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西布展法共《人道报》节中国馆 刘奇参观并看望工作人员

南昌一托管所房东杀死师生三人 是报复社会行凶?


来源:澎湃新闻网

8月20日,南昌处于高温酷暑中,最高温达到37摄氏度。在南昌青山湖区佛塔魏村,村民们多躲在家中避暑,近两日,他们在家中闲聊的话题,集中在刚刚发生的一起“托管所三死一伤案”。

津云新闻8月22日消息,8月20日,南昌处于高温酷暑中,最高温达到37摄氏度。在南昌青山湖区佛塔魏村,村民们多躲在家中避暑,近两日,他们在家中闲聊的话题,集中在刚刚发生的一起“托管所三死一伤案”。

8月18日,南昌市公安局微博通报了这起案件:2019年8月16日上午10时30分许,我市青山湖区佛塔魏村一出租屋内发生一起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犯罪嫌疑人魏某福(男,54岁,青山湖区人)在自己家中持刀将租客肖某婷(女)、韦某(女)和喻某达(男)伤害致死。上午12时30分许,犯罪嫌疑人向公安机关投案自首。经查,魏某福无犯罪前科,尿检呈阴性。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侦查之中。

在警方发布的该案件通报下方,可以看到众多网友留言“犯罪嫌疑人平日吸毒,事发时他因此出现了幻觉”,但也有人留言“原因应该不止这么简单”,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犯罪嫌疑人如此残忍,接连杀害了两个成人与一个孩子,另致一名孩子重伤?8月20日,津云记者来到事发地进行调查。

村民:

嫌疑人近年独居

8月20日,津云记者找到佛塔魏村发生“托管所三死一伤案”的三层民房,其房屋大门已经被封,屋外的院门也上了锁。

8月20日,案发现场房屋大门已贴封条,院门上锁

这座民房外墙上贴了砖,与周边的土墙房屋相比较,装修的更为完备。“18日出事儿前,这里的一楼、二楼是被出租的。租给私人做成了托管所,一直在招生,为附近的孩子托管、补课。一楼是补习托管的地方,二楼是老师的住所。”周边村民王成(化名)告诉津云记者。

案发现场为三层民房,出租作为托管所

这座民房的三楼,属于房东自住,房东今年54岁,是一位男性,也就是这次案件的犯罪嫌疑人。

事发那天上午,周边的居民看到院门口围满了人,有很多警察。一个满身是血受了重伤的7岁男孩,从房屋里被抬了出来,随后被送去医院。另有两位成人和一名8岁的孩子,被抬出时已经死亡。

这两位成人就是托管所的老师,都是女性。“这个托管所在这边开了一年多,之前没出过什么事儿,这次这么多人被房东砍死,太残忍了。”王成心有余悸地说。

“这个托管所没有相应执照,就是帮着看看孩子,有些家长打工忙没时间照看孩子,就把孩子送到了这边。”王成介绍,“托管所有约20名孩子,应该只有两名老师。”

事发的三层民房的周边房屋内,住有很多租户。这些租户谈到犯罪嫌疑人魏某福时,很多都皱起眉头不愿多谈:“我们来这边租住的时候,就听说这座三层民房的房东平日吸毒,所以都不愿意和他接触。这个人的外形很瘦,个子不高。”

村民刘明(化名)从小和魏某福一起长大,他向津云记者介绍:“魏某福是在这个村里长起来的,之前也没犯过什么事儿。几年前就和老婆离婚了,他还有一儿一女,女儿嫁人了,儿子20多岁。”

“他平日是吸过毒,但是,这次他杀了这么多人,我觉得和吸毒关系不大。他原来在工地上干工程生意,早些年挺有钱的。后来,突然就没有钱了,然后也因此和老婆离婚了,最近一年多魏某福多是自己一个人在家呆着,我觉得他压力挺大,这次杀了这么多人可能与此有关。”刘明认为。

死者家属讲述:

遇害者大三,结伴打暑期工

今年大三的韦某和肖某婷,是南昌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的学生,两个人住同一宿舍。

死者韦某

死者肖某婷

由于两人家都在农村,家庭条件不好,所以,一有时间两人就会出去做兼职、当家教。今年暑期,两人相继来到了佛塔魏村的这个托管所,打暑期工,看看孩子辅导辅导功课。

“我在这里住的挺好,虽然南昌很热,好在屋里有空调。”韦某在来到这里打暑期工后,和父亲韦杰(化名)这样汇报近况。韦杰还特意问了女儿还有谁和你们住一栋楼?女儿轻描淡写说了一句:“还有一个老头子。”

“女儿说老头子,我以为是六七十岁,就没太在意。”韦杰说女儿特别懂事儿,“我之前要她暑期回家,别为了挣钱累着自己,一个女孩在外面住也不安全,她说自己会注意安全,能挣些钱是一些。”

