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在南昌暗访:进市场、看公交、乘地铁、访药店、到小区

江西省教师质量监测、评估与服务协同创新中心科研纪实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阳光和煦,秋风送爽。金色的九月,正是收获的季节。庆祝2019年教师节暨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9月10日在北京隆重举行。

阳光和煦,秋风送爽。金色的九月,正是收获的季节。庆祝2019年教师节暨全国教育系统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大会9月10日在北京隆重举行。在1355项“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中,江西省教师质量监测、评估与服务协同创新中心(以下简称“中心”)获奖5项,其中,《乡土化、项目化、常态化:一所山村小学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获得一等奖,实现了江西省在基础教育类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零的突破。团队成员还因此受邀参加表彰大会,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对接基层 发掘亮点

科学没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劳苦沿着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达到光辉的顶点。协同创新的实践与发展,印证了这一论点。中心创办至今不过5年,随着教育科研和协同实验工作的持续推进,相关成果也越来越丰富,并产生较大的社会反响。

中心主持申报或协同申报的基础教育成果,获江西省首届基础教育成果一等奖12项、二等奖2项;获基础教育类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1项,二等奖3项。2018年,江西省共获基础教育类国家级教学成果奖一等奖1项,二等奖4项,其中80%的项目是由该中心的专家主持或参与申报的。获得一等奖的《乡土化、项目化、常态化:一所山村小学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由该中心与吉安县前田希望小学联合申报。中心研究人员孙锦明、万文涛、邓亮三人持续4年协同指导并参与这一项目。它的成功获奖,实现了江西省在基础教育类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零的突破。  

中心常务副主任、博士生导师万文涛教授说,中心名称已经表明,“服务”是该中心的重要任务之一。中心自成立以来,就特别重视为基础教育服务,注意与中小学校长、教师对接。“孙锦明教授对接贵溪市象山学校、邓亮博士对接吉安县前田希望小学,我自己则对接南昌市城东小学。我们一方面去所在的学校考察、调研,一方面又请校长、老师们到中心来交流、研讨,双方每每都能每碰撞出耀眼的思想火花。基层学校有实践,创新中心有理论,下面往往擅长于做,不懂得怎么去归纳、梳理,我们就去帮着来挖掘、提炼并进行概括,使之上升到一个新的高度与层面。”万文涛教授说。

在与基层学校的对接过程中,发现吉安县前田希望小学各方面条件比较好,参加过全国性的活动并获得过奖项,在全国小有影响,亮点比较多,便觉得有进一步塑造的基础、潜力与条件。“就这样,这所身居山村的希望小学便进入了我们的视野”。万教授记得,在申报国家级教学成果的前一周,原本觉得挺有希望的前田希望小学的项目出现了“危机”,大家都觉得申报书必须推倒重来,必须再到学校实地考察和调研。于是立即冒雨开车前往吉安县,次日一早察看校园及周边环境,与师生座谈,查看学校开展综合实践活动保留下来的活动计划、活动录像和照片、气象记录、五花八门的学生作品等,调研一整天,挑选大量材料当晚冒雨运回南昌。倚靠在返程的车上,万文涛和孙锦明、邓亮还在商议申报书怎么改。快到南昌的时候,万教授忽然说:“我琢磨了一下,项目名称不如直截了当写出来,就叫‘乡土化、项目化、常规化:一所山村小学的综合实验活动课程’吧!”大家又活跃起来,推敲来推敲去都觉得这个名称不错。

几番辛劳力透纸背,几多心血凝结其中。以《乡土化、项目化、常态化:一所山村小学的综合实践活动课程》命名的课题项目,终于过关斩将、成功夺冠,这也是当年度的“国家级教学成果奖”基础教育类一等奖中唯一一个涉及农村教育的项目。   

“行走”实践 十年一剑

“搞科研不是成天呆在书房里,必须沉下身去。一定要扎根现场,与校长、老师接触,有自己的体验,否则就是‘空中楼阁’”,说这话的是江西师范大学基础教育研究院院长、江西师范大学教师教育研究中心副主任、江西省教师质量监测、评估与服务协同创新中心副主任孙锦明。  

他十年扎根基层探索的5项成果,被评为江西省基础教育教学成果一等奖,主持和参与的3项成果被评为2018年国家级教学成果一、二等奖。孙锦明从本科到硕士再到博士,一直读的都是教育管理。2010年2月,孙锦明在江西师大的支持下,兼任了贵溪市象山学校校长,目的是“把理论研究与教育实践结合起来”。这为他探索学校管理与教学改革提供了一块难得的“试验田”。

此后,孙锦明便不辞辛劳,无数次往返于南昌和贵溪两地之间。出国进修是很多高校教师晋升正高职称的必备条件,他却因没有时间而多次放弃了出国的机会。“行走中实践”,南昌与贵溪相距160公里,整整十年,孙锦明每周都自己驾车,频繁往返于两地。周一周二在师大,周三至周五在贵溪,如遇到重要事情,说去就去,说来就得来,每年跑的公里数不下于5万公里。他笑称自己当了10年“的士”司机。

2014年暑假,孙锦明在象山学校全体教师研修班上,首次提及“中小学学科建设”这一概念,并提出要用“学科建设”这条线把课程开发、教学改革、校本教研、教师发展、教研组建设等一系列工作串联起来,形成象山学校自己的课程与教学文化。经过研究,大家一致决定选取语文、数学、英语、体育四科率先开展协同实验。两年的实践,孙锦明于2016年进一步构建出了中小学学科建设的“三层九维”模型:目标层——学科定位、课程优化、教学改革;过程层——校本教研、教师发展、文化生成;驱动层——变革领导、专家引领、校际协作。对此,孙锦明自己评价道,这不是在象牙塔里凭空想象弄出来的东西,而是在实践中摸索提炼出来的“门道”。

