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全国两会胜利闭幕!江西省代表委员返昌

网约车合规化仅1.1% 省政协委员刘卫东建议“分类监管”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1月27日晚,在江西“两会”上,省政协委员、江西省律协常务副会长、江西求正沃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卫东递交提案,建议各地结合网约车共享经济的特性,制定不同的管理标准,真正实现智慧出行,让打车不再难。

◎文/新法制报记者戴平华 ◎图/新法制报记者徐国亮

有网约车用户调研报告显示,有81%的受访者常使用网约车(包括网约出租车)作为出行方式。

全国超过3100万的网约车司机和从业车辆中,合规比例分别为0.54%和1.1%。

市场需求大与合规化比例低的背后,是市场准入门槛过高?还是监管思路与现实不匹配?

1月27日晚,在江西“两会”上,省政协委员、江西省律协常务副会长、江西求正沃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卫东递交提案,建议各地结合网约车共享经济的特性,制定不同的管理标准,真正实现智慧出行,让打车不再难。

刘卫东在会议现场

“网约车难打了”

“地铁已通的坐地铁,没通地铁路程远的打网约车,近距离就骑共享单车。”南昌市民田女士告诉记者。

但近段时间,田女士发现,网约车开始难打了,下完单,要等很久才会有司机接单,而且接单的网约车常常在3公里以外,“尤其是早晚高峰以及节假日,打车排队会到百名以后,我就放弃了。”

田女士的经历并非特例,1月25日,新法制报记者在街头随机走访市民得知,近期网约车打车难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最近天气冷,有一天早上想打网约车去上班,半天没打到,最后边走边下单,快走到单位了还是没车接单。”市民彭女士说。

针对这一现象,田女士有时会和网约车司机交流,发现他们也有一肚子苦水。“按照网约车新政,网约车要合规化,需将车辆性质更改为营运并办理运输证,强制购买上万元的营运险,并加装车载设备,否则会面临被强制清理。”网约车司机周师傅说,“我一天最多跑十几单,不像出租车一天可以跑几十单,算下来一个月才几百单不到,兼职跑网约车赚点钱补贴家用,收入不过千元,哪有钱去买高额的营运险和车载设备?”

据了解,根据我省各地的网约车新政,均要求网约车必须和出租车一样办理运输证、购买加装车载设备。但实际上,大量网约车都是兼职从业,属于利用社会车辆资源提供出行服务,在城市运力需求紧张时出现,在运力饱和时又自发消失,是一种完善城市交通服务、解决城市公共交通潮汐运力需求的有效方式,是典型的共享经济代表。伴随兼职网约车而来的,是司机收入远低于巡游出租车,无力负担与巡游出租车一样的合规成本,所以面临大量被清退,打车难成为必然。

网约车合规化引关注

虽然是有车一族,但省政协委员、江西省律协常务副会长、江西求正沃德律师事务所主任刘卫东也会使用网约车出行。慢慢地,他对这个行业有一些了解,对网约车行业存在的问题,也有了较深入的认识。

“各地均普遍存在设置不合理的歧视性准入门槛,如要求本地人本地车,并对网约车价格、轴距、排气量等进行片面追求高档化的限制,而在我省11个城市中,也普遍存在设置脱离实际的网约车平台准入门槛。”刘卫东说。

更值得关注的是,由于各地在制定网约车管理实施细则时,都没有考虑到网约车存在大量兼职的实际情况,要求网约车必须办理《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这意味着收入不高的兼职网约车,需要改变车辆性质为营运并同巡游出租车一样缴纳1.2万元以上的营运保险,同时受二手车残值下降、使用年限等影响;而网约车实际上无法享受到同巡游出租车一样的双班制、不限行限号的政策,收入进一步下滑,导致大量网约车无力承担合规成本,不得已被清退。

刘卫东调查统计,以某出行平台为例,平台上的全职司机仅占全部网约车司机的2~3%,大部分均为月订单仅为几百单的兼职司机。江西省近3个月在该平台运营的网约车中,月均完成订单在400单以下的兼职网约车占比达90.8%。以单均价13元计算,一名兼职网约车司机的平均月纯收入只有825元。