今年七夕,韦杰的女儿还给他发了微信红包。他无论如何也难料到,女儿如今会突然遭此不幸。“16号晚上警方给我打了很多电话,一开始我真的难以相信女儿被害了,后来我赶来南昌,看到女儿的尸体,脖子被砍了很深的一刀,太惨了。”韦杰回忆这一幕万分痛苦。

肖某婷的父亲肖强(化名)红着眼眶回忆着,“她妈妈现在已经快崩溃了,整天地哭。”

肖强的身体不好,女儿平日都是买好了药寄回家里。“女儿平日特别懂事,孩子就这样遇害了,我家真的难以接受。”

伤者仍在ICU

家属“一定要为孩子讨公道”

8月21日晚,津云记者在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见到了“托管所三死一伤案”中受重伤孩子的父母,两人脸色很差,眼睛红肿。

“我孩子还在重症监护病房里,医生说要再过四天左右,才能确定是否脱离生命危险。”受伤孩子的父亲樊华(化名)告诉津云记者,“我儿子今年才7岁,当时被送来医院时,浑身都是血。”

伤者仍在ICU

这些天,为救治孩子他们已经花费了7万多。“我家是农村家庭,条件不好。但无论如何也要治好孩子,现在犯罪嫌疑人被抓起来了,但托管所的负责人却从未给过我们说法,我的孩子是在托管期间出事儿的,托管所的负责人理应为孩子受重伤的事情负责任。”樊华气愤地说。

樊华的妻子杨玲(化名)红着眼眶回忆:“出事前,我儿子才在托管所待了两周左右,因为我儿子上的小学就在托管所对面,往日接送孩子时常看到这个托管所,也有很多学生在这个托管所补课,今年假期过后,我儿子要上二年级了,就想提前给他补补课。”

杨玲之前都是和托管所的老师接触,也没注意到房东有何异样,“要是早预料到房东不对劲,肯定不会把孩子送到那里补课了。”

托管孩子二十多天的费用是1500元,杨玲难以相信,本来托管是为了放心,这次反而花了钱还出了大事儿。

原本,樊华夫妇俩也是在佛塔魏村周边打工,在这附近租的房子,如今,为了抢救儿子,夫妇俩也没法工作了,近些天每天夜里都住在医院的过道边上,随时守着重症监护室内的儿子。

“现在最重要的是等儿子苏醒,看他恢复的如何。”樊华说,“我儿子本来挺健康活泼的,现在成了这个样子,一定要为儿子讨个公道。”

工程欠款讨不回,房东报复社会行凶?

肖某婷、韦某暑期只在托管所工作了不久,而此次受重伤的孩子更是才上了两周托管所,他们缘何就被如此残忍杀害、重伤,遭遇如此不幸?

“这就是房东魏某福报复社会的行为。”肖某婷的姨夫李民(化名)说,他此次随同家人一起来处理肖某婷的后事,李民告诉津云记者,他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从警方和政府工作人员口中获知了一些案件情况,“我听说,他早年做铝合金生意,外面有工程欠款一直要不回来,2015年前后得了脑梗,随后性情大变,开始打骂老婆,随后二人就离婚了。由于工程款要不回来,魏某福一直在想如何引起社会轰动,他就想杀三人以上,才能引起社会轰动。他想过把他老婆、儿子、女儿杀掉,以引起社会轰动。8月16日上午,魏某福就想实施这个想法,他就去找前妻,但是未发现儿子和女儿的身影。他觉得杀掉一个人难以引起轰动,就返回了住所。回住所的过程中,魏某福看到了一个人,他欠这个人8万块钱,这个人找他要钱他拿不出来。等回到住所后,他就想到楼下有两位女老师和很多学生,他就将杀人目标转向了他们。首先,魏某福把肖某婷叫上了楼,借口是冰箱坏了,等肖某婷开冰箱的那一刻,魏某福就朝肖某婷砍了过去。杀了肖某婷后,魏某福换了一身衣服,又将韦某叫了上去,随后将韦某杀害。然后,魏某福又换了一身衣服,把两个孩子叫上去,朝两个孩子砍过去。最后,魏某福仍旧换了一身衣服,骑着电动车到了公安局投案自首。这四位被害人被发现,是一楼一个小孩子看到老师这么久没有下来,就跑出托管所外找他舅舅,他舅舅和另外一位村民一起来到托管所楼上,发现了这么多人被害。”

“报复社会伤害这么多生命,太残忍了。”肖强、韦杰都难以接受痛失爱女的事实,“凶手一定要付出应有的代价,才能还我们死去的女儿一个真正公道。”

8月22日,津云记者致电江西省公安厅,针对佛塔魏村三死一伤案中,犯罪嫌疑人杀人动机是否因欠账无法要回而报复社会,想杀人引起轰动,及其它与案情相关的细节向警方进行核实、采访,工作人员回应,在了解津云记者的采访需求后,他向南昌市公安局进行了相关了解,了解到由于该案件还在侦查中,所以不便接受采访,此前,8月18日南昌市公安局微博发布的该案件情况,是对社会的通报,目前只有这些信息方便对外公布。

[责任编辑:万文婷]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