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战时江西遂川有个绝密空港 飞虎队曾加过油(图)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南都市报

“砂子岭机场,我们这里上了30岁的人都知道。”在遂川街头,你只要随机问几个人,都能得到这样的回答。这个曾经的绝密空港,在遂川历史长河中写下了浓重一笔。

当年位于遂川县城东门外5公里的砂子岭机场建成后,常有五六十架美制飞机进驻。(资料图)

遂川机场遭日军轰炸后,一架美制战斗机陷入炸弹坑中。 

“砂子岭机场,我们这里上了30岁的人都知道。”在遂川街头,你只要随机问几个人,都能得到这样的回答。这个曾经的绝密空港,在遂川历史长河中写下了浓重一笔。

时间回溯至74年前。1941年4月,上高会战刚结束,国民政府空军指挥部便委派中将参谋李密,负责在中国最东面、离敌占区最近的遂川修建飞机场,建立中美空军秘密基地。遂川机场从建成开始,就显示出重要的战略地位,中美盟军利用这个基地轰炸东南沿海日军军事目标,炸毁日军新竹机场飞机42架,并与日军展开了8次大规模空战,共击落击毁日机16架。

这个在日军眼皮底下偷偷建起的绝密空港,执行完首次任务后,就因为暴露而被迫放弃,但它在抗战中给日军沉重一击。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年之际,省委党史研究室为我们揭开了遂川砂子岭机场神秘的面纱。

绝密空港

遂川因地形的绝对优势入选秘密基地

1941年12月7日,日军发动“珍珠港事件”,促成美国参战,开启了太平洋战争的序幕。此后,盟军极想建立一个能够适应战略需求的中美空军基地,以切断日军在中国和东南亚的补给线,阻止其前进的攻势。

遂川地处江西西南边境,其三面环山的天然屏障,有利于抵挡日军进犯。此外,其东北面是遂川江的出口,有利于飞机起降,如果在山头设立空防高射要塞,用密集的炮火也比较容易阻挡日机来袭。遂川在地形上的绝对优势,成为入选秘密基地的重要因素。同时,按当时的飞机性能,由遂川机场起飞,袭击福建、浙江沿海港口甚至台湾的日军基地,返回遂川不必中途加油。因此,遂川机场在对日作战中的地位十分重要,被称为“第二国际机场”或“遂川前进基地”。

由于遂川距离南昌不远,为了避免被驻扎在南昌近郊的日军第3飞行师团空中侦察发现,机场建设者想方设法对机场设施进行周密伪装,并部署了严密的防空警戒。遂川周边的老百姓积极参加修建机场,附近村民无论男女老少,纷纷主动赶到机场工地出工出力,住得远的,则就地安家。他们用双手敲打石块、搬运土方、平整跑道,用血汗一寸寸铺就“遂川前进基地”。

1943年3月,遂川机场基本建成,随后迎来了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又称“飞虎队”,总部设在昆明)进驻,被称为“飞虎队之父”的陈纳德担任第14航空队少将司令。

首战告捷

飞虎队奔袭新竹机场炸毁敌机42架

记者了解到,位于遂川县城东门外5公里的砂子岭机场建成后,常有五六十架美制飞机进驻。

1943年12月25日,正值圣诞节,日本人认为美军当天不会有什么作为,因而毫无戒备。然而,当日上午8时,美国第14航空队第308大队的9架B-25式轰炸机从桂林机场逐次升空。1小时后,美国空军编队在遂川机场降落加油,稍事休息后再度集结起飞,向台湾海峡飞去。

飞机飞过台湾海峡,立即升高,隐在云端,直奔目标而去。

“我看到了新竹机场,机场上起码有30架飞机。”飞行员们兴奋地大叫,向目标俯冲而下。当飞掠日本机群上空时,一排排炸弹从天而降,把机场上42架日军飞机炸得稀巴烂。两架日本零式战斗机在一片空袭警报声中强行起飞,尚未离开跑道,便被迎面而来的两架美P-38式驱逐机俯冲扫射,打得遍体鳞伤,引起大火,并阻挡了跑道,使后面的日机无处躲藏。空袭持续了1个小时,新竹机场上的飞机毁于一旦,猛烈的爆炸引发了油库、仓库的熊熊大火,日军死伤惨重,而美机仅一架被地面炮火击中。战斗结束返航时,护航战机无一损伤。

