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易炼红会见出席2018江西智库峰会专家学者

新余医生告诉你在南极怎么种菜


来源:新余发布

有人说:天上最难的事,不是太空旅行;天下最难的事,是叩访南极。

陈玉霞

有人说:天上最难的事,不是太空旅行;天下最难的事,是叩访南极。

千百年来,这片与世隔绝的冰雪世界,裸呈着它绝世无双的美丽,吸引着人类的探访,而它彻骨的低温、漫长的黑夜、空寂的雪地、稀少的物种又让人望而生畏,回绝着人们的好奇。

1984年底,中国在南极开建第一个常年性科考站——长城站。30多年来,一批又一批中国南极科考队在此驻扎。201612月,当时37岁,来自新余市人民医院的欧阳增洪从900多名人选中脱颖而出,成为第33次南极科考队长城站的一员,踏上这片神奇的土地。在之后一年的服务期中,欧阳增洪不仅圆满完成科考期间医疗保健工作,还因出色的表现获得中国第33次南极科考队长城站越冬队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全队仅两个名额。

欧阳增洪服务期满回到新余后,第一时间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欧阳增洪在南极

上一秒艳阳高照,下一秒风雪肆虐

上一秒艳阳高照,下一秒风雪肆虐,暴风雪频繁是长城站最大的特点,因此,站内的钢结构建筑多以方型红蓝色的集装箱