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省委书记刘奇8次批示 江西扫黑除恶不手软

古代江西人的超凡智慧 造就水利精品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南都市报

封建社会,农业是立国之本。拥有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大河流以及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的江西,凭借发达的水系成为农业大省、鱼米之乡。然而,大自然并非总是温顺,这时候水利设施就显得尤为重要。古代江西人运用超凡智慧,造就了一个个水利精品,其中,2016年被评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的槎滩陂是杰出代表。江西古代水利工程历经千百年沧桑变幻,我们依然能听到它们搏动的心跳。

文/全媒体记者石鹏 赵鸿宇

中国江西网讯 封建社会,农业是立国之本。拥有赣江、抚河、信江、饶河、修河五大河流以及中国最大淡水湖鄱阳湖的江西,凭借发达的水系成为农业大省、鱼米之乡。然而,大自然并非总是温顺,这时候水利设施就显得尤为重要。古代江西人运用超凡智慧,造就了一个个水利精品,其中,2016年被评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的槎滩陂是杰出代表。江西古代水利工程历经千百年沧桑变幻,我们依然能听到它们搏动的心跳。

泰和槎滩陂

主坝设置大小泓口现在也毫不过时

6月5日,记者一行来到槎滩陂。远远望去,一条混凝土水坝如卧龙般伸展开去,将泰和县禾市镇南部的牛吼江拦住。流水湍急,如今千岁高龄的槎滩陂发出的低吼仍然直抵内心。2006年周矩墓与槎滩陂一起被认定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6年槎滩陂被评为世界灌溉工程遗产。

江西水利专家占任生说,槎滩陂的防洪等功能至今还造福当地百姓,如今的坝体“披”上了混凝土现代外衣更为坚固,而之前的土坝也挡住过洪水冲击。据宋朝泰和县进士周中和写的《槎滩碉石二陂山田记》记载,公元930年,家住金陵的周矩为避战火,一路风尘,举家迁徙灉水之畔的信实乡(今泰和县螺溪镇爵誉村)。有感于当地百姓有田缺水、深受旱灾之苦后,周矩决心兴修水利造福一方。

经过实地勘察,严格论证后,公元937年冬,周矩带领当地村民选择在禾溪、灉水(牛吼江)交汇处建筑槎滩陂。他们将木桩打入河床,再编上长竹条,遏挡水流,然后填筑黏土形成陂坝。为预防水灾,又在陂下七里之外伐石筑减水小陂。水渠自西向东依次流经禾市镇,在上蒋村时又分为南北两条支流,分别称为“南干渠”和“北干渠”。为达到灌溉的目的,周矩父子还带领乡民开挖灌溉渠道36条,使当时禾市镇和螺溪镇一带9000多亩受旱田地变成了吉泰盆地的鱼米之乡。

岁月流转,槎滩陂却留存至今养育一方百姓,仍灌溉着泰和4万多亩良田。“槎滩陂渠水源由山泉汇聚而成,山上植被茂盛、水质清澈含沙量少,避免了陂渠淤塞。”占任生分析,周矩选择在河水大角度转弯后的水流缓慢处拦河筑坝,更有效地减轻流水对坝体冲击,使陂坝坍塌的可能性降到最低。此外,在主坝左侧设置大小泓口供船、排通行的设计理念,放在现在也毫不过时。

抚州千金陂

早在唐朝就以石垒坝引水入灌区

烟雨朦胧,抚州文昌桥东河堤南面三四里处,一些当地人聚在一起感叹:“不知何时可再看到‘定水神针’!”大家口中的“定水神针”,缘于去年9月的一次意外发现。当时,有冬泳爱好者在此地看到一根巨大石柱,石柱上的字迹模糊不清,水浇洗后,依稀可以辨认出“抚州府”“官”“皇明天启四年甲子岁”等字样。

如今,抚河水情渐丰,石柱已经沉入水底,只有一段残存的长石块无声诉说着辉煌过往,这便是拥有1200多年历史的千金陂。“入唐以后,抚州也兴修了不少水利工程,比较有名的就有抚州城及临汝二水系的述陂、博陂、千金陂,宜黄县的永丰陂,崇仁县的梓陂,南丰县的孤兰陂、桑田陂等等,千金陂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代表。”熟知千金陂的占任生称,对于千金陂的由来,民间有不少神奇而有趣的传说,乍一看,千金陂上多长石,就像大蛇的脊骨,弯曲盘绕在抚河之上,因此当地居民口口相传,说千金陂是由蛇骨筑成。

