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江西时的重要讲话精神,江西将这样做

幼童抢救无效死亡 家长质疑德兴中医院有过错


来源:江西五套 帮忙大管家

对于陈越芳和爱人张建来说,2018年12月26号是他们夫妻俩一生当中最痛苦的日子,原本健康可爱的儿子“兜兜”在这一天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对于陈越芳和爱人张建来说,2018年12月26号是他们夫妻俩一生当中最痛苦的日子,原本健康可爱的儿子“兜兜”在这一天永远地离开了他们。

而引发这个悲剧的原因,竟然是一颗的核桃。

陈越芳:当时我老公带着他在外面玩,就是他同事的女朋友看到我小孩可爱,然后喂了核桃给他吃。喂了核桃吃之后就是异物呛到气管里面。有点呼吸不畅,大口喘气的样子。就是小孩嘴唇发紫,眼睛也慢慢闭上,眼珠有点往上翻的样子。

事发后,陈越芳夫妻俩就赶紧带着小兜兜去到德兴市中医院,医生当时就对小兜兜实施了气管清理、吸氧等紧急抢救措施。

陈越芳:当时医生有拿一个瓶子,里面装了有痰液,还有一些那个核桃碎渣,他拿给我们看了,他说里面东西都取出来了。

可就当陈越芳悬着的心准备放下来的时候,小兜兜的情况又出现了反复,心率一直居高不下。

陈越芳:院方就给我们下了病危通知书,说小孩子现在情况很危急,让我就是等于说,随时做好心理准备嘛。

抢救一直持续到凌晨三点多,小兜兜的心率渐渐恢复了正常。陈越芳告诉记者,待到孩子情况稳定后,医生们也逐渐离开了病房。可是不一会儿,小兜兜的病情再度恶化。

陈越芳:然后就是医生他离开了十分钟左右,小孩子手部就出现了抽搐状态。心率从原来的160直接降到了120、100、80多。呼吸频次从97一直往下降,降到了0,降到0之后又慢慢回升到7,7然后30多。这样慢慢涨,但是没有达到他们医院正常标准90。从医生走,到有值班医生过来,持续了有大概半个小时。

病房外的陈越芳一直焦虑难安,只有祈祷儿子转危为安。可是,儿子终究还是没有躲过噩运。

陈越芳:5点50分,还是55分左右,跟我们讲小孩子不行了叫我老公和我婆婆进去看一下。

患方质疑医院有过错 协商不成启动司法鉴定

小兜兜名叫张正则,出事的时候才只有一岁一个月大,一场意外就残忍地把他从爸妈身边带走了。从孩子就医到离世,整整十二个小时,陈越芳和丈夫张建一直守候在旁边。但是现在回想起抢救过程来,她们开始对医院产生了质疑。

因为异物吸入,呼吸道梗阻,呼吸衰竭,小兜兜在12月26号的清晨,永远离开了这个他没来得及熟悉的世界。陈越芳和丈夫张建除了悲痛和自责,还有的就是对医院施救措施的不理解。夫妻俩认为在兜兜病情恶化的半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为什么没有医生及时出现。

声音来源张建:期间有44分钟是没有医生查房的,包括是主治医生或者院方所说的值班医生。

这个就是他们说的值班医生陈根荣,这是小孩有紧急情况,还是这么慢悠悠地进病房。

除此之外,陈越芳还发现小兜兜张正则在医院检查的那些化验单也是错误百出,要不就是年龄写成28岁或者是3岁,要不就是被写成“无名小孩”。

陈越芳:我小孩1岁和28岁、3岁小孩的正常标准是一样的吗, 为什么医院的检验报告单上我小孩的年龄是28和3岁。

陈越芳夫妇希望院方能够解答他们的疑惑。那么,小兜兜的离世,医院究竟有没有责任? 德兴市中医院的程传红书记就此作出了回应。

德兴市中医院支部书记程传红:我们院方的初步判定就是这样的,整个这个患儿从入院到死亡,医院是按照规程,按照医疗操作常规来执行的,积极主动有用地去抢救这个病儿。积极抢救期,就是主导抢救期有三个多小时,有十多个、二十多个医生在这里。