根据2018年7月工信部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网约车政策实施情况研究报告》显示,在全国超过3100万的网约车司机和从业车辆中,合规比例仅分别为0.54%和1.1%。

“显然,现行的网约车管理模式极大限制了兼职网约车司机合规化的意愿,不符合网约车这一共享经济的发展特点。”刘卫东分析说。

部分兼职网约车退出

据了解,近期南昌已经清理了网约车超过10万辆,导致网约车业务出现断崖式下跌,类似田女士这样的市民确实感受到了叫网约车出现了困难。

“感受最明显的是在去年9月,晚上我几乎叫不到网约车,一些‘黑车’迅速填补市场空白,出行安全得不到保证。”田女士说。

刘卫东说,根据现行的网约车行业合规化要求,大量兼职网约车由于成本等原因将退出网约车行业,导致网约车行业与传统巡游出租车行业趋同化,不能充分发挥共享经济对出行市场供需的自然调节作用,“网约车与巡游出租车新旧业态之间很难形成融合发展的态势,反而会形成直接的竞争关系。现有大量兼职网约车司机短期内失业,以及长远来看新旧业态的直接竞争,都会对行业的稳定发展带来不良影响。”

建议根据全职兼职特性分类监管

根据调研中了解到的数据和信息,1月27日,刘卫东在“两会”上提交建议,认为我省有关部门应基于网约车行业发展的实际情况,创新改革管理模式,根据网约车司机特性划定管理标准,循序渐进推动网约车行业发展。

刘卫东认为,考虑到网约车从业人员存在全职、兼职从业属性差异,且各地办理网约车运输证成本高,兼职网约车司机合规意愿极低,建议结合各地实际给全职、兼职司机划定标准,差异化管理。

“可将月平均收入能够基本达到当地巡游出租车司机平均收入水平为标准,按照对应的订单量定义为全职网约车司机,低于这个标准的则定义为兼职网约车司机,根据该基础创新开展网约车监管改革。”刘卫东说。

刘卫东建议,在严守安全底线、保障出行安全的前提下,鼓励全职网约车司机积极按照当地网约车标准加快合规化进程,按照要求办理网约车驾驶员证,并根据地方实际管理需要酌情办理网约车运输证,纳入全职管理体系。同时,网约车平台应通过对全职网约车司机采取倾斜派单等激励方式,保障全职网约车司机的稳定收入;对于兼职网约车司机,由于办理网约车运输证和营运保险等的成本无法与其每月收入相适应,因此可仅要求其办理网约车驾驶员证。对于兼职网约车,只要符合公安交通管理部门的车辆技术标准,并到当地交通运输主管部门完成车辆的备案登记即可。同时,网约车平台应通过限制兼职网约车司机的接单数量,来确保兼职网约车司机仅在规定接单范围内参与网约车经营活动。

“每辆车或司机的订单量,运行平台是可以准确掌握的,如果被定义为兼职司机,实现对其接单数量的严格控制是可以做到的。”刘卫东说。

发展网约车个性化定制服务

据了解,2018年下半年以来,广东6个地市近5个月内顺应共享经济发展规律,不再将网约车平台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作为网约车经营许可的前置条件;安徽芜湖以公平竞争审查为抓手积极推动网约车治理改革,将巡游车和网约车准入门槛拉平,不要求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网约车平台、网约车驾驶员和网约车分开许可。我省上饶也借鉴省外模式取消了网约车平台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的要求。因此,刘卫东建议,可允许其他地市结合实际情况,借鉴上饶模式,不再将网约车平台在当地设立分支机构作为网约车经营许可的前置条件,

刘卫东还建议,根据网约车作为城市公共交通补充的定位,有关部门还应研究推进降低对从业人员户籍和从业车辆硬件配置等的区别管理政策要求,注重发展网约车个性化定制服务的特质,满足人民群众多样化出行方式的需求,同时也提供更多灵活就业机会,有利于进一步促进社会稳定。

[责任编辑:李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网江西频道

今日推荐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