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与马云座谈,敲定了这件大事!

白云驾校教练车被追尾 学员脸被撞“塌”了


来源:法报视点

6月12日,这是刘某海车祸后第二次住院治疗。“一周前受伤处起了一个小包,慢慢肿起来了,通过彩超检查出里面线头感染,眼睑脓肿。”刘某海说,“这次的入院费自己出的,之前

6月12日,这是刘某海车祸后第二次住院治疗。

“一周前受伤处起了一个小包,慢慢肿起来了,通过彩超检查出里面线头感染,眼睑脓肿。”刘某海说,“这次的入院费自己出的,之前还垫付了8000元左右。”

这个1996年出生的大学生之前怎么也不会想到,学个车还能受伤。比脸上的伤痛更让他痛苦的是“这笔费用找谁来承担?”

教练车被追尾 学员受伤两次入院

6月12日,在南昌解放军九四医院,新法制报记者见到了刘某海,这是刘某海第二次入院治疗。因手术可吸收线头排斥,出现感染。

原本这个时候,他应该在江西师范大学科学技术学院的教室里上课的。

采访时,从他的脸部看不出一丝表情,说话仅能微微张开一点嘴唇。“动不了,(脸部)里面打了钢板固定。”刘某海说,“现在左脸还是麻的,时不时出现一阵刺痛感。”

据刘某海介绍,现在的处境缘于一次练车发生的车祸。

“当时还有几天就考科目三了,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情。”刘某海慨叹道。

刘某海口中的车祸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为此,记者来到白云驾校,据该次车祸发生时在场的教练樊某回忆说,“4月7日,刘某海向他预约了科目三的练车。”

4月10日,刘某海如期而来。在天祥大道上开始练车,这也是当地交管部门核定的练车地点。

“事故发生在当日15时许。当时,我坐在副驾驶座。刘某海坐在车的后排,开车的是另一位女学员万某,谁也没想到会被追尾。”樊教练回忆说,下车后他立即确认所有学员的伤势情况。

“其他人都是轻微的擦伤或惊吓,只有刘某海捂住脸说自己可能毁容了。”樊教练说。

“我脸部被撞向一个学员的后脑勺,当时流鼻血头晕眼前发黑,一摸左脸凹进去了。”刘新海如是说。

樊教练当即打电话叫来120,刘某海被送往解放军九四医院。检查结果为颧骨,颧弓,眼眶骨内外壁骨折,一周后刘某海做了手术。

据刘某海提供的一份出院证明载明:“入院时间:为4月10日至5月17日。入院情况:患者被追尾致使头部撞至旁人后脑勺,当即口腔,鼻腔流血,有过一次昏迷(约数分钟),无逆行性遗忘,自觉面部及四肢伤区疼痛,无恶心呕吐。面部表情痛苦,左侧颧面部触及塌陷感、骨摩擦感,触痛明显。口张重度受限,口张度1指。头颅CT示左侧颧弓、上颌窦诸壁、眼眶内外侧壁骨折。”

刘某海称,肇事司机潘某仅支付了首次住院的近8万余元手术及医疗费,住院期间他及家人在医院陪护的生活费在最后1个星期就断了,并表示后续赔偿款要等出院后和保险公司及他们三方谈赔付。

交警部门认定追尾方全责

“4月底,樊教练让我去交警部门签署交通认定书。”刘某海回忆说。

随后,记者电话联系了负责此事的交管部门,据此次的交通事故的办案交警左政称,此案已经做了交通事故责任认定。

据南昌市公安交管局高新大队提供的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中载明:“该事故地点为天祥大道。刘某海等人正乘坐的赣A某教练车练车,届时,潘某驾驶赣A某小车与万某驾驶的赣A某教练车,樊某为驾驶教练员,事发时坐副驾驶陪同,发生碰撞、事故至车辆受损,事故教练车辆受损,刘某海重伤,经认定潘某负此次事故全部责任。万某、樊某、刘某海等人无责。”

