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江九江段超警戒水位 鄱阳湖第1号洪水形成

子公司普遍亏损 江西宏柏新材“带伤”闯关胜算几何?


来源:金融投资报

6月18日,自招股书披露以来就被质疑关联交易频繁、产品单一的江西宏柏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宏柏新材)正式上会接受审核。《金融投资报》记者梳理发现,宏柏新材业绩增长背后子公司普遍经营不善,研发投入和技术人员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同时,公司数据还与客户数据“打架”。,,

6月18日,自招股书披露以来就被质疑关联交易频繁、产品单一的江西宏柏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宏柏新材)正式上会接受审核。《金融投资报》记者梳理发现,宏柏新材业绩增长背后子公司普遍经营不善,研发投入和技术人员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同时,公司数据还与客户数据“打架”。

子公司普遍亏损

资料显示,宏柏新材主要从事功能性硅烷、纳米硅材料等硅基新材料及其他化学助剂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是我国含硫硅烷制造细分行业中具备循环经济体系及世界领先产业规模的企业之一。

从业绩来看,2016-2018年、2019年1-6月,宏柏新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35亿元、7.75亿元、10.13亿元和5.23亿元;对应各期净利润分别为7098.66万元、8542.91万元、1.73亿元和8026.37万元,增长明显。但《金融投资报》记者注意到,业绩高增长背后,其子公司却经营不善,普遍亏损。

招股书披露,宏柏新材有5家子(孙)公司,有4家亏损。具体来看,塔山电化2018年、2019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402.72万元、-1.82万元;澳门宏柏2018年还盈利3542.58万元,但2019年上半年便亏损2410.41万元;富祥国际2018年、2019年1-6月,净利润分别为-2.15万元、-2.25万元;江维高科2018年亏损1295.09万元。

研发投入未达标

招股书显示,2015年4月17日,宏柏新材取得高新技术企业证书,依照相关规定,从2015年-2017年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2018年8月13日,公司通过复审,取得新的高新技术企业证书,从2018-2020年继续享受1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同时,在招股书中公司也强调重视科研。但《金融投资报》记者梳理发现,宏柏新材并不符合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

《高新技术企业认定管理办法》及《国家重点支持的高新技术领域》给出了研发费用和技术人员的标准。其中,最近三个会计年度的研发费用总额占同期销售收入总额的比例要符合如下要求: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小于5000万元(含)的企业,比例不低于5%;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5000万元至2亿元(含)的企业,比例不低于4%;最近一年销售收入在2亿元以上的企业,比例不低于3%。其中,企业在中国境内发生的研究开发费用总额占全部研究开发费用总额的比例不低于60%。同时,企业从事研发和相关技术创新活动的科技人员,占企业当年职工总数的比例不低于10%。

如上所述,报告期内,宏柏新材的营业收入均超过了2亿元,按照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标准,公司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应超过3%。但公司披露的研发投入情况显示,2016-2018年、2019年1-6 月,公司研发投入分别为2060.42 万元、2151.80万元、3467.36万元和1438.88万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例为3.25%、2.78%、3.42%、2.75%,2017年不符合标准。

同时,公司披露,2018年末,技术人员111人,占员工总数的11.34%;2019年6月末,技术人员骤降至61人,占员工总数的比例仅5.91%,明显不符合10%的标准。

应收账款连年增长

与业绩一路增长的,还有宏柏新材的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

招股书显示,2016-2018年、2019年1-6月,公司应收票据分别为1795.54万元、1656.12万元、2898.09万元和5371.76万元。公司应收票据余额主要为银行承兑汇票及商业承兑汇票,其中银行承兑汇票占比较大。与此同时,公司应收账款高企,且连年增长。2016-2018年、2019年1-6月,分别为1.76亿元、2.10亿元、2.37亿元和2.33亿元,占各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7.78%、27.12%、23.38%和22.28%。

《金融投资报》记者还发现,公司应收款与客户数据“打架”。招股书显示,2016年,青岛森麒麟轮胎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森麒麟) 为宏柏新材前十大客户。2016-2018年、2019年1-6月,公司对森麒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699.87万元、2463.89万元、2925.53万元、1421.79万元,结算方式为银行承兑汇票。招股书还披露,在公司逾期客户名单中,2018年末、2019年6月末,森麒麟应收余额为881.63万元、1280.52万元、982.84万元。

森麒麟也正在排队IPO,6月4日刚刚过会,在其招股书中也披露了对宏柏新材的应付票据:2018年末、2019年6月末,分别为1757.16万元和1891.20万元。很明显,宏柏新材披露的数据与森麒麟披露的数据并不一致。

宏柏新材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确认标准是什么?谁的数据有问题?2019年6月30日技术人员在2018年末的基础上骤减50人(减幅45.05%)的原因是什么?2017年研发投入不足营业收入的3%的情况下,是如何在2018年实现高新技术企业的复审的?4家子公司亏损,会否拖累整体业绩?《金融投资报》记者将这些问题整理并发至宏柏新材,但截至记者发稿仍未获回复。

宏柏新材诸多问题缠身能否成功过会?对此,本报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谌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江西频道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