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银行风险管控存漏洞?高管涉内幕交易案、主要股东沦为“老赖”
江西

鞍山银行风险管控存漏洞?高管涉内幕交易案、主要股东沦为“老赖”

2022年01月13日 10:35:39
来源:凤凰网江西频道

来源:大江网-《赣商》杂志

记者谢奀国实习记者刘锦桃报道

屋漏偏逢连阴雨,财务状况成谜的鞍山银行,近日又引发了舆论关注。

日前,因涉嫌为妻子张某提供内幕信息非法获利160余万元,鞍山银行副行级领导张某汉被证监会公示。张某也因内幕交易被罚没超480万元。记者梳理发现,这位“副行级领导”疑似为该行时任行长助理。

高管涉案风波之外,鞍山银行颇为引人关注的还有其迟迟未予披露的财报情况。继被中央结算中心点名通报后,鞍山银行仍然没有公开2020年年报。

而鞍山银行年报难产的原因或可从该行披露的最后一份财报,即2020年三季报,窥得一丝端倪。数据显示,该行的经营效益呈两位数下降趋势,且资本充足水平全面滑坡,其中两项指标甚至跌破监管红线。

“亮起红灯”的经营状况,或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该行恶化的股东质量,多名主要股东存在失信被执行情况。此外,鞍山银行的股权质押、冻结、拍卖情况也并不罕见。

因高管泄密、年报难产被点名

证监会1月5日发布的一则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2015年9月,张某从知情者处,获知在*ST中富债务重组过程中非公开发行股票的内幕信息后,先后四次买入股票,累计获利160余万元。

因内幕交易事实确凿,张某被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两倍罚款,合计罚没金额达480余万元。

而这名知情者正是鞍山银行时任副行级领导张某汉。

文书中指出*ST中富非公开发行股票这一内幕信息形成时间不晚于2015年8月26日,公开于2015年10月17日。而张某汉虽不在*ST中富内幕信息知情人名单内,但其作为鞍山银行副行级领导前往*ST中富开展尽职调查,协商贷款事项,并在之后向该行行长汇报贷款事项,显然属于涉案内幕信息的知情人。

2015年9月上旬,鞍山银行启动贷款审批程序;9月18日,该行召开审贷委员会;9月24日,该行为*ST中富发放贷款。9月11日-23日期间,张某操纵其本人账户共计买入75万股。张某多次买入股票的时间与鞍山银行放贷审批时间基本一致。

而在接受证监会调查时,张某汉承认2015年9月与张某有过联系,且证监会查明张某与张某汉在同一券商开立证券账户,张某手机号曾大量登录张某汉的债券账户。同时,张某证券账号与张某汉证券账号交易的IP地址、MAC地址及硬盘序列号存在大量重合。此外,张某听证阶段提供的材料显示,张某与张某汉在案发后存在婚姻关系。

记者通过梳理鞍山银行官方资料发现,张某汉疑似该行时任行长助理。

据银保监会2017年12月11日发布的行政许可批复,张某汉被核准担任鞍山银行行长助理。另据该行官网发布的“辽宁省银行业协会专家委员会到鞍山银行调研”的文章,其中提及张某汉的职位同样为行长助理。

除了高管涉案被监管部门点名之外,鞍山银行因迟迟没有披露2020年年报,也曾被官方部门点名。

2021年6月2日,中央结算公司发布的《关于银行间市场金融债券发行人、担保人及资产支持证券受托机构披露2020年度报告情况的公告》显示,鞍山银行的2020年年报截止公告日期尚未披露。另据记者查阅发现,截至今年1月10日,该行披露的财报仍然停更于2020年三季报。

不过,业绩并不理想。

经营效益方面,营收、净利双双呈较大幅度下降。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末,鞍山银行实现营业收入约5.29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7.80亿元降幅达32.15%,实现净利润约1.13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3.08亿元降幅达63.31%。

事实上,鞍山银行不佳的经营效益并非一朝一夕形成,此前曾出现营收净利脱节、大起大落的情况。

截至2018年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约为23.11亿元、0.2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3.90%、减少94.21%。截至2019年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约为10.76亿元、1.47亿元,同比分别减少53.42%、增长586.32%。

经营效益难言如意的同时,鞍山银行的资产质量也一度“跳水”式下滑。

2018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由2017年的9.49亿元激增至90.21亿元,增幅达850.52%;不良贷款率由1.78%骤升至13.25%,突破监管红线11.47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由281.27%断崖式下跌至监管红线120%以下75.46个百分点,为44.54%。

2019年该行的不良双指标显著下降,分别为20.86亿元、2.73%。不过,联合资信指出,鞍山银行利用多种手段处置存量风险信贷资产,从而达到调节不良的目的,但该行关注类贷款及逾期贷款占比高,未来仍面临较大下迁风险,信贷资产质量下行压力仍然较大,拨备水平亦有待提升。

资本充足水平持续承压。

截至2018年末,鞍山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5.58%、3.25%、3.25%,分别跌破红线4.92、5.25、4.25个百分点。

2019年该行通过利润留存的方式补充资本,加之拨备覆盖水平提升带来资本扣减项显著减少,资本充足水平得以较大幅度提升,分别为11.43%、8.18%、8.18%。不过,截至2020年9月末,又转为下滑趋势,且资本充足率与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不及格,分别为9.91%、7.79%、7.79%。

股东质量堪忧牵连经营业绩

隐藏在急剧下滑的经营业绩背后的,是鞍山银行渐趋恶化的股东质量。

据记者不完全统计,鞍山银行的前十大股东中,有三家沦为“老赖”。

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该行第二大股东中国华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被执行记录达19条。2019年5月24日,该公司被深圳市盛世恒达实业有限公司申请破产审查,并于2020年12月22日被纳入失信名单;第三大股东宏运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于2020年12月8日、11日“上榜”失信名录;第九大股东丹东航道工程局有限责任公司于2021年2月26日入列“老赖”队伍。

股东经营状况恶化,导致鞍山银行大额股权遭质押、冻结、拍卖。据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1月7日,鞍山银行被质押股权占其截至2020年9月末的总股本,即30.45亿元的比例约为32.09%。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国华阳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该行5亿股股权悉数质押,质押股权占该行总股本比例为16.42%;宏运集团有限公司质押的该行股权数约为4.32亿股,质押股权在该公司持有的鞍山银行全部股权中的占比为98.19%,占该行总股本比例约为14.19%。其中,该公司持有的鞍山银行14605万股股权,已于2018年历经两次拍卖终以6.8折拍出。

第八大股东辽宁中远汽车部件制造有限公司分别于2020年9月10日、2021年7月21日,被列为被执行人,冻结标的合计7400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2020年被执行财产保全的申请方,正是鞍山银行。

此外,第十大股东大连金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该行4500万股股权,于2021年7月29日清仓质押。并列第九大股东海城市石油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持有的该行10%的股权,分别于去年12月14日、今年1月2日,以7.5折一拍、6折二拍均流拍收场。

记者就张某汉涉内幕交易案等情况,与鞍山银行宣传部取得了联系,该行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领导在开会,后记者再次拨打对方电话,但一直未有人接听。

本文由《赣商》杂志旗下新媒体·洞见财经原创出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线索征集热线:13257094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