占任生说,传说虽是美好,但历史上千金陂数易其名、多次修筑,经历了不少风雨。古抚州城由于地势低洼,常现水患,唐肃宗上元年间(公元760年),知府率百姓修筑华陂,即千金陂的前身。当时的千金陂,以坝身挡水从而抬高水位,以石垒坝,减缓流速,将水引入灌区,带来了很好的农业效益。之后,从唐大历年间到明万历年间,千金陂多次复修,尤其是明万历年间古之贤任抚州知府后,引进先进工程技术,专门从浙江聘请当时首屈一指的水利技工负责指导修复千金陂,在千金陂旧基上筑起高大厚实的堤坝,与唐代遗留的堤堰相连,使抚河水回归正道,分水灌溉形成“绿水绕城郭”的美景。如今看到的千金陂遗址,正是古之贤治下的杰作。

昨日,抚州市防办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上面提到的“定水神针”实际上是古代用于测量水位的“水文柱”,只有在水位极低时才会显露踪迹。由于抚河河床整体抬高,千金陂分水功能日渐丧失,但作为抚州最有名的古水利工程,“水文柱”或许是它留给后人的最大印记。

宜春李渠

集防火净污防洪灌溉功能于一身

去过宜春的人,可能都知道有个温汤镇、明月山,很少有人清楚,宜春城内曾有一条潺潺流过的古城河。这条古城河就是李渠。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在宜春城西凤凰山到官陂一线,渠流仍然畅通,至今浇灌着几百亩农田。老宜春人说,雨季新城区积水严重,老城区有序排水,仍显示出李渠的功效。

宜春,古名袁州。据史料记载,袁州城因为东城地面低洼导致水灾频发,后来就把交通和商业、居住中心转移到了西城台地。这样一来,水灾是少了,但随之而来的是缺水带来的不便。唐元和四年(公元809年),袁州刺史李将顺对周边水源作了详细实地勘察后,决定引水凿河,于是“筑防疏沟,引南山水入城,可通舟楫”。百姓感念他,称之为“李渠”。

李渠西起清沥江,东入秀江河,全长5公里,明渠宽、深2米左右,砖砌清水墙体,渠上建有斗门、桥梁;暗渠同样采用砖砌清水墙体,顶部用定型砖清水砌筑,高宽比一比三。李渠的防火功能显而易见,袁州城历史上两次毁于大火,李渠建成后,最终消除了火灾隐患。防火功能之外,李渠的净污功能同样令人称赞,城内的生活污水通过下水道流入河中,或外泄或被自身水体净化。

专家考证发现,这座袁州历史上有名的综合性大型水利工程,设计理念以及修筑技术方面在当时遥遥领先。单就工程本身来说,首先要开河引水,将发源于仰山的清沥江和它的支流沙陂水改道,引至城西的林桥与秀江河流。其次,要设堰取水,在改道河段扇形盆地陂头设堰取水。修建明渠,灌溉城西几百亩耕地之外,另一部分水经明渠流入城区。李渠穿城而过,上游采用明渠,中、下游采用暗渠,设有3条接水渠,3条泄洪减水渠,明渠上建有大小斗门37座,大小桥梁27座,这些明暗渠共同组成了城市水网。

赣州福寿沟

水窗相当于现在用抽水机排水

江西古水利工程中,媒体广泛报道的赣州福寿沟“星光熠熠”,近年来,每逢城市内涝“看海”,赣州福寿沟就因“一颗跳动千年的城市良心”引人感怀。

出于古代军事功能考虑,赣州古城建在章、贡两江之间,这在当时不仅发挥了冷兵器时代的防守优势,更让赣州古城成了章贡两大流域物产的集散地。只不过,建城者的如意算盘存在一个致命的缺陷——易涝,而福、寿两沟的出现彻底解除了赣州古城的水患。

据史料记载,建筑福寿沟的是时任虔州(赣州古称)知州的刘彝。刘彝在将原来简易下水道改造成长方形沟渠的基础上,拓展出两条“纵横纡折”的下水道,因形似古篆体“福寿”二字,这套排水系统得名“福寿沟”。

占任生说,福寿沟中,防止洪水倒灌的水窗尤其让人称道,这种水窗结构由外闸门、度龙桥、内闸门和调节池四部分组成,运用力学原理,江水上涨时,外面的水会将外闸门自动关闭,水位下降低于水窗,城内的水就可以借水窗内沟水力将内闸门冲开。“刘彝采用变化沟渠、加大坡度的方法来加大水流速度,保证了水窗内的水保持强大水压,相当于现在用抽水机排水。”占任生赞道。

“一处水利古迹,就是一篇江西先人兴修水利的智慧史书。”占任生深有感触:江西水利古迹遍布各地,蕴藏的智慧也是可圈可点,对如今的水利工程建设仍有启发意义。比如,乐平古石坝修筑于明成化十年(1474年),距今500多年。丰水时,小溪上的水漫过石坝,水自然就会流向下游,小溪沿岸的村庄就可避免洪水的侵袭;枯水期,水低于石坝,上游的水就不会流向下游,始终保持固定水位。而在主坝上方的引水渠就可轻而易举地从小河上引水,用于周边农田灌溉。(江南都市报)

[责任编辑:谌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