土的这些漆器,不仅工艺精美,还有文字内容。

值得一提的是,出土的这些漆器装饰最多最频繁使用的手法就是彩绘。彩绘风格主要把线条与平涂相结合,溯其源头可能源起于青铜器上冶铸的线条纹饰和平块花纹。据了解,汉代漆器彩绘色彩非常丰富,有朱、褐、赭、黄、绿、金、银、灰等数十种,主要以黑、红二色为主流。

主墓外正在进行探方清理扫尾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主椁室考古发掘工作有序进行的同时,主墓外,考古人员也正在对整个墓园进行探方清理扫尾工作。探方清理指的是把发掘区划分为若干相等的正方格,以方格为单位,分工发掘。昨日记者在现场看到,5名考古人员手拿边铲和小手铲,正小心翼翼地对一个60平方米的区域进行探方清理。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人员吕增福告诉记者,田野发掘的总要求是能够根据收集到的实物标本和记录资料,恢复发掘对象在发掘前的原状。整个发掘过程可谓严格细致,仅60平方米的区域清理出来要花费半个月时间。

张仲立表示,墓葬前方一般都有一些礼制性建筑或者附属建筑,这些建筑实际上都毁坏了,表面上常人都看不到什么了。“我们要通过考古发掘,细致地理清前面原来都有些什么样的礼制性建筑,或者什么功能的附属建筑,把这些布局格局都弄清楚,从而弄清楚整个墓园的形制。发掘完之后,我们了解的情况一方面是学术上的收获,另一方面将来有条件向公众展示的时候,通过我们的讲解,可以知道过去整个墓园情况是怎样。”

“考古之最”

海昏侯墓出土文物超马王堆汉墓3倍

据了解,目前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工作“解剖”了以该墓葬为核心的墓园,发掘了墓园内的祔葬墓和车马坑,以及祠堂、寝、便殿、厢房等建筑基址和道路、排水系统,出土了金器、青铜器、铁器、玉器、漆木器、纺织品、陶瓷器、竹简、木牍等珍贵文物1万余件,创下多个首次和“考古之最”。

出土的错金银、包金、鎏金车马器,贴金编钟等器物,装饰精美、工艺精湛,显示我国西汉时期手工制器高超的水平;出土的整套乐器,包括编钟、编磬、琴、瑟、排箫和众多的伎乐俑等,显示了西汉列侯用乐制度的基本组合;出土的数以千计的竹简、木牍,是江西考古史上的首次发现,也是我国汉代考古的极其重要的大发现。而最令人期待的主棺目前尚未打开。 

在南昌海昏侯墓发掘之初,长沙马王堆汉墓便被众人拿来与之比较。据了解,马王堆墓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利苍及其家属的墓葬,出土丝织品、帛书、帛画、漆器、陶器、竹简、印章、封泥、竹木器、农畜产品、中草药等遗物3000余件。此外,还出土有保存完好的女尸1具。从出土文物数量上看,海昏侯墓是马王堆汉墓的3倍多。

海昏侯墓是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的西汉列侯墓园

在此前发掘的西汉列侯等级墓葬中,以长沙马王堆汉墓最受关注。但马王堆汉墓的墓园没有保存下来。此外,马王堆汉墓中丞相利苍的墓在唐代就已被盗,其后又经多次盗掘,破坏极为严重,棺椁倒塌,大量文物被毁,墓主人遗骸散乱不堪。反观海昏侯墓,墓室没有受到盗扰;有完整的墓园,墓园的遗址保存完好;墓园近旁还有海昏侯国的国都,紫金城城址。

从墓葬的保存情况来看,海昏侯墓葬更胜一筹。国家文物局特派专家组对海昏侯墓葬的评价是“我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对于复原西汉列侯葬制和园寝制度价值巨大,在我国的考古学史上还是第一次。

墓主身份可能兼具王、帝、侯

从制式上看,马王堆汉墓是按楚制埋葬,海昏侯墓是典型的汉制。从墓主人身份上来说,马王堆汉墓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利苍及其家属的墓葬。利苍早年随汉高祖刘邦打拼天下,后分封为轪候。而海昏侯墓主人的身份,专家已经确认是某一代海昏侯。目前出土的大量珍贵文物,反映了墓主的身份特殊,十分高贵,再次把猜测引向第一代海昏侯汉废帝刘贺。

据史料记载,在江西,海昏侯的爵位共承袭4代、历时168年。第一代为汉废帝刘贺;第二代是刘代宗;第三代是刘保世;第四代是刘会邑。其中,第一代海昏侯刘贺的生平最为传奇,他是汉武帝的孙子,曾被扶上帝位,但27天后即遭废黜,成为汉代在位时间最短的皇帝,经历了王、帝、侯的跌宕。

专家认为,海昏侯墓是王的规模、侯的规格、皇帝的规制。如果墓主是第一代海昏侯刘贺,那么这一切都可以解释,因为刘贺的身份特殊,当过皇帝、当过王。与同时代、同样等级的列侯墓葬相比,海昏侯墓特殊得多。第一代海昏侯刘贺由王而帝,又由帝而王而侯的经历,给了这座墓多种可能性,包括墓室里很可能有第一代昌邑哀王刘髆留下的宝贵遗产。

记者 周西月 蒋雅楠 文 马悦 图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波]

标签:海昏侯墓 出土文物 马王堆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