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千年古墓内惊现两方砚台 海昏侯也爱舞文弄墨?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手机报

11月10日,在与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攀谈中,他透露,墓内出土了两方砚台,另外还有西周时期的提梁卣等青铜器。“砚台应该是海昏侯生前使用过的,很精美。”他表示,由此可以推断海昏侯生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好舞文弄墨。而出土的提梁卣等青铜器,则可侧面反映出海昏侯喜好收藏。综合所出土的文物,杨军推断,假如墓主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或改变史书记载的对其“荒淫无度”的评价。

南昌海昏侯墓内不断有文物出土,这些文物背后隐藏着怎样的故事?

11月10日,在与海昏侯墓考古领队杨军攀谈中,他透露,墓内出土了两方砚台,另外还有西周时期的提梁卣等青铜器。“砚台应该是海昏侯生前使用过的,很精美。”他表示,由此可以推断海昏侯生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好舞文弄墨。而出土的提梁卣等青铜器,则可侧面反映出海昏侯喜好收藏。综合所出土的文物,杨军推断,假如墓主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或改变史书记载的对其“荒淫无度”的评价。

文物出土

投壶:高等贵族宴饮的礼仪 

投壶

面对从海昏侯墓内出土的一把“脖子”细长、“肚子”肿大的青铜壶,海昏侯墓考古工作人员并不知晓其用途。11月9日,前来海昏侯墓考察的长沙简牍博物馆馆长宋少华见到后,立即提出自己的观点。“这应该是一把投壶。”

投壶是作何用?记者查询资料获知,在古代,投壶是高等贵族宴请宾客时的一种礼仪。投壶出现是在先秦早期,当时,成年男子以不会射箭被视为耻辱,主人请客人射箭,客人是不能推辞的。后来,有的客人确实不会射箭,就用箭投酒壶代替。久而久之,投壶就代替了射箭,成为宴饮时的一种游戏。

据文献资料记载,秦汉以后,投壶作为一种游戏方式,在士大夫阶层中盛行不衰,每逢宴饮,必有“雅歌投壶”的节目助兴。在流传过程中,游戏的难度增加了,不仅产生了许多新名目,还有人别出心裁在壶外设置屏风盲投,或背坐反投。南阳汉画像石中有《投壶图》,图中间是主宾两人对坐投壶,旁有侍者三人。投壶虽然已不是正规的礼仪,但仍是一种高雅的活动。据《东观汉记》记载,东汉的大将祭遵,“取士皆用儒术,对酒娱乐,必雅歌投壶。”投壶和雅歌连在一起,成为儒士生活的特征。 

在汉代,投壶的方法较之春秋战国时期有极大改进。原来的投壶是在壶中装满红小豆,使投入的箭杆不会跃出。汉代时,则改进为不在壶中装红小豆,可使箭杆跃出,抓住重投;可以一连投百余次,“谓之为骁”。《西京杂记》说,汉武帝时有一个郭舍人善投壶,可以“一矢百余反”。“每为武帝投壶,辄赐金帛”。

提梁卣:可见海昏侯好收藏?

 

海昏侯墓内出土的西周青铜器提梁卣

卣(音yǒu)为古代重要的盛酒器,古文献与铜器铭文中常有“秬(音jù)鬯(音chàng)一卣”之说,可见卣是专门盛“秬鬯”这一祭祀用的香酒的。卣主要流行于商和西周。

据杨军介绍,在海昏侯墓内,出土了一把提梁卣。根据提梁卣上所记载的铭文,可以考证为西周时期的青铜器提梁卣。这把提梁卣制作精美,卣身刻有龙须装纹路,保存比较完好。

为何西周时期的提梁卣会出现在西汉海昏侯墓内?对此,杨军表示,可以推断海昏侯喜好收藏。“这其中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这把提梁卣是海昏侯的祖辈遗留下来的,另一种可能则是海昏侯从其他渠道收过来的。“我们在墓内还发现一把战国时期的青铜壶。”为了印证海昏侯喜好收藏的说法,杨军补充道。

砚台:海昏侯爱舞文弄墨? 

海昏侯墓内出土的砚台

据杨军介绍,在海昏侯墓园1号主墓的回廊文书档案库中,出土了两方砚台。

“可以肯定,出土的砚台是海昏侯生前使用过的。”杨军说,在江西的其他汉墓考古发掘中,曾出土过砚台,但同海昏侯墓内出土的砚台这样完整,长方形的砚台上刻有桃花图案,制作如此精美,在江西是比较少见的。

按照常理说,有砚台还会有墨相伴。对此,杨军表示,从目前的发掘情况看,暂时没有发现松香墨。“不能排除我们在对文物整体打包提取时,墨被包裹在内。”他表示,从这可以看出,海昏侯生前受过良好的教育,喜好舞文弄墨。

专家推断

假如墓主是刘贺或将改变史书对其“荒淫无度”的评价

以当前出土并考证的文物,杨军推断,假如墓主为第一代海昏侯刘贺,那么,或改变史书对其的评价。

据史书记载,后元元年(前88年),刘贺的父亲刘髆去世,年仅5岁的刘贺嗣位,成为西汉第二位昌邑王。元平元年(前74年),汉昭帝驾崩,因无子,刘贺被拥立为帝,在位仅27天,因荒淫无度、不保社稷而被废,依旧回故地巨野做昌邑王。元康三年(前63年),刘贺被废为海昏侯,移居海昏国(今南昌新建区)。神爵三年(前59年),刘贺去世,史称“汉废帝”。

对于刘贺,文献对其“荒淫无度”等表现,有多处记载。班固《汉书》有记载:“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节诏诸官署征发,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这意思是说,刘贺当皇帝27天,干了1127件荒唐事。卢植有云:“太甲既立不明,伊尹放之桐宫。昌邑王立二十七日,罪过千馀,故霍光废之。”这一资料,也对刘贺的“不保社稷”作出印证。

是不是刘贺的确如史书记载的那样“荒淫无度”?杨军提出,或许并非如此。

“他作为皇孙,从小应该就受到了良好的教育。”杨军根据出土的砚台等推断,刘贺所受的教育应该比普通家庭要好得多。“他喜欢舞文弄墨,又爱好收藏,可见他过着优雅且很享受的生活。”他表示,这应该属于当下所说的文人生活。

按照杨军的说法,刘贺因受过良好的教育,不应该会当皇帝27天干出1127件荒唐事来。由此细想,如果刘贺能27天干出1127件荒唐事,平均每天就要做41件荒唐事,这种可能性按如今来看,可能性不大。结合历史来看,刘贺被扶为皇帝时,大司马霍光威势很重。刘贺之所以被扶为皇帝,是霍光迎立刘贺即位,但27日之后,依然是霍光以淫乱无道的理由报请上官太后废除了刘贺。“结合刘贺从王到皇再到侯的坎坷人生来看,他或许是因为当时的政治斗争,而被史书记载成了‘荒淫无度,不保社稷’。”

杨军表示,目前仅是根据相关文物作出推断,到底事实如何,还需要在下一步对文物的考古研究中,从出土的文物中查找更多证据来加以印证。

文/图江南都市报记者陈艳伟实习生吴秀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李波]

标签:海昏侯墓 砚台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