在“三层九维”学科建设模型的引领下,象山学校焕发了前所未有的生机,不仅在语文、数学、英语、体育四科的学科建设方面成效显著,逐步实现国家课程校本化、校本课程生本化的理论主张,还在江西省教研室的支持下与全省30多所学校结成协作联盟,围绕学科建设联合开展协同实验,致力于为江西基础教育改革探索一条新路。   

“十年磨一剑”。2018年1月20日,“第五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典型案例”颁奖典礼在国家行政学院隆重举行,贵溪市象山学校的《学科建设的“三层九维”模型构建与协同实验》被评为“第五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典型案例”,校长孙锦明荣获“第五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优秀校长奖”。

甘于寂寞 执着坚守

搞科研是枯燥的,需要有能承受住寂寞的耐心和不为名利所扰的清心,幕后的甘苦常不为人知。中心是2016年9月搬到现在的师大瑶湖校区办公的,在此之前,时而在老校搞研讨,时而在新校区开会,有点居无定所的味道。但所有的专兼职研究人员毫无怨言,在自己的岗位上埋头苦干,执着坚守,默默无闻地工作着。跨单位协作首先面临的一大问题,就是时间上的冲突。大规模的跨领域合作,注定要把双休日利用上,这也是协同创新中心所面临的特殊情况。为抢进度,提高效率,绝大多数研讨会议都安排在假期和晚上召开。参与的科研人员在完成日常本职工作的同时,经常要加班加点参与研发、讨论项目。虽然没有加班费,各位老师凭借一腔热情坚持战斗在研发阵地。

万文涛教授患有高血压,按医嘱每一个月必须检查一次才开药。然而,他不想把宝贵的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上面,索性就两个月开一次药,有时实在忙得走不开,就让孩子代自己开药。“大家都是一心扑在科研上,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顾及个人和家人,双休日加班更是常事。”孙锦明教授也说,长年累月埋头科研,仿佛远离人世一般。在学校十几年也没几个人认识我,直到获得了国家级奖项了,大家才知道身边还有个叫孙锦明的。  

万文涛教授牵头研发的“N段·四环·五星”项目化教学的评价框架,先后大幅度修改了六次。为论证该框架的科学性,他孜孜不倦,夜以继日,学习了认知神经科学、生态学、系统科学领域诸多国内外先进理论。有时为论证一个观点的正确与否,他彻夜难眠。万教授说,课堂教学行为的彻底分解不亚于解剖麻雀,有相当的难度;将分解出的近300种行为科学合理地放到一个体系中,就是一件更难的事情;在体系中如何恰当地体现各学科、各学段、各课型的特点,则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

创新研究 成果可期

学习的目的,全在于应用。研究的成果,是为了更好地指导实践。中心创办5年就取得多项国家级的成果,让人刮目相看,也使社会各界对其充满期待。下一步,该中心还准备向哪些方面发起冲锋呢?  

据介绍,除质量监测外,中心还有一个评估与服务的职责。中小学课堂教学行为观测与评价体系研发,便是目前中心最大的项目之一。该项目涉及语文、数学、英语、历史、地理、政治、物理、化学、生物9个学科,高中、初中、小学中高段、小学低段等学段的指标体系的研发工作,并分别构建了各个学科的观测报告体系、评价报告体系,明确了观测报告指标的计算逻辑和观评关系。

单就人员组织来看,仅课堂教学行为的分解和指标体系的构建,就横跨了多个学院,近20名教授、50余名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参与其中。省教研室有10多名研究人员率我省上百名特级教师、高级教师也加入了这项研发工作。万文涛教授统筹9个学科,共计22个学段的教师行为分解和指标体系的开发工作,各个学科召开的研讨会加起来达400余次。

万教授介绍,一开始是学习和借鉴他人的经验。但是以往对课堂教学行为的分解都很粗略,继续分解有相当难度,大家都觉得有些拆不开。通过几个月的研讨终于能够拆开了,新问题又出来了:指标太多,不找到一个科学合理的摆放顺序,它们像一锅粥似的搅和在一起。“几经思考分析,我们找到了人才素养的发展规律,提出了人才素养树状结构模型,并发现学生的学、思、行、省周期性学习过程,与人才素养树的生长规律相吻合,于是‘顺藤摸瓜’,终于找到了教学行为的脉络,最终解决了课堂教学行为观测指标的摆放问题。到2017年下半年,我们又开始了指标体系的再一次厘定工作。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完成了软件编制,正在上线试用。”

万教授不无自豪地说,这个研究非常有创新性,中外教育领域都没有过对课堂教学行为分解得这么详细具体。已有的课堂教学行为分解最细致的也只有20多项,中心却列出了200多项,并且是按照学生的成长、学习规律来合理有序地摆放。不管什么教学模式都可以运用,既可以用于录像课观测,也可以运用于课堂现场观测,既可运用于教师自我提高,也可运用于集体教研,而且观测报告和评价结果可以一键生成,非常方便。“适用范围特别广,这也是课堂教学大数据挖掘工具,学校、教育行政部门可以据此随时把握各学科、各学校、各地区的教学状态,从而提高教学管理水平,对教师的精准培训也很有意义。”这一成果转化及其今后的发展与前景较好。

[责任编辑:欧阳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