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抢抓千载机遇 想尽千方百计 复兴千年瓷都

新余人和鹄山城乡公交停运 新北汽运经历“生死考验”


来源:新余发布

9月6日,新余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人和鹄山两地城乡公交停运报道,反映人和、鹄山两地公交停运,给老表出行带来不便一事。

9月6日,新余发布微信公众号发布人和鹄山两地城乡公交停运报道,反映人和、鹄山两地公交停运,给老表出行带来不便一事。今天,距离报道发布已过去一个多月,距离人和鹄山公交停运(8月20日)亦过去一月有余,人和鹄山两地老表出行是否方便畅通?新余市新北汽运集团公司(下文简称“新北汽运”)同江西民富沃能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文简称“民富沃能”)之间的“恩怨纠葛”是否厘清并得到妥善解决?带着疑问,记者先后于9月17日、30日,蹲守城东汽车站采访有关运营人员和乘客,多方联系采访新北汽运、民富沃能以及渝水区道路运输管理所,梳理撰写如下报道,回应受影响群众和读者们对此事关心的同时,也借此展示新余日报及新余发布“掌上问政·党风政风”栏目回应民生关切、持续关注跟进公交停运一事,发挥新闻监督作用助推圆满解决的态度和决心

候车时长远大于乘车,乘客大半时间耗在“等”字上

9月17日,临近中午,在城东汽车站候车室外面,专营窗帘物料批发的杨先生额头冒汗,面挂愁容。

原来,他是要将一批客户急需的物料经由新余至人和的公交车捎到客户手中,但离公交发车还有20多分钟,客户那边的电话频频打来,他只能耐心解释。“现在还好,起码还有公交车在跑。”杨先生无奈地说。据他介绍,8月20日公交车停运后,货物只能通过新余至水北的公交车捎到北宅路口,他的客户——在人和乡集镇经营窗帘制作的张先生,提前骑三轮摩托车到路口等车拿货。

为让记者更深入地了解张先生的不易,杨先生现场拨通他的电话。电话接通后,得知记者来电的意图后,对面的张先生说话的声音有些激动:“没有物料,我们这边就没法干活,压工压得太厉害了,营业额都受到了影响……”据他介绍,公交停运那阵子,有时候顾客催窗帘成品催得急,物料短缺时,他只好亲自骑三轮摩托车到市里拿货。“路上耗时间不要紧,但店里不能开工,工人就都闲下来了,顾客也对我们的交货效率产生了不满。”一旁的杨先生告诉记者,按当前公交车的排班,他捎一单货要等2个小时,比原先足足多出一小时二十分钟。

9月30日上午,记者在城东汽车站采访时,一位坐在开往人和乡的公交车上等候发车的张姓大爷告诉记者,9点50分前后他便等在车站。记者看了下手表,他的候车时间已经超过一小时。“算上路上一个多小时,我12点多才能回到家。”他苦笑道,“以前公交正常的时候,往返一趟(新余和人和)最多用3个小时,现在要半天。”

记者随后向新北汽运总经理张永生了解得知,9月12日起,公司对在运车辆进行了调整,向人和、鹄山两条公交线分别投入3台和1台公交车,以满足两地群众出行的最低需求。记者梳理后发现,算上承担新余至人和公交线路运输的14台公交车,该公司现有运力仅有18台,其中仅有10台车为公司自有车辆,其余均为经渝水区交通局出面协调后租借的车辆。

围绕纯电客车电池更换,一出“罗生门”正在上演

“运力减少一半以上,加之国庆节客运高峰期就要来了,客流量将明显加大,可想而知我们面临的运营压力有多大。”城东汽车站新北汽运站长田红丹这几天有些焦虑。9月30日上午,记者前去采访时,她正在调度向其他汽运公司借调公交车的事情。

事实上,国庆期间,全市公交线路都是人满为患,借调车辆不是易事。“能借一台是一台,先度过眼前这道坎。”田红丹的语气里,充满无奈。

远水解不了近渴,租借车辆并非长久之计。在上一篇报道中,记者曾介绍过新北汽运运营的纯电客车共有40台,其中有30台车因电池故障无法使用,而新北汽运在客车大面积停开后,从未间断积极联系民富沃能沟通故障电池的更换与维修事宜。那么,此事现在进展如何?

