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习近平在江西考察并主持召开推动中部地区崛起工作座谈会

上饶九旬老兵用一生践行誓言 为战友扫墓60年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排长,清明节到了,我带着孩子来看您了……”4月4日,在上饶市广丰区烈士陵园李忠林烈士墓前,90岁的老兵孙玉龙带着家人,给老排长李忠林烈士扫墓。“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还能走得动,年年都去看老排长。如果我不在了,我嘱咐子女一定要代我扫墓,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排长,清明节到了,我带着孩子来看您了……”4月4日,在上饶市广丰区烈士陵园李忠林烈士墓前,90岁的老兵孙玉龙带着家人,给老排长李忠林烈士扫墓。“只要我活着,只要我还能走得动,年年都去看老排长。如果我不在了,我嘱咐子女一定要代我扫墓,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1960年,孙玉龙横峰县武装部转业到地方工作以来,今年90岁的他每年坚持到广丰给老排长李忠林扫墓,至今已坚持了60个年头。

60年祭扫,从青丝到白发,风雨无阻,不曾间断。

把生的机会留给了我

1930年8月,孙玉龙出生于辽宁省法库县一户贫困的农民家庭,1948年3月5日,孙玉龙光荣参军。18岁的孙玉龙被分到辽吉一分区十五团一营三连二排,遇到了比他大6岁的老乡,用一生来铭记的排长李忠林。“我们是同乡,入伍时候年纪轻,长得也瘦小,李排长把我当亲弟弟一样照顾我,总替我扛枪背行李,节省下为数不多的口粮还给我吃。”孙玉龙和李忠林结下了深厚的友情。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出生入死经历了无数次激烈战斗,打仗冲锋在前,转移掩护压后,俩人配合默契。

1949年10月,孙玉龙和排长李忠林一道随第157师470团驻防广丰,参加剿匪战斗,巩固地方政权。1950年3月16日,李忠林率队追击逃往江山的匪首,当晚驻扎在东阳乡后阳村。晚上九时许,平时睡在一床且一头的两人换了位置,隐隐约约感觉不安的李排长对孙玉龙说:“这土匪凶狠强悍,很危险,今夜你睡里头,我睡外头。”睡下不久,院子外突然朝着屋里连开六七枪,李排长迅即翻身掩护孙玉龙,上身和头部都压在了孙玉龙身上,最后的拥抱从此阴阳两隔。“一颗子弹穿过壁板击中排长,从下颏洞穿头部,看着满身鲜血的李排长,我宁愿阵亡的是自己。”时至今日,每每想起当时的画面,老人浑浊的泪水瞬时溢满眼眶。

凌晨一点,强忍着悲痛的孙玉龙连夜徒步30公里赶往广丰县城,向在那开会的连长曹振荣报告李忠林牺牲的消息,并当即返回后阳村料理李忠林的后事。那一夜,孙玉龙悲痛欲绝,泪水撒了一路,模糊的双眼,不知道摔了多少跤,一身血泪却毫无知觉。

第二天孙玉龙和战友一起把李忠林安葬在后阳村。孙玉龙将李忠林的遗物清点打理好寄回了辽宁老家,其父悲痛欲绝,因无法目睹英年早逝儿子的遗物,而不忍去收取,邮件被退回了原寄出地。日久再寻时,却音信已绝。

67年寻亲告慰英灵

广丰剿匪任务完成后,孙玉龙在组织的安排下,于1952年9月14日,调入上饶军分区横峰县人民武装部工作。1960年12月,孙玉龙从横峰县武装部转业到地方工作,先后在金融、税务、卫生系统工作,于1986年离休。

“年轻时候一有心事,就常去李排长坟前和他说说话,待上半天心情就好了。现在年纪大了,去不了这么频繁,但每年清明节一定会去看看他,心里才踏实。”自从转业到地方工作起,每年的清明时节,孙玉龙都坚持从横峰到广丰,为已迁坟至烈士陵园的老战友李忠林扫墓,这一扫就是60年。从1950年开始,孙玉龙就一直没有放弃寻访老战友李忠林烈士的亲人。这期间,他曾多次通过电视台、报社、民政等有关部门查询,还和其他战友打听老战友李忠林的亲人,可惜一直杳无音讯。

2016年底,李忠林烈士的侄子李怀民按照烈士生前的部队番号上网搜索时,刚巧看到来自同一部队的一篇博客,讲到了在广丰剿匪的事,并与博主取得联系。原来其博主李勇雷正是李忠林另一老战友的后代。根据线索,李怀民在上饶市广丰区民政局的帮助下,终于在广丰区革命烈士陵园找到了李忠林烈士墓,并与孙玉龙老人取得了联系。

“排长啊,67年了,我把你的侄子李怀民带来看你了,你的英雄事迹也原原本本的告知你的家人,黄土之下的你也可以安息了。”2017年4月15日,孙玉龙手扶着老排长李忠林的墓碑,老泪纵横,泣不成声……(吕玉玺马倩玲)

[责任编辑:谌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