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易炼红率团在上海考察 连夜召开座谈会交流心得

举报违建未果 居民怒告铅山县规划局和紫溪乡政府


来源:中国江西网-新法制报

家门口有人建起违建房,向多个部门举报,可房子依然继续建设。铅山县紫溪乡居民吴汉群纳闷:这事就没人来管管?面对举报,行政部门也下达了停建通知,并回复称将对违法建筑予以拆除,但这一切至今都没有兑现。无奈,举报人只能将乡政府和县规划局告上法庭,诉其行政不作为。

家门口有人建起违建房,向多个部门举报,可房子依然继续建设。铅山县紫溪乡居民吴汉群纳闷:这事就没人来管管?

面对举报,行政部门也下达了停建通知,并回复称将对违法建筑予以拆除,但这一切至今都没有兑现。无奈,举报人只能将乡政府和县规划局告上法庭,诉其行政不作为。

最终,法院判决乡政府和县规划局对举报依职权作出行政行为。

◎文/图 记者康春华

7层楼房成了当地“标志性建筑”

7层违建房成“标志性建筑”

铅山县紫溪乡,地处武夷山北麓,铅山县东南部。

7月6日,吴汉群从上饶市返回老家紫溪乡,在家门口旁的街道边驻足了许久。看着眼前一栋7层建筑,他有些无奈。

“明明是违建房,为什么不能依法处理到位呢?”据吴汉群介绍,他曾向多个部门举报,仅换来几张停建通知书,而实际上违建房仍然顺利建设着。

采访当天,新法制报记者来到铅山县紫溪乡,因为主街道的建筑大多为3层,所以这栋7层建筑就特别显眼。

靠近这栋建筑记者注意到,这栋建筑不但在高度上异于其他建筑,其占地面积也特别的大,占地200多平方米,总面积有2000余平方米,房子内部还安装了一部电梯。

采访中,街道上一位行人称:“这个7层建筑已经成了我们街上的标志性建筑了。”

记者发现,建筑内各层放了不少水泥袋子和各种装修材料,虽然正值中午,但现场仍有一些工人在施工,工人们向记者证实,这里正进入装修阶段。

在该建筑的3层~6层,记者注意到,已经完成基础硬装。

现场的一名工人向记者透露,这里的装修施工已经近4个月,进度慢主要是因为内部面积太大,花费的时间比较久。

当记者问及是否知道该建筑可能是违章建筑并被人举报时,只有少部分工人表示曾听说过。

一位知情的工人告诉记者,这栋建筑的主人是本地居民,叫吴某某,经营着一家超市。

随后,吴汉群向新法制报记者讲述自己一年半来维权的经历。

致房屋开裂 邻居走上维权路

2016年5月10日,吴某某将自家的老宅拆除,并就地开挖地基重新造房。

据吴汉群介绍,因为两家老房子是共墙共楼面的,所以吴某某准备拆旧建新时,曾找到他商量过此事。

吴某某表明,虽然新建的房子为高层建筑,但保证不会影响对方房子安全,因此希望对方同意建设。

考虑到两家是邻居,还有亲戚关系,吴汉群同意了吴某某的拆旧建新,双方还签订了《协议书》。协议约定:“吴某某所建房屋属于高层,施工中必须采取技术方案保证吴汉群房屋不受影响,如因施工使吴汉群房屋出现墙面开裂、楼面漏水、基脚下沉……吴汉群必须先期停工,施工方须有相应资格证书……”

“没想到他家房子建了7层高,在我们这里是绝无仅有的。”2016年11月,吴汉群发现吴某某家的房子越建越高,而自家房子却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开裂。

新法制报记者在吴汉群家看到,房内多处主墙体确实出现开裂现象,这些裂缝不规则的分布着,长的有4米之长,短的也有1米,宽度大概都为0.5厘米。

发现问题后,吴汉群先是找到了对方,希望对方先停工解决问题,但这样的要求并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

于是,吴汉群以该建筑建设造成其房屋主体结构多处开裂为由,向紫溪乡政府反映。

令吴汉群意外的是,他还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按照赣府【2016】63号《关于进一步加强农村建房规划管理的意见》规定:“从严控制农房建筑体量,建筑面积不得突破350平方米,建筑层数一般不超过三层。”对比吴某某新建的7层小楼,其明显存在超高、超大问题。

吴汉群了解到,该建筑当时仍处于申报程序中,并没有获批,属于未批先建。从此,吴汉群走上了举报的维权之路。

多次举报得到回复会拆除却未兑现

吴汉群举报违建,要求相关部门拆除。

2016年12月12日,铅山县紫溪国土资源所向吴某某下达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

