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西是条会呼吸的河


来源:凤凰博报

9月17日至9月21日,跟着”凤凰网全媒体江西行”去了一趟江西,同行的记者朋友拥抱绿色,点赞崛起,而我独独在意的是河。

邹振东

9月17日至9月21日,跟着”凤凰网全媒体江西行”去了一趟江西,同行的记者朋友拥抱绿色,点赞崛起,而我独独在意的是河。

江西的河,是最切入我皮肤的河。看过各种河:长江、黄河、莱茵河、塞纳河、多瑙河、尼亚加拉河……它们可能让我激动,但很难令我感动——那一种默默地不想说话的感动。

我生长在江西井冈山,18岁前,满眼都是山——一座座连绵不断没有尽头的山,对河没有感觉。直到32年前考入厦门大学,从井冈山到南昌的10个小时路程,陪伴我的就是河,我和它一起流出大山。从此,每一次回家和离别,车窗的风景就是河,以及站在河边的树、躺在河边的树。

我已经12年没有走江西。这么多年来,看过太多的河慢慢浑浊,最后枯竭,裸露的鹅卵石滩,告诉人们它曾经是河。我不知道江西的河,命运是否和别的地方一样。

这一次从南昌,到新余,从吉安,到赣州,令人欣慰的是,看过的水域,仍然像从没熬过夜的眼睛。最后到了于都,在这个百万人口的赣南大县,看到贡水居然如此广阔地流过,我忽然有一种温柔的感觉。

江西,是一条万年的河

在南昌的新闻发布会上,江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姚亚平以“谁不说俺家乡好”为挡箭牌,脱稿“自吹自擂”(实事求是)地说了一大堆江西的赞美诗,他歌词大意就是,可以用三把“尺子”看江西。第一是“万年江西”,江西有一个县,名字就叫万年,那里的水稻栽培史长达1.2万年;第二是“千年江西”, 如瓷都景德镇,一个瓷器产业支持一座城市一千年,这在全世界都是绝无仅有,此外还有,千年铜业、千年书院、千年禅宗、千年道教;第三是“百年江西”,红色井冈,是共和国的摇篮……

我觉得用河流来形容江西,可能更好。哪个地方,没有自己的历史骄傲?但太多历史的骄傲都成为历史的遗迹,而江西的万年、千年,却是活下来的历史:千年瓷都、千年铜业仍然在生产;千年禅宗、千年道教,仍然在流传;千年书院,仍然有书声;万年水稻,仍然在栽种……活下来的才是传统,活不下来的,不是糟粕,就是遗产。

那些活不下来的东西,走进博物馆,成为陈列物,它们是历史的断流河;而活下来的传统,才能在今天流淌,它们是历史的千年河、万年河……

江西,是一条不快的河

说起江西的万年、千年、百年,可以激情澎拜,但说到江西的近30年,往往只能一笔带过。

讨论中国的古代史,特别是近千年的历史,我们常常会问:为什么是江西?

可是提到中国的改革开放30年,我们问的问题却可能是:为什么不是江西?

这一次凤凰江西行,看了这么多绿水青山,也许我们可以重新问:为什么是江西?

当这么多河流污染,这么多天空雾霾,为什么“这边风景独好”?

也许下面这个案例可以给我们启发。在厦门和金门之间的金厦海域,是中国海洋生物保护最好的区域。两岸的对峙、战火和隔离,摧毁了多少家庭,却意外地保护了一片水域,没有工业污染,也没有渔船和养殖。

过去,有人诟病江西的改革步伐太慢,至少和沿海省份相比,发展的步伐不快。当太快的步伐,需要以河流的断流为代价,也许,我们要重新讨论流速快慢的尺度和利弊。

江西是一条不快的河。可是,为什么那天我在于都的贡水边上,却感受到它蓄势的潜力、蓬勃的生机和广阔的前景呢?

江西,是一条会呼吸的河

在新余,看了夏布绣博物馆,小时候的寻常物,现在居然成了稀罕的东西。在吉安,走进庐陵文化生态园的民俗馆,看到了更多的过去熟悉的东西。印象最深的是民居、祠堂上的诗文,每一句都值得玩味,它们是千百年来乡贤教育后代的种种读本(讲解员特别骄傲地说,吉安的女子为什么特别贤惠?答案就是从小被这样的文化氛围熏陶。这当然有些夸张,但我的嫂子、弟媳,真的就是吉安人,贤惠得不得了)。这些诗文和建筑、游戏、婚丧嫁娶、乡规民约等一起,构成世代相传的传统社会,平民百姓生活在这样的体系中,王安石、欧阳修、文天祥也成长在这样的环境里。

今天有些政府机构,貌似看重传统文化的价值,其最突出的表现,就是不遗余力地争夺名人故里。可是这样的看重,重视的不过是旅游和经济。这些穷疯了的官员,不知道传统文化最有价值的所在,并不是所谓的名人效应,而是产生名人的土壤。

这些土壤不是供外人旅游观光的博物馆,而是和本地人生活息息相关的林林总总。我不明白为什么一搞保护和开发,一些官员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把村民(居民)迁走。其实,最好的博物馆就是仍然可以呼吸的博物馆,像厦门的鼓浪屿如果没有居民居住,所谓的万国建筑博物馆,就是一个死的博物馆。

百年来的中国,最大的败笔就是对传统社会的侵蚀和对中国乡村的破坏(参阅杜赞奇(Prasenjit Duara)《文化、权力与国家:1900-1942年的华北农村》一书关于国家政权内卷化的讨论,王福明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3)。人们相信政府万能、法律万用。殊不知:在没有环保局和环保法的古代,无数的古树都被保护下来。在大炼钢铁时代,江西有很多地方,都没有让大树成为牺牲品,靠的就是传统文化的力量。

在传统和现代性的纠结中,人们搞不懂文化和文明的区别。文明是普遍的,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得到全人类认同的,就是文明;而文化是个别的,是我们区别于他们的东西。我们不能用文化拒绝文明,也不能以文明的名义扼杀文化。

这次江西行我听到的最好消息,不是种了多少棵树,也不是开发了多少产业,而是吉安用对传统文化的敬畏之心,对2.5万个自然村全覆盖的改造工程。他们用最少的钱,解决自然村最基础的文明设施,比如“雨污分流、管线下地”等,多依山就势,多因地制宜,解决好垃圾问题、饮用水问题、厕所问题,不推山、不填塘、不砍树,剩下来的让乡村回归乡村,让传统社会自我建构秩序和自我催生活力。最重要的是,吉安不是选择一两个样本工程,做几个参观点,巨资投下去,新闻报出来,却不能复制;而是由点到线:杨万线、敦永线、遂井线、苏马线、井睦线、青东线、永吉线……一个一个村庄地改,一条一条线地建,据说他们已经改造了1.3万个自然村,我没有核实,但我真希望有机会,到这些乡村去看一看。

不要到处去找自己的力量源泉,你的家乡,就是你的蓬莱!这些保存传统、又与现代文明对接的自然村,是江西最重要的肺细胞,它们让江西成为会呼吸的河。让江西的美,千姿百态,常看常新!

江西,如何成为不断的河

江西最宝贵的资源在哪里?

是政策?是矿产?是森林?是人才?是环境?

都不是。

江西最宝贵的资源就是承载江西千年之河、万年之河的那个河床。它可以成就江西灿烂的过去,也可以再造江西明丽的未来!

江西这条河想要不断,它有两个老师:一个是它奔向的目标,一个是它走来的源头……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张愉]

标签:凤凰全媒体 江西行 绿色崛起 生态文明

人参与 评论

今日推荐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