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推进爱国卫生运动和城乡环境综合整治 刘奇易炼红强调了这些

【抗疫日记】武汉,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来源: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时间过得真快,驰援武汉已经9天了。今天,是作为抗击新冠肺炎国家医疗队医生组成员的我来到武汉最开心的日子,不是因为天气阴晴的变化,也不是因为温度冷暖,而是经过我们医疗小组治疗一周,有两位患者终于出院,其中一位还是68岁的重症患者。

2月13日,武汉,阴,4℃。

2月22日,武汉,晴,17℃。

时间过得真快,驰援武汉已经9天了。今天,是作为抗击新冠肺炎国家医疗队医生组成员的我来到武汉最开心的日子,不是因为天气阴晴的变化,也不是因为温度冷暖,而是经过我们医疗小组治疗一周,有两位患者终于出院,其中一位还是68岁的重症患者。这位患者初入院时呼吸急促,让我想起爷爷临终前的模样——多年前,爷爷因为肺部疾病去世,临终时因缺氧导致憋喘窒息,当时还是学生的我却无能为力,爷爷痛苦的神情至今还印刻在我的脑海中,每每想起,心中还是阵阵酸楚。今天,她在我们小组的努力下治愈出院,我非常开心!看到患者能回归各自正常的幸福生活,我觉得这些天所有的付出和汗水都是值得的。

眼前,躺在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十五楼重症病区病床上的大爷大娘们,都是各自家中儿孙们眼里慈祥可爱的长辈,我很庆幸能穿上白色征袍,奋战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一线,我一定要竭尽全力救治每一位患者,为他们疏解恐惧,帮他们战胜病魔。

时间回到1月24日,南昌,雨,7℃。在武汉疫情最吃紧的时刻,医院下发通知:全院职工取消休假,已经休假的全部召回待命。爱人也是医生,考虑我们马上要迎接的“大考”,爱人连夜开车将儿子、女儿送回老家,分别托付双方父母照顾,以便我们专心投入各自的防疫工作。

2月12日深夜,得知科室需要组织医疗队驰援武汉的消息,正在值班的我马上报名了,半夜整装,爱人特意向医院请假,回家帮我收拾了行囊,他一直忙至凌晨四点,还反复叮嘱我“一定要注意防护,好好吃饭,多注意休息”,我微微一笑,对爱人说,“放心好了,我没事儿的”。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从病区撤出,脱下厚重的防护服,取下因为起雾而模糊不清的护目镜、压痛脸颊的N95口罩,一遍遍完成消毒工作之后,最让我这位二孩妈妈放松的,就是和“分居”四地的儿女、爱人、父母视频通话:三岁的女儿一遍遍奶声奶气地问我“和病毒怪兽打架”的各种童真问题;七岁的儿子兴奋地和我分享当天在线上课的收获、问我何时回家;父母和爱人则一次次提醒我注意防护、告诉我家里一切都好。我心里既心安又心酸,心安在于家里一切都好,心酸在于由己及人,想到患者家属和我的家人一样,何尝不在苦苦盼望早日和亲人平安重聚?

好将一点红炉雪,散作人间照夜灯,与全力救治新冠肺炎重症病友的使命,与病友对生命的渴望眼神相比,自己初来武汉时的不安与现在日夜战斗在病房的付出,都不算什么,“救死扶伤,义不容辞”,这就是我作为一名党员、一名医务工作者始终不忘的初心。

夜幕降临,武汉城市安静祥和,我想南昌亦是如此。我和爱人分别在武汉和南昌这两座英雄的城市坚守防疫一线,我们约定,等待疫情结束,樱花盛开之时,我们一定带上一双儿女再来武汉,好好感受这座平安如初的美丽城市。

最后仅以这首小诗自勉吧:

抗疫行

江城病毒狂肆虐,

八方医护急驰援,

病房百战穿护甲,

不除新冠终不还!

作者简介:刘琴,中共党员,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抗击新冠肺炎国家医疗队队员,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抗击新冠肺炎国家医疗队青年突击队成员,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麻醉与围术期医学科主治医师

[责任编辑:李驭]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