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在中医药科创城调研:努力打造中医药强省新名片

凤见第163期:【父亲节特辑】穿越34年时光的父子相册


来源:凤凰网江西综合

从蹒跚学步时背后的那双大手,到两鬓斑白的皓首苍颜,父亲的爱更是一种默默在背后付出的力量,它有时像大山一样坚实,它有时像溪流一样无声。每一年的同一时间,同一地方,一位南昌父亲都会用相机记录下和儿子的合影

从蹒跚学步时背后的那双大手,到两鬓斑白的皓首苍颜,父亲的爱更是一种默默在背后付出的力量,它有时像大山一样坚实,它有时像溪流一样无声。每一年的同一时间,同一地方,一位南昌父亲都会用相机记录下和儿子的合影。时间跨越30余年,当事易时移,他们的成长也是每一个平凡家庭最真实的写照。多年后,当儿子变成父亲,继续接过相机拍下这些照片。在父亲节来临之际,我们将穿越30余年的时光,以第一人称的视角,翻开这个普通中国家庭的相册。为您讲述一个平凡家庭里,两代父亲的故事。

今年是我担任《凤见》主编的第五年,同时也是我当父亲的第二年。5月19日是我的生日,在每一年的这天,我和父亲都会在南昌孺子亭公园的一条小径上合影。1986年5月19日,父亲带着只有一岁,且还在蹒跚学步的我,拍下这张照片。却从没有想过,34年过去,小径边的树苗早已经变成大树,我父亲带着我前行的画面,已经变成了我和我的儿子。

1987年5月19日,两岁的我已经学会走路了。父亲说过,他在一本国外杂志上看到有一位摄影师每年都在儿子生日那天,在家附近的海滩边合影,一直坚持到了孙子出生。父亲说,我们也许也可以试试看能不能坚持拍到那年,拍摄场地就选了我们家附近的小公园。

1988年5月19日,三岁的我已经开始上幼儿园。我的父亲一直是一名摄影爱好者,每到周末就会带着相机去公园给我拍照,虽然那时每个胶卷都会花掉他半个月的工资,我也拥有比同龄人更多的照片。

1989年5月19日,我四岁了。父亲说,因为那个时候会用相机的人不多,所以每次去公园拍照,他都要调好参数,然后找个路人帮忙。所以,有时候照片拍出来却虚的。1989年,我们得到的就是一张拍虚了的照片。尽管这样,父亲还是把它洗了出来。

1990年5月19日,五岁的我开始去学前班学画画。父亲说,大伯是美术老师,二伯是音乐老师,他比较爱摄影,先学画画,从小沾染点文艺气息。那一年,赣江涨水,父亲在单位拍的一张抗洪照片,登上了南昌晚报,我记得他拿着报纸开心了好一阵。

1991年5月19日,我开始上小学了。父亲花了198元那时的“天价”给我买了一辆进口的小自行车,并教会了我骑自行车。那个学期的一天早上,我说想骑着自行车去上课,父亲就一路跟着我小跑护送我骑车到学校。

1992年5月19日,我读小学二年级了,第一次被老师罚留堂到中午一点多。父亲来接我后,气得没让我吃中午饭。自从那次起,我记得父亲开始对我越来越严格了,每说到学业,看到的更多的是他严肃的表情。

1993年5月19日,我已经小学三年级了,那一年父亲单位效益越来越不好,他和那时的许多人一样,开始离开单位寻找养家糊口的办法。离开单位后,他一直在从事装修设计的工作,他的工作地点经常是从一个工地到另外一个工地,他拿起相机的时间也越来越少。

1994年5月19日,在我小学四年级时,我们家的老宅在南昌大规模的城市改造中被拆迁了。我们举家搬迁到十公里之外的过渡房里。五年后,我们才搬回还迁房里。这些年里,不知道是因为父亲工作太忙,还是因为我进入了叛逆期,我变得很少和他沟通。我们的关系,也不像小时候那么亲密了,所以这也是我成年前最后一次在这里拍照。

这张照片拍摄于我2岁那年,父亲说,那天他给我买了一个玩具相机,我拿在手里学起了他给我拍照时的姿势,于是那一刻他赶紧按下了快门。父亲很热爱摄影,从小学起就给我讲各种怎么拍照片的故事,希望有一天他可以教我拍照,可我那时完全不感兴趣,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也许很多事情就仿佛命中注定,我直到20多岁才燃起对摄影的热情。我记得有一年,父亲肠胃炎住院,我在陪护他打点滴的时候,我很认真的告诉他我想成为一名摄影记者。那一刻,我看到了他露出了一份很久没有见过的笑容,仿佛小时候,他看我学骑自行车时的那份笑容。在24岁,我的本命年里,我完成了父亲年轻时没有完成的梦想,成为一名摄影记者。

2013年5月19日,19年后,我带着父亲重新回到孺子亭公园的那条小径,继续这组没有完成的照片。这19年来,因为搬家漂泊、生活压力,孺子亭公园关闭整修等等,我们一度快忘记了这组照片。我也记得,在我大学时,有几次父亲曾经打电话叫我回来拍照片,但我却因为各种原因拒绝了他。

2014年5月19日,从胶片相机到数码相机,那个调整相机参数的人,从父亲变成了我。而孺子亭公园也重新翻新了一遍,幸运的是那条小径还在那里,周围的小树苗早就长成了粗壮的大树。比父亲矮一头的儿子,个头终于超过了父亲。

2015年5月19日,这一年我终于找到了生命中的那个另一半,我和父亲一样,在30岁这一年成家立业。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和父亲在一起的日子也越来越少。每周一次的回家吃饭,也常常因为各种原因而失约。

2016年5月19日,那年妻子怀孕了,因为妻子上班太远,所以我们在她单位附近租了个小房子暂住。父亲每周会来送一次饭菜,妻子很爱吃父亲做的饭,所以我常常模仿父亲的菜式来为妻子做饭。那一年,父亲的大哥去世了,当我去看他的时候,突然感觉他老了许多。

2017年5月19日,这一年,我的儿子出生了,我和成为了父亲。父亲对我说,你要继续在这里拍下去,还是为儿子选一个新地方,拍一个属于他自己的系列。我选择了前者,因为我觉得正是这种冥冥中的传承造就了现在的我,我想让儿子继续去感受,我以前所感受到的这些。

2018年5月19日,我的儿子一岁了,这个系列终于迎来了新的男主角。我选择了32年前父亲搀着我时一样的姿势带着儿子前行。可惜的是,那年开始,公园小径的大树被围墙代替了,也许这意味着一个全新的人生道路正在开始。

2019年5月19日,这年我儿子两岁,我开始给他买小时候父亲给我买过的玩具,带他去小时候父亲带我去过的地方游玩。初为人父的这两年,才明白“父亲”两个字真正的寓意。历时34年,两位父亲接力拍摄、并且还没有完结。这也许是我拍过历时最长的一个选题,它记录的不仅仅是一个家庭、两位父亲的平凡人生,更是所有父子之间记忆与情感的化身。

[责任编辑:史玉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