程传红说患儿兜兜离世后,家属曾提出了70万元的责任赔偿。但医院在没明确责任的情况下,并不能接受。

德兴市中医院支部书记程传红:责任的、过失的多少,患方说了不算,医方说了也不算,必须要经过第三方鉴定才说了算。

据说双方经过几次协商也没有达成和解,院方只愿意作出2万元的人道主义补助,陈越芳一家无法接受。虽然双方的分歧比较大,但程传红还是非常认同陈越芳一家人的冷静处理方式,双方也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冲突。

陈越芳:我们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自身的素质也不允许我们在医院这边闹。

德兴市中医院支部书记程传红:我们非常感谢患方能够这么理智地依法去处理这个问题,那么现在既然已经做了司法鉴定,那么死因鉴定做了以后呢,我想通过司法也好、过错也好、医疗事故鉴定也好,会给我们家属一个公正的一个判决。

患方担心鉴定公平性 医生传授急救方法

陈越芳家人和医院都在等待着尸检报告出来,而他们后面还要做的就是医疗事故鉴定和过错责任认定。他们都明白只要明确了责任,或者是调解,或者是起诉,总算是有个依据。但是陈越芳却在这个时候又有了另一个担心。

虽然现在只做了第一个司法鉴定,但是对于还没有出来的鉴定结果,陈越芳夫妇就显得有些担忧了,他们害怕那些鉴定未必是公平公正的。为了解开他们的疑惑,记者也来到了曾多次介入双方调解的德兴市司法局医疗调解中心。

德兴市司法局医调中心琚争艳:我们这里鉴定机构很多家的呢,我们是有一本,省内省外都做得比较不错的,提供给他们选择。对吧,然后是优先让患者选择起的。患者选择起,只要是符合资质的,医院就同意。双方提供都不满意的话,那就是抽勾。我等于是做这个纸条,然后我们调解员让他们选就等于是很透明的这样子

琚争艳告诉记者,根据鉴定结果, 划分责任比例以及相关调解工作都会在阳光下进行,除了邀请律师出席,全程都有同步录音录像。如果调解不成,他们也会提醒患方向人民法院依法提起诉讼。

可是现在,小兜兜走了,再多的争议也无法改变那个残酷的事实,再多的补偿也无法换来那条鲜活的生命。避免类似的悲剧再次发生,掌握正确的应急处理方法很重要,遇到异物卡喉究竟该如何来有效应对呢?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医生吴天明:如果幼儿的话,儿童的话,可以给他做海姆式手法。就是大人站在他后面,两个手握拳,拇指叠在一起,顶在他那个脐跟胸部间距中间,肚脐眼以上一点点,用力往后冲挤。用冲挤的手法,这样冲挤。直到把异物弄出来,这是幼儿。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医生吴天明:那么是婴儿的话呢,这种手法也可以,但是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说,把他放在大人的手臂上,刚才不是讲了吗把小孩放在手臂上。我们坐着,大人坐在椅子上。小孩子的腿放在大腿上,这个手臂扶着他的胸部,这个手扶着他的头,另外那个手拍他的肩胛骨,当然头要低一点。就是这个头比脚要低。就是往下,这样拍肩胛骨。用力拍,持续到拍得他吐出来,拍到他吐出来为止。

这样科学的急救方法往往都能够化险为夷,但是出现食道堵塞比较严重,常规急救方法也不能奏效的情况下,就不能一味地坚持下去了。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医生吴天明:如果是完全呼吸停止了,几秒钟之内不得出来,那么就要做心肺复苏,心肺复苏那就要是专业人员,家长可能做心肺复苏就比较难了,就要送到医院。

除了急救,在生活中更要做好预防工作,避免给婴幼儿喂食不易于吞咽的食物,还要避免婴幼儿接触到类似于纽扣、硬币等物品。

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急诊科医生吴天明:还有一个吃的时候,不要逗小孩。他这里不协调嘛,这里吃东西,一笑的话,可能就造成食道堵了。

小兜兜的离开原本也是个意外,不管院方有没有责任,我们相信法律会给予双方公平与公正。只是,我们希望陈越芳夫妇能够尽早地走出阴霾,能够开始新的生活。

[责任编辑:万文婷]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