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长江九江段超警戒水位 鄱阳湖第1号洪水形成

养了又不能卖 九江野生动物养殖户遭遇尴尬境地


来源:浔阳晚报

受疫情影响,我市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上市、交易,在相关政策细则未出台之前,无论是持有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还是驯养繁殖许可证的养殖户,都面临进退两难的尴尬——不能卖到市场上去,又不能让它们活活饿死,到底该怎么办?记者采访永修县和湖口县两位野生动物养殖户时,他们个个愁眉苦脸,不晓得该怎么办。

养殖户养殖的雁鸭(上)和梅花鹿目前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 九江报业融媒记者洪永林 文/摄

核心提示

受疫情影响,我市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上市、交易,在相关政策细则未出台之前,无论是持有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还是驯养繁殖许可证的养殖户,都面临进退两难的尴尬——不能卖到市场上去,又不能让它们活活饿死,到底该怎么办?记者采访永修县和湖口县两位野生动物养殖户时,他们个个愁眉苦脸,不晓得该怎么办。

发愁:转产转不了等又等不起

近年来,随着公众环保意识的提高,社会上对于候鸟保护的呼声逐年高涨,林业主管部门加强了对非法盗猎的打击力度,同时,为改善猖獗的盗猎现象,林业部门也在积极探索“以养促保护”的形式,因此,一部分人瞄准商机,开始办起雁鸭(属于杂交品种)养殖场,永修县吴城镇河溪村的叶久怡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雁鸭养殖户。

叶久怡从小生活在鄱阳湖边,也是一名普通的农民护鸟员,而他在鄱阳湖保护区大汊湖内有个雁鸭养殖场,除了散养大雁、野鸭,还放养山羊。11年前,他就取得了江西省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赣林野训繁字2009第005号。

叶久怡养殖场养的雁鸭,已经是人工繁殖的第N代了,现在养的这些雁鸭,外形与野生大雁差别较大,生活习性也完全与野生大雁大相径庭,说它是大雁,又不是纯种的野生大雁,说它是鹅又不像普通的家鹅。本来,正常情况下,这些养殖的雁鸭春节后就要销售出去一批,但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他接到野生动物保护部门的通知,不准养,也不能将雁鸭卖到市场上去。叶久怡说:“国家的政策,我们养殖户无条件支持,不允许卖,几千只雁鸭怎么处理,是政府回收还是把它们‘埋’掉,雁鸭下的蛋又怎么办?叫我们扔掉,真的有点舍不得。”据悉,在大雁鸭没处理掉的情况下,又有一批小的雁鸭孵化出壳。叶久怡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些呱呱叫的大小雁鸭活活饿死,每天都要喂稻谷给它们吃。

不能卖,每天又要不停地投资。看着养殖的雁鸭,叶久怡全家一筹莫展。他说:“现在进退两难,巴不得政府早一天出台政策,不准养殖,又该怎样把雁鸭收购处理掉,我们也希望尽快转产谋别的生活,这样耗下去,我们真的耗不起。”

观望:时间越拖延损失越大

和叶久怡相比,湖口县武山镇五星村的梅花鹿养殖户沈建勇更是愁得吃不下饭。今年1月20日,他刚拿到野生动物人工繁殖许可证,注册了梅花鹿繁殖基地,一场疫情,一纸禁令,让他的养殖梦化为了泡影。

沈建勇在东北学习了梅花鹿养殖技术,花钱购买人工繁殖的10头梅花鹿,在老家为它们修建了棚舍,修了通往养殖场的路,先后投入了几十万元,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不准养殖的禁令来得如此之快。沈建勇说:“别人养得早的还赚了一点钱,我是刚投入,一分钱没赚到就面临禁养。现在我也是在观望,既然不准养殖、不能私下交易,不能自己处理,我希望相关政策尽快出台,把鹿收走按规定给点补偿,我好养牛或养山羊。”

据了解,沈建勇本来计划2月份将鹿场旁边的山林围住,把鹿放到树林里放养,这样能解决了夏天炎热的问题,可现在这种情况,他不敢再投资,鹿仍然在用铁皮围的院子里圈养,温度一高,鹿就生病,目前已经有两只鹿生病了。

沈建勇说:“越往后拖,我的损失越大,我现在每天都在观望,期盼政策早日出台。”

记者从市野保站了解到,野生动物养殖户转产是一件较为复杂的工作,目前各地对野生动物养殖户的情况进行了调查摸底,相关政策文件尚未出台。

延伸阅读

为了帮助养殖户,江西明确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及有关部门对受影响的个人和企业,根据实际情况给予一定补偿,扶助个人和企业调整、转变生产经营活动,并在就业培训、社会保障、信贷、税收等方面依法按照有关规定予以支持。

赣州市近日印发《关于支持陆生野生动物养殖户转产的若干措施》,派出工作组对辖区内野生动物人工养殖现状进行摸底,对以食用为目的从事陆生野生动物养殖、经营利用的,撤回并注销所核发的人工繁育、经营利用许可证书或文书;结合实际情况,对各类养殖企业、养殖大户和建档立卡贫困户养殖户,分类制定转产方案,落实“一企一策”“一户一法”的有效帮扶措施。

养殖户转产种植水稻、花生等作物的,除享受市、县既有产业奖补政策外,由县财政给予每亩300元补助;对养殖户转产领种抛荒地种植水稻的,当年由县财政给予100%租金补助。

[责任编辑:谌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江西频道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