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易炼红向世界推介江西

世上无双族 天下第一家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朱虹在古代,家族是人才培养的摇篮。江西历史上人文鼎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家族兴旺,名门望族多。中纪委网站“中国传统中的家规”总共推荐了一百多个家族,江西独占十分之一强。在这些名门

德安县车桥镇义门陈村纪念馆

修水县城的“五杰”广场。每根石柱分别雕刻义宁陈门五杰头像和简短介绍。

位于九江市修水县义宁镇竹塅村的陈宝箴、陈三立故居,又称陈家大屋。

陈家大屋前陈宝箴中举后所竖的旗杆石。

陈家大屋前陈三立中进士时所竖的旗石墩。

朱虹

在古代,家族是人才培养的摇篮。江西历史上人文鼎盛,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家族兴旺,名门望族多。中纪委网站“中国传统中的家规”总共推荐了一百多个家族,江西独占十分之一强。在这些名门望族中,有一个家族格外引人注目,她曾经创下了聚族3900余口15代不分家的世界奇观,在唐宋时期先后受到7位帝王的旌表,被御赐为“世上无双、天下第一”,创建了比西欧空想社会主义还早600余年的乌托邦社会。这个家族就是世居庐山南麓鄱阳湖畔九江市德安县的义门陈家族。

义门陈源起

义门陈氏,亦称为江右陈氏、江州陈氏,源于南北朝时期的陈朝,创立于唐朝开元年间,兴盛于北宋时期。今天全球各地陈姓总人口在9000万左右,据说义门陈后人约有千万之众,于是有一种说法叫“天下陈氏出义门”。数字和说法虽然有些夸大,但足见义门陈在陈氏家族的地位和分量。唐开元年间,陈朝宜都王陈叔明(陈后主的弟弟)第11世孙陈阔(字伯宣)举家迁居江州齐集里,合族同居上百年。陈阔的孙子陈旺于公元832年因官置产于德安县长乐里永清村,成为江州义门陈的肇基始祖。陈旺至四代孙陈兰,每代只一丁相传,至第五代陈青始生六子,世代农耕,人丁开始兴旺,江州陈氏成为当地望族。唐中和四年(公元884年),唐僖宗李儇御笔亲题“义门陈氏”四字,义门陈由此而来。

聚族四千口

千人聚族为世上家族之无双。陈旺在德安县长乐里开基以后,义门陈氏人才辈出,日益昌盛。繁衍至唐僖宗中和三年(公元883年),全家达320余口;到南唐保大十年间(公元947-957年),义门老幼700余口,十世同居;北宋开宝二年(公元969年),义门人口增至千余;北宋嘉祐七年(公元1062年)义门人口增至3900余口,人口达到顶峰,创造了历15代、330余年聚族而居、同炊共食、和谐共处不分家的世界家族史奇观。

忠义家风成天下家族之楷模。义门陈以忠孝节义为本,耕读传家,敬睦家邻,家风懿范,厚古照今。宋嘉祐六年,江南数月无雨,旱情严重,灾民遍野,饿殍盈苍。宋仁宗只身下江南视察灾情,走进“江州义门陈”,见这里生产生活如常,仁宗便讨教一翁。翁说,义门陈人口众多,上下和睦,孝义治家,老少齐心。面对大旱之年,整个家族齐心协力,挖渠引水,乃避此旱,故生活如常。仁宗感言:江州义门,怡然相存,真乃义之所至也。义门陈的狗也被驯养得懂规矩。传说义门家族养了100条狗,所有狗都在同一处食槽进食,“一犬不至,百犬不食”。具有忠义家风的义门陈在唐宋时期先后受到7位帝王的旌表(有历史记载的题赠达到29次),可称中国历史之最。南唐升元元年(公元937年),南唐主李昪诏立“义门”,立乌头门,石柱高二丈余,左镌“门”,右镌“义”,免徭役、除杂科,“义门”既立,彰显四方,为一国之楷模。宋太宗赵匡义敕联一副“聚族三千口天下第一,同居五百年世上无双”,赐“至公无私”匾一块,先后题赐“真良家”“义居人”,并下诏将“义门家法”收藏于国史馆。天禧四年(公元1011年),宋真宗赵恒亲题“旌表义门陈氏”。天圣三年(公元1025年),宋仁宗赵祯题赠“萃族三千九百余口天下第一,合爨五百八十多年世上无双”。据史料记载,北宋时期在义门陈氏忠义孝悌的感召下,江南人家平纠纷,净争讼,知礼仪,忠国家,呈现一派耕读升平的景象。