《通知书》载明:“你于2016年4月未经依法批准擅自占用紫溪乡火星村街道宅基地改建房屋的行为,涉嫌违法了《土地管理法》第62条的规定。现责令你立即停止上述违法行为,听候处理。”

吴汉群并不满意这一结果,因为一纸《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并未能阻止违建,吴某某家的违建房仍在间断性施工,多张不同时期的照片也证实了这点。

于是,吴汉群继续举报。吴汉群向记者提供的材料显示,在2016年12月到2017年6月期间,其至少就该问题向当地政府反映了5次。

对此,铅山县紫溪乡政府和铅山县政府给出了同样的答复:“吴某某所建房屋的土地办了手续,但是没有按照紫溪乡政府的规划建房,紫溪乡政府已对吴某某下发了停建通知书,并已将此事上报了县建设局,现正等待县建设局的意见。”

至2018年1月,吴汉群也没有等来相关的处理意见,与此同时,吴某某却从间断性施工变为正常施工。因此,吴汉群再次向当地各级政府进行举报。今年1月2日,紫溪国土资源所再次下达《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紫溪乡村镇规划建设管理所也下达了《停建通知书》。

伴随着举报的进行,2月14日,铅山县委回复江西省委民声通道时称:“下步打算由铅山县国土局、县规划局和紫溪乡政府依法对吴某某违法建筑予以拆除……”

此外,紫溪乡人民政府于4月8日作出的《信访处理意见书》也载明:“下步由紫溪乡政府组织国土、规划对吴某某违法建筑依法进行拆除……”

但是,拆违并没有实施。

举报人起诉县规划局和乡政府

对于多次举报违建未果,吴汉群拿起了法律武器进行维权。

2018年1月17日,吴汉群向上饶县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紫溪乡政府和铅山县城乡规划局作为被告,吴某某作为第三人。

上饶县人民法院判决书显示:经法院审理查明,原告与第三人(吴某某)系位于铅山县紫溪乡街道的邻居,2016年5月,第三人拆旧建新第七层。2016年11月开始,原告以第三人建房造成其房屋主体结构多处开裂为由,向被告铅山县紫溪乡人民政府要求责令第三人立即停止再建,排除隐患。2016年12月,原告又向被告铅山县城乡规划局提起停止再建,拆除违章建筑的报告。2016年12月12日,铅山县紫溪乡国土所、规划所对第三人发出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和《停建通知书》,第三人未进行主体建设但完成了外墙粉刷、装修。其间,原告又通过上饶市市长热线等形式反映第三人的违法建筑,要求相关部门进行拆除,被告均表示会跟踪处理,但未作出行政行为。

记者注意到,铅山县城乡规划局则辩称,第三人在紫溪乡规划区内未依法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进行建设而非在城市、镇规划区进行建设,按照《城乡规划法》第65规定,应由紫溪乡人民政府行使执法权。

而紫溪乡政府则辩称,第三人申请建房不违反法律,且第三人建新房的地址的整体规划未完成,无法依据《城乡规划法》第65规定进行执法。

法院审理认为,两被告就原告的举报作出会与相关部门进行处理的意见,但未明确具体处理的行政机关且长期未完成行政处理程序,属怠于行使行政职权。

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铅山县紫溪乡人民政府、铅山县城乡规划局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两个月内对原告吴汉群的举报依职权作出行政行为。

律师:执行不力应启动问责机制

既然法院已判决,那么,对违法建筑依法拆除的回复能否兑现呢?

采访中,紫溪乡政府相关负责人并不否认在处理吴汉群的举报问题上存在不到位的情况。“乡镇没有相应的行政执法人员,因此缺乏相应的执法力量。”

对此,铅山县城乡规划局的相关负责人则认为,缺乏执法人员是乡政府内部问题,对比其他乡镇的情况,这样的理由很难成立。

该名负责人还表示,对于该违建依法应由紫溪乡人民政府行使执法权。在被诉之前,该局已要求紫溪乡政府在2017年的7月10日之前解决该问题。

采访中,上述两部门均表示,下一步将联合商讨一个处理方案,在法定时间内对举报的问题依职权作出行政行为,并引导其走司法途径索求赔偿。

“又是举报又是打行政官司,但违建却仍可以一路绿灯地开建,不难看出当地行政部门不同程度的存在‘怕、慢、假、庸、散’的问题。”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刘太金律师分析认为,在面对群众举报时,当地政府偏袒或执行不力,怠于行使行政职权的作风问题,最终会导致政府公信力的下降。

刘太金还认为,对那些执行不力的要启动问责机制,这也是增强政府公信力的保障。

[责任编辑:李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