张永生向记者详细介绍了有关情况。9月24日下午,在渝水区交通局的斡旋下,张永生同民富沃能总经理苏蔚会面,双方会同与民富沃能母公司有战略合作关系的深圳某公司就纯电客车故障电池更换一事进行沟通协商。当天,新北汽运同民富沃能、深圳某公司达成初步口头协议,即由深圳某公司负责更换新北汽运30台纯电客车故障电池,所需费用由新北汽运支付,并从新北汽运向民富沃能购车未支付的款项中扣除。新北汽运方面,还特别就更换电池所需费用的支付方式口头给出详细方案。针对前述方案,民富沃能、深圳某公司未当场给出明确答复,苏蔚口头承诺会将此事上报至母公司,并最晚于27日给出答复。

截至9月30日中午采访结束前,新北汽运暂未收到民富沃能方面苏蔚的答复。记者就此事向参与协调工作的渝水区道路运输管理所所长罗海军求证,罗海军称自9月24日协商会谈后,一直未得到苏蔚的答复(截至时间同上),苏蔚的电话此后也一直处于“无法接通”状态。随后,记者数次尝试拨打苏蔚的电话,均提示“无法接通”,最后通过微信才同苏蔚取得联系。苏蔚在微信语音通话中告诉记者,之所以没有及时就故障电池更换事宜给出答复,系深圳某公司暂未同新北汽运就付款事宜达成一致,他无权代替深圳某公司做出答复,并强调民富沃能已委托深圳某公司跟进新北汽运故障电池更换事宜,有关事项当由他们两家公司沟通协商。对于电话无法接通一事,他回应称个人正处于“休息期间”,并不是在“躲避谁”。

三方会谈后,深圳某公司是否同新北汽运就故障电池更换及货款支付等事项进行接洽?张永生明确告知记者,9月24日之后双方没有产生过任何联系。同时,他也一直没能打通苏蔚的电话。

30台“瘫痪”客车成心病,新北汽运经历“生死考验”

30台纯电客车无限期“瘫痪”,无疑是张永生的一块“心病”,他深知如果没有稳定的收入支撑资金链滚动,作为一家汽车运输公司的新北汽运耗不起。

在上一篇报道,张永生曾给记者算过一笔经济账:“……就算我们每天的开支,一辆车都要400多元钱,30台车就是12000多元。”12000多元——30台车停运一天固定的开支,如果再乘以30天,就是36万多元。而这,还没有将每台车停开后带来的收益损失,以及租借外部车辆产生的租金、运维、人工等费用算入。也就是说,新北汽运目前运营的人和、鹄山、水北三条公交线路存在潜亏风险,甚至是在亏损运营。

此外,新北汽运还经受着广大乘客的质疑,以及多年运营积攒下的良好口碑的崩塌,正经历一场严峻的信任危机和紧迫的运营危机相互交织的“生死考验”。

眼下的新北汽运,犹如一艘破底且丧失大部分行进动力的船。

接受采访时,张永生不止一次表达他心底的担忧:“假如30台纯电客车恢复使用的时间还不能确定,新北汽运的未来将很不明朗。”白手起家创业至今,他碰到过很多次危机,幸而后来大都化险为夷。只是这一次,张永生突然心里没了底。

现在,除想方设法保障人和、鹄山和水北三条公交线路的基本运输,满足群众基本出行需求,确保行车安全有序之外,张永生心里只有一件事情——尽快“治愈”30台纯电客车电池“顽疾”,恢复原有运力,挽回在群众心目中塌陷的声誉,维持公司正常运营。

[责任编辑:万文婷]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