家法书院开天下家族之先河。唐大顺初年(公元890年),义门族人渐多,第三代族长陈崇撰写《义门家法33条》垂示子孙,成为中国封建社会最早的完整家法家规。这套以儒家规范为基础的家法,字里行间体现了忠、恕、孝、悌的思想,在维系陈氏义聚中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是义门陈一部具有宪法性质的根本大法。为了解决子孙读书问题,早在家族经济还不富裕的情况下,义门曾先后创办了“书屋”和“书堂”两级学校。初级的叫书屋(相当于小学和初中),高级的叫东佳书院(相当于高中和大学),“七岁令入学,至十五岁出学。有能者令入东佳”。东佳书院是我国最早的私家招徒授业书院之一。书院有数千卷图书,“堂庑数十间,聚书数千卷”,还有20顷良田的收入作为教学经费,所藏书帖,“号称天下第一”。书院的建立保证了义门人才的不断输出,至公元1063年,义门陈氏一家历代为官人数约400人,历受封赠42人,历代累计中举120余人,其中官至宰相2人、在京高官30人。当时的义门村,“接官厅内尽是进士、博士、大学士;迎宾路上又来侍郎、礼郎、尚书郎”。

最早乌托邦

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义门族人聚族合炊,吃“大锅饭”,办“大食堂”,“大集体”劳动,财产共有,没有压迫、没有剥削,创造了现实版的桃花源,比西欧乌托邦理想主义社会还要早600多年。

从政治上看,义门陈实行任人唯贤的民主选举制度。义门陈对家族管理者的选拔只论才干,选贤任能,而不是论辈分、年龄和经济实力。自陈崇始,义门历任家长都是经民主推选的。

从生产上看,义门陈实行公有制,家产共有、家无私财、共同劳动。他们废除了私有制和雇佣劳动,土地归家族所共有,家族与田庄分层经营,“男性田野耕种,女性养蚕织布”,以整个家族为单位,对全家庭的劳动力进行统一调度和安排。

从分配上看,义门族人平均分配,人无贵贱,诸事平等。在吃饭时,以鼓声为召集信号,成年男女分开坐,未成年人另坐一边,秩序井然。在住宿方面,族人住的房子都是由每个庄统一建造的,没有差别。穿着方面,春季、夏季和秋冬季分别统一发一样的衣服,就连公共劳动的时候都一样,“堂前架上衣无主”,每年冬至、岁节、清明三时,都发鞋子一双。

从保障上看,义门陈建立了一套较为完整的社会保障体系。对于年老体弱者,家族都有一些照顾,比如对于老而有病的,每月给油一斤和适量的茶盐;对于从事艰苦劳动的男子,给一些好酒犒劳;对于妇女会有些脂粉、针花等物。义门陈在医疗、教育、养老等方面有一套保障体系。家族安排两个人学医,族人生病就找他们看,病人不花钱,买药的钱由家族统一出。家族建有专门的敬老院“寿安堂”,同时还建有“太学院”,专供在外为官者告老还乡后颐养天年。建立了幼儿园“百婴堂”,婴儿生下以后,由家族统一管护。

从建筑看,义门陈建有自备生产、生活用品的各种设施,俨然一个等级森严、分工有序的小型国家。义门陈建筑具有和国家机制相对应的各种功能,除了族人住宅之外,还有大量公益性、公用性建筑。比如,有家族议事聚会场所百柱堂、大公堂;有家族会餐场所馈食堂;有专供吃住招待场所廨宇(相当于今天的招待所);有休闲游乐的花园兰宫、秋千院、大戏院、嬉戏亭;有贮存粮食的义仓;有执行家法的刑杖所;有医院医俗院、幼儿园百婴堂、敬老院寿安堂、酿酒厂酒坊、中小学陈氏书屋、大学东佳书院等。此外,还有御书楼、旺公祠、祖训堂、德星堂、接官厅及田庄、园林等建筑共计300多处。

从婚姻制度看,义门陈实行了一夫一妻制。义门陈家法中明确规定:“男皆只一室,不得置外妾,男年十八岁,则与占勘新妇,女则侯他家求问。”男婚女嫁由家族操办,财产统一管理。在一夫多妻制盛行的封建社会,义门陈家族实行“一夫一妻”的制度,十分难得。义门陈实行的一夫一妻制也有其局限性,年轻人的婚姻都是家族包办,没有自主选择权力,更谈不上爱情了。

由此可见,义门陈实行了比较公正的平均主义,比我们人民公社时期的大锅饭还要早一千年。但这种平均主义是低水平的较为原始的“共产主义”,在没有外部援助的情况下很难持续。

忠义传天下

到公元1063年,义门陈家族已在江州定居300余年,人口达到3900多口,田产300多处,达到了发展的巅峰时期,但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和裂痕。一是家族经济困难。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义门陈“大集体”“大锅饭”的生产分配方式越来越束缚生产力的发展,粮食产量已不能满足越来越多的人口。到了宋淳化年间(公元990-994年),义门陈连吃饭都成问题了,遇到风调雨顺的年份还能维持温饱,遇到自然灾害整个家族都在饿肚子,只能靠官府接济度日。二是小社会的不稳定。义门陈家族重视农耕和读书,但对商品经济嗤之以鼻,严重制约了家族经济的协调发展。有些子孙晚辈越来越不服从管理,从不给家长报告,还擅自典卖田产。三是家族的庞大引来统治者的警惕。义门陈家族不断扩张,在江西周边的湖北、安徽都设置了田庄,发展了陈氏家族。由于担心日益壮大的义门陈会影响社会稳定,文彦博、包拯等大臣纷纷上书建议分析义门陈。公元1062年(北宋嘉祐七年),宋仁宗以“义门陈孝义传家,分析各地教化天下”的理由,将义门陈分析至全国各地。

根据宋仁宗的御赐编号,义门陈家族财产列为291份,人口分流至江西、河南、浙江、湖北、广西、江苏、广东、福建、山东、上海、天津等16个省(市)125个县市。随后,江州义门就开始了中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家族大迁徙。因为这些陈姓都从江州义门析出,因而各家门口都挂有义门世家的匾额,各地又有“天下陈氏出江州”之说。即使分析各地,义门陈的家风依然影响着后人不断前进,建功立业。据查,中国共产党的著名人物陈独秀、陈毅、陈云、陈赓,国民党元老陈立夫、陈果夫,国民党将领陈诚等,都是江州义门陈氏分析到各地支派的后代。“陈门五杰”陈宝箴、陈三立、陈衡恪、陈寅恪、陈封怀也是义门陈分支的后裔。

“义门陈”是赣鄱文化的独特品牌,她那忠孝仁义的家风对于当今社会文明建设有借鉴意义,她那乌托邦式的田园生活是人们向往的理想境界。义门陈又是江西旅游的后备力量,她位于赣北庐山-庐山西海-山水武宁旅游黄金线路的中间点,一旦成功开发将带来大量的人流资金流,数千万义门陈后裔就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客源市场。然而,今天我们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对义门陈的研究成果不多,对义门文化的开发利用程度不高。当地政府及有关部门应当将义门陈的研究开发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主动引导作为,突破家族界限,整合各方力量,让义门陈这一“世上无双、天下第一”的家族文化再次展现出强大的生命力和传播力,为江西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

(本文所配图片由本报记者杨继红摄)

[责任编辑:刘楚慧]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