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让每一件法规都能立得住、行得通、真管用

舌尖上的乡愁味道——金溪炒粉


来源:中国江西网

家乡美味,如果细细问起来,想必是各有各的说法。想来每一个说出美食的人应该都会与这道美食有那么一段小小的故事,那也许是他记忆中的味道。,,

家乡美味,如果细细问起来,想必是各有各的说法。想来每一个说出美食的人应该都会与这道美食有那么一段小小的故事,那也许是他记忆中的味道。

作为金溪人,自然会对她的一树一木、一街一景产生感情。对故乡的感觉,就像金溪有名的金溪炒粉,越吃越有味道。如今在金溪随处可见“金溪炒粉”,吃起来都是一个样,那么到底啥样的最地道?正宗的金溪炒粉又长什么样呢?

毕淑敏说:在我们的身体里面,居住着某些连我们自己都莫名其妙的客人——记忆。

顽强的记忆耐酸碱和腐蚀,岁月无法将它们漂白。比如对某人一见钟情,比如对某事滋生厌倦,比如对某味道念念不忘……

金溪炒粉,是家乡金溪最有特色的传统小吃,无论街头小吃、排档、餐馆或是酒店都可以看到金溪炒粉的身影,其中以夜宵店金溪炒粉最为美味。

金溪县秀谷街的夜宵店里“夜市”集聚地,周围被烟火气息包围,每个摊位都热气腾腾在做着各种美食,可谓琳琅满目,铺满整条长桌,炸鱼、凤爪、羊骨头、炒团子、金溪炒粉……

最地道的金溪炒粉要属金溪县秀谷镇人民医院对面的广顺夜宵店,细如丝白如玉的金溪炒粉,甫一端出,光卖相就让人垂涎欲滴。

掌勺的师傅光着膀子,一手持长筷,一手拿镬铲。他用本地猪肉熬出油,将烫熟的粉放入,然后不停地将粉夹起三四十厘米高,又抖落开,目的使粉干根根独立,不粘在一起。在“抖”的过程中,不时洒上料酒和佐料,佐料有瘦肉、豆芽、卷心菜、蛋等。师傅掂着墨墨的大锅,锅底的火苗如同调皮的小孩倏忽窜出,不时舔着油锅里的粉。师傅用锅盖一盖,锅里的滋滋声顿时轻了下去。装盘,上桌。那盘炒粉真好看,细细的粉干混杂着青的菜叶、绿的豆芽,色香味俱全。我坐在同学对面,看他狼吞虎咽地吃。我不断咽着口水。才一会儿功夫,盘子里的炒粉少了一半下去。我咽了咽口水说:“瞎子,吃饱了吗?给哥剩点?”

“还没吃饱呢,你等着。”瞎子嘴里塞满粉,含糊着说。我叹了口气,目光重新飘向师傅。师傅进行又一锅的翻炒,镬铲和长筷左右开弓,在锅里不断搅拌着,抖开一团团纠缠在一起的粉,香气浓烈扑鼻。越是吃不到越是渴念得厉害。肚里的馋虫每日翻卷着,让我对炒粉的想念更加强烈。

每道美食都是一个故事,食客是怎样的心情,就尝出怎样的味道,幸福的味道、失落的味道、坚强的味道、留恋的味道……因为有不同的情感参与其中,食物于是就有了记忆,并因为这种记忆在人心中有了独一无二的意义。

经世以后,阅历渐深,尝遍人生百味,“酒干倘埋无”是怀乡味道;“想念你白色袜子”是爱情味道;而炒粉,却是记忆深处飘出的童年味道……我多怀念那等了一个夏天才吃到的炒粉啊!坐在路边排挡,看师傅一上一下“抖”出香喷喷的味道。等得越久回味越甘甜,因为那是一段渐行渐远的美好时光……

为什么说这样的“金溪炒粉”是我记忆中的美味呢?因为时隔几年,我再次去吃这个东西的时候,觉得感觉跟当初不一样了,我知道它的味道没有变,变的是我的这些围绕着金溪炒粉的故事终结在高考之后。高考之后的我们,真的自由了,时间全由自己支配,学业也不再是生活的中心,小伙伴们也散落天涯各自追梦,夜宵摊也就成了下一批孩子们的聚集地,我们的身影逐渐淡出。如今生活节奏加快,还有多少人愿意付出大把时间等待,等待一盘烟火气十足的金溪炒粉呢?

[责任编辑:谌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