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寄语全省年轻干部 做红土圣地青年铁军

乐平洪岩镇一村民去市里看病,家里厨房遭强拆


来源:法报视点

近日,乐平市洪岩镇村民高卫南向本报反映,当地政府和村委会在他外出看病时,强行拆除了他家厨房,至今没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

近日,乐平市洪岩镇村民高卫南向本报反映,当地政府和村委会在他外出看病时,强行拆除了他家厨房,至今没给他一个合理的说法。

记者调查发现,高卫南存续37年的厨房,被洪岩镇政府认定为违章建筑,予以强行拆除。并称与高卫南有过口头约定,是对方反悔,才会出现强拆情况。

当地政府表示,工作方法存在问题,房屋拆除已成事实,将妥善处理赔偿事宜。律师认为,当地政府强拆行为缺乏事实依据,涉嫌行政违法。


村民外出看病,厨房遭遇强拆

11月15日,新法制报记者在乐平市洪岩镇小坑村看到,当地正在进行村容村貌改造,进村道路和村内的排水沟渠都在进行大规模的提升改造,挖土机等机械设备的轰鸣声不绝于耳。

从村口进去没多远,就能看见村民高卫南的房屋,那是一幢两层结构的小楼,外墙被刷成了统一的白色,看得出来刚刷过不久。高卫南指着紧挨着屋侧的废墟说:“这就是我家被强拆的厨房,当时连厨房屋顶的物品都没帮我搬下来,损坏了不少东西”。

高卫南承包了小坑村的有线电视业务,因为厨房被强行推倒,架设在房顶上的有线电视传输设备遭到损坏,小坑村的有线电视被迫停了三天。

说起10月19日厨房被拆一事,高卫南显得有些激动:“村容村貌改造我没意见,但做事要合法依规,怎么可以趁我去乐平市区看病,就带着挖土机强行把我的厨房推倒?”

村民王丽租用了高卫南的厨房,开了一家小吃店,厨房被人强拆时,她就在现场。据王丽描述,当时是洪岩镇一位镇领导和小坑村村支书曹旭东带人强行拆除的。

高卫南告诉记者,因为他的房子邻近村口,人流量大,所以他从厨房另外一侧开了一个门对着村里的主干道,租给村民开小吃店,一年的租金收益有6000元。

高卫南表示,洪岩镇政府和小坑村委会曾多次跟他商议想拆除他的这个厨房,但因为种种原因,双方没有达成一致。

洪岩镇政府:当初有口头承诺

对于强拆高卫南家厨房一事,洪岩镇政府分管村容村貌改造工作的蔡姓副镇长告诉新法制报记者:“当初是与高卫南有相关的口头承诺,但是后来他私下反悔才造成了这样的情况,对此镇政府也一直在与高卫南协商处理。”

洪岩镇党委书记邹国良向记者介绍说,自2017年,乐平市开展“双创双修”农村环境整治以来,村庄环境整治成了当地政府的重要工作,当前的政策是对于违反了“双创双修”农村环境的违章建筑一律拆除,不予赔偿,而在高卫南的事情上,他的厨房没有任何相关手续,还占用了公共用地。政府拆除他的厨房不仅给他加建了二楼卧室,还愿意做一些赔偿,也是充分照顾了当事人的感受。

洪岩镇位于乐平市境内东部边缘,东北角与婺源县交界,自然环境优越,作为洪岩风景名胜区的所在地,邹国良坦言,由于景区环境的高标准要求,当地政府经常要陷入环境整治的严苛要求与村民自身利益冲突的两难境地。

存续37年厨房被认定违建?

据高卫南介绍,他1958年随父亲下放到原历居山垦殖场,现在的住房是1982年历居山垦殖场分配给他们的,1993年在原址上进行了重新翻建并缴纳了土地出让金,并在2008年办理了房屋产权证。

“正房、厨房都在乡政府办理了土地出让手续,当时厨房并没有随正房一起翻建,几十年来,没有进行任何扩建,何来违建之说?”高卫南拿出来自己的房屋产权证,跟记者解释当时政府只给正房办证,厨房无法办证,整个村子都是这样的情况,但是他的土地出让金是按照正房和厨房面积一起缴纳的,当时是按每平方米16元缴纳,还给他开了收据。

不过因为时间久远,现在那张缴纳土地出让金的收据找不到了。

小坑村村支书曹旭东受访时称,高卫南的厨房严重影响了村容村貌,当时帮他把正房二楼的外置阳台加建成一间卧室,作为拆除厨房的置换条件,他当时是同意的,后来却出尔反尔。曹旭东向记者展示了厨房未拆除时的照片,可以看到那是一间土坯结构的老式建筑,与邻近的房屋风格差异较大。

曹旭东坦言:“农村的房屋拆除工作不好做,如果家家户户都要经过村民同意,我们的工作根本干不下去,拆除高卫南的厨房是经过了村民理事会研究决定的,这就是我们拆除的依据,拆除前也是打电话告知了他本人的”。

对此,高卫南称:“他确实给我打过电话,但是我没有同意他们拆除,因为人不在家,无法制止。我还特意给市长热线打过两次电话说明其中的情况。”高卫南强调,所谓加建一间卧室,当初是为了农村美化工程强行加建的,与拆除厨房毫无关系,他也没有必要为了一间卧室去置换掉能带来收益的厨房。

高卫南表示能够理解政府和村委会为了改善村容村貌所做的工作,但是应该与他协商一致,签订相应的补偿协议,得到他本人的认可再予以拆除,现在粗暴的拆除方式他无法接受。

双方尚未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

采访过程中,洪岩镇政府相关负责人无法提供认定高卫南厨房属于违章建筑的依据以及当初强行拆除住房的相关手续,对于高卫南当初缴纳土地出让金的情况也未做调查证实工作。

邹国良表示:“我们工作的方式方法确实存在问题,现在已经拆了人家的房子,不管怎么样,一定会让老百姓的诉求得到满意的解决”。

江西人民律师事务所李亚斌律师认为,政府作出强拆决定,既没有对房屋的建设时间作出认定,也没有对房屋建设时所处地块是否位于城镇规划区内作出认定,仅凭乐平市“双创双修”农村环境整治为由直接认定高卫南的厨房属于违章建筑显然事实依据不足;而村里称经过了村民理事会的决定,也缺乏法律依据。

李亚斌称,即便确有依据认定为违章建筑,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规划法》的相关规定,对于无法采取改正措施消除影响的违法建设,应当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规划主管部门作出责令限期拆除的决定。镇政府并非县级以上人民政府规划行政主管部门,没有自行强制拆除的职权。做出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也显然程序违法。

李亚斌建议,高卫南应当在知晓房屋被强制拆除事实的6个月内,向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起诉当地政府强拆违法。

截至记者发稿时,洪岩镇政府再次与高卫南商议赔偿事宜,双方仍未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

[责任编辑:李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