陈纳德指挥的轰炸日军新竹机场的行动,在取得辉煌战果的同时,也使遂川砂子岭机场完全暴露,引起日军高度警觉,日寇很快组织了对该机场更为凶狠的狂轰滥炸。

空中鏖战

保卫遂川机场半年8次激烈厮杀

为保卫遂川前进基地、反击日本法西斯的狂轰滥炸,驻防在遂川砂子岭机场的美国第14航空队,对日机进犯进行了强有力的反击,在砂子岭地区上空展开了激烈的空中厮杀。

1943年12月25日,日军22架飞机由北向南袭来,“飞虎队”13架战斗机立即起飞迎击。“飞虎队”勇士们以三机为一队,按照陈纳德将军制定的两架飞机作战、一架飞机掩护的战术,向日军机群猛烈攻击,在激烈的枪炮声中,7架日机瞬间在空中化为7团冲天火球向下坠落。

1944年3月18日10时许,日军一架高空侦察机幽灵般地在遂川砂子岭机场2.4万公尺上空盘旋侦察,“飞虎队”20余架战斗机迎战。“飞虎队”勇士们发挥高超的空战技术,他们拉起机头,钻入云层,把炮火射向敌人。日军侦察机见大事不妙,仓皇逃跑,但终于没能摆脱“飞虎队”的追击,被击落在遂川五斗江十六堡的山中(今五斗江乡班竹坑),两名日军飞行员当即毙命。

空战最激烈的一天是1944年5月12日,当天共发生了3次激烈空战,“飞虎队”三战三捷,共击毁日机4架,自己无一损失,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

从1943年12月到1944年5月的半年时间里,大规模的空战就有8次。日军航空兵第3师团共出动零式战斗机、九五式、九六式轰炸机等127架次。美国第14航空队共出动飞机103架次,共击落击毁日机16架,自己仅损失飞机2架。

疯狂报复

日寇104次轰炸扔下4.5万余枚炸弹

“遂川机场一直是日军的眼中钉、肉中刺。”省委党史研究室专家万强告诉记者,其实,早在机场修建期间,日军就对遂川砂子岭地区进行了重点轰炸。据不完全统计,从1942年8月至1944年12月,日军共出动飞机460架次,对遂川砂子岭机场进行了104次轰炸,扔下大小炸弹4.5万余枚,炸毁盟军飞机6架,炸伤多架,炸死军民76人、炸伤97人,炸毁房屋35栋。

1945年1月,日军实施最后的疯狂,发动了企图打通粤汉铁路南段、扩大“大陆交通线”外围的湘粤赣边区作战,其中一个重要战略企图,就是破坏分布在湘粤赣边区的遂川、赣县、南雄、新城(属大余县)等地的飞机场。作为“第二国际机场”所在地的遂川,自然是日军的重要进攻目标。1945年1月中旬,从湖南茶陵进犯的日军第27师团一部对遂川发动疯狂进攻,中国军队防守遂川机场的第58军第183师第549团不敌日军攻势,在捣毁机场主要设施后退守金山、银山。1月25日,遂川机场被日军攻占。

随着抗日战争取得全面胜利,遂川砂子岭机场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成为人们追溯抗战历史的永恒记忆。“这是中国人用自己的一双双大手敲打出来的机场,它两公里长的跑道,就是一座人民用生命树立起来的丰碑……”美国特派随军记者怀特在遂川砂子岭机场采访后曾在美国《时代》杂志上这样写道。

文/江南都市报记者陈文秀陈艳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愉]

标签:江西 遂川 抗战 绝密空港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