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让每一件法规都能立得住、行得通、真管用

【第二届赣江金融高端论坛】赵锡军:资金融通或者投资向储蓄转化需考虑风险


来源:凤凰网江西综合

10月28日,江西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院第二届赣江金融高端论坛在江西财经大学举办,此次论坛主题为“改革开放40年:金融与实体经济”。在“新时期金融发展的新路径选择”论坛中,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赵锡军从金融活动的基本经济学原理浅论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以下是他的观点。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赵锡军

10月28日,江西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院第二届赣江金融高端论坛在江西财经大学举办,此次论坛主题为“改革开放40年:金融与实体经济”。在“新时期金融发展的新路径选择”论坛中,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教授赵锡军从金融活动的基本经济学原理浅论金融与实体经济关系,以下是他的观点。

赵锡军

现阶段中国经济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但金融本身也属于经济的一部分,经济进入到新的发展阶段、新的时期,经济发展的模式也从高速增长模式转向高质量发展模式。

随之而来,作为服务于经济实体的金融业也要适应新的变化。但是问题是,目前我国经济新的高质量发展模式还在不断探索之中,尽管我们提到几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比如,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到2035年建成社会主义强国,到2050年建成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时间节点提出来了,但是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不同发展阶段,究竟什么状态才能称之为经济的高质量发展?现在还在探索,具体内容需要我们去探索和充实。

所以我觉得,要回答这个问题不是特别容易,但是既然金融是服务于经济的,从最简单的原理来讲,就是要完成储蓄向投资的转化,这是我们从经济学学到的,金融最基本的功能。但是我个人觉得这个转化是有代价的,就是在从事金融活动,建立金融的体系、建立金融机构、发挥金融功能,进而把储蓄转化为投资的过程中,不确定性也增加了。在转化的过程中由于跨期的问题、由于违约的问题,这些金融领域特有的问题也伴随而生。

因此,这个转化过程一定伴随着一系列不确定性的出现,无论金融怎样服务于实体经济,既要完成储蓄向投资的转化,又要控制好其带来的不确定性,但是怎么控制呢?达到什么程度才叫控制呢?不同时间节点,不同发展阶段都可能存在显著差异。

在高速增长的阶段,更多地体现为要完成多少转化,即金融要怎么样多地提供资金,解决企业在促进经济发展过程中资金融通的问题,我放多少贷款、提供多少金融服务,都是从经济增长速度角度考虑问题,而很少从我承担了多少风险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

再往后发展,我们就要两者并重了,因为资金的融通或者投资向储蓄的转化,和与之相伴的风险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既然要从事金融活动,这两面都要兼顾,要考虑到后面怎么样处理金融带来的不确定性,往后发展我们可能要更多地考虑到这个问题。换句话说,从金融角度来讲,要考虑风险多一些,考虑到将来怎么处理。

另外,除了笼统地讲如何化解整个不确定性之外,还有就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经济的内在构成也在发生变化。比如储蓄向投资转化,可能有不同的构成。从经济的构成来讲,不同的社会主体或者经济主体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融资需求,如果是创业期的企业需要创业期的资本,发展到一定阶段,比如到了快速成长的阶段,需要的又是另一类资本。而到了相对成熟期的时候,可能又是另一类资本。到了稳定期,又是一类资本的需求。不同的发展阶段,它有不同的需求。但是不同类型的资金需求,尽管都是融资、都是储蓄向投资转化,每一个类别带来的不确定性是不一样的。

上半场的时候,庄毓敏院长讲到技术创新的问题,可能创业期由于很多东西是不确定的,所以你的投资面临很大的风险,十个创业企业可能有一个成功就不错了,对应的融资风险就很大。当整个经济体中有大量创业期企业存在的时候,它的融资活动就蕴含了比较大的风险。

一个国家各种不同类型企业所需要融资的情况不一样,反映出来的融资风险也是不一样的。如果融资结构和企业的需求不匹配,就可能导致严重的不确定性和风险。例如,如果只通过银行给所有企业发放贷款,融资可能完成了,但是出现了风险的错配,会带来宏观风险问题,我觉得这是第二个要考虑的问题。我们现在越来越强调创新创业,这种新的变化对融资有新的需求,同时展现出的风险有新的特点。这是第二个在新的阶段设计路径时要考虑的问题。

另外,在考虑风险的时候,金融学理论中有一个所谓的最优资本结构理论。满足一定假设的前提下,从微观层面来讲,到底使用股权融资还是债务融资对企业最后的绩效没有直接影响,而且在考虑所得税的情况下,债务融资是一个更优的选择,因为它可以抵税,对股东来讲更有好处。所以从微观层面来讲,债务高,反而是一个好事情。当然上面讲的理论有很多的前提条件。

而为什么到了宏观层面,大家会觉得债务越大,风险越大,肯定有一些新的考虑,就是怎么样把微观层面和宏观层面不同的理解协调起来,所以我觉得在设计这个路径的时候,第三个还要考虑到当每个微观的主体都在不断地用债务融资、用借债这种方式来满足自己的融资需求时,在宏观层面我们怎么样进行更好的约束和把握,这是在设计路径要考虑的第三个方面。

综合起来看,在下一阶段,在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时候,第一要更多地从融资的宏观风险角度来考虑问题,第二要从结构风险匹配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第三要从把握好宏观层面和微观层面的差异性。至于说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体系更适合新的阶段、我觉得是另外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而且可能是在把握好上面三个原则的基础上再来讨论和思考的问题。

[责任编辑:吴琳]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