据左政介绍,接到报案后,交警部门也猜测练车的路段是否属于练车的制定路段。但经过核实事故发生的路段,是属于驾校科目三上路练车路段。

协商不成赔偿无着落

虽然事故认定了,刘某海却高兴不起来。原来,自签署交通事故责任认定后,肇事方将车和驾驶证取出了后,对刘某海住院情况便不闻不问了。

刘某海还告诉新法制报记者,此前他在医院住院时,就是他找肇事者协商。潘某坚称,“要出院后和保险公司及他们三方谈赔付。”

据了解,经过诊疗5月17日刘某海诊断显示,“患者一般情况好,局部肿胀消退明显,切合愈合可,左侧眼眶下部麻木。”

出院后,刘某海找潘某协商赔款一事。“潘某又让我单独去找保险公司。”

潘某父亲称:“刘某海第一次住院,我们什么都付了。”

据潘某父亲介绍,经过一次协商,刘某海要求赔偿6万元,太离谱。他们接受不了,才坚持走法律途径。

在这期间,情况又有了变化。刘某海告诉记者:“6月2日,我发现伤处起了一个小包,肿起来了,通过彩超检查出里面线头感染,眼睑脓肿。”

据刘某海介绍,入院前他给肇事方打过电话,结果对方并没有回应。“直到入院也没有出现。”

除此以外,让刘某海不痛快的还有,白云驾校没有提出任何补偿。他想不明白,自己来驾校学车,在学车过程中遭遇事故,难道驾校没有责任吗? “这一次住院的所有费用都是我自己出的。潘某与驾校都没有来过。”

“交警已经认定肇事方为全责,故我们的保险并没有生效。”白云驾校一甘姓副校长对记者说,“事故发生后我们都积极配合,也安排专门人员去看望了刘某海。”

伤者可申请调解或起诉索赔

江西农业大学法学副教授、律师高鹏认为,本案当事人疑惑的核心问题是“因肇事司机侵权造成自己的人身损害”,当事人是该向肇事司机请求赔偿还是要求驾校赔偿。

高鹏认为,刘某海作为驾校的学员,与驾校之间属于民事合同关系,如果驾校违反合同约定的内容(违约),要承担违约责任;如果教练车在驾驶途中发生事故(单独事故或承担主要责任的事故)导致学员的人身或财产损失,就是一种侵权责任。但本案所发生的交通事故是第三人(肇事司机)追尾造成的,公安交管部门也认定由第三人承担全部责任,故驾校在本案中没有责任,即便肇事司机不赔,驾校也没有先行赔付的法律依据。

高鹏分析说,该事故的发生是在公共道路上。假设驾校是在刘某海没有通过科目一的前提下乘坐教练车,按《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规定,驾校对此责任事故的发生是需要和肇事司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如果驾校行驶的路线没有按照公安交管部门指定的路线、时间进行,则要与肇事司机一起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高鹏认为肇事司机属“侵权责任”。对于侵权责任的赔偿范围,依据侵权责任法和相关司法解释,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住宿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等。

如果刘某海与肇事司机在责任事故认定上没有争议,仅对赔偿问题无法达成协议,可以请求公安交管部门调解(交通赔偿的调解从治疗终结或者定残之日起开始,调解期限为10日),也可以直接向法院提起诉讼。即使经过公安交管部门调解,双方未达成协议或者调解书生效后不履行的,当事人仍可以向被告住所地或交通事故发生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诉讼时效为3年。

在诉讼中,可将肇事司机与保险公司列为共同被告,如果有上述假设中情况,则可同时将驾校列为共同被告。法院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确定赔偿责任:(一)先由承保交强险的保险公司在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二)不足部分,由承保商业三者险的保险公司根据保险合同予以赔偿(三)仍有不足的,依照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由侵权人予以赔偿。

[责任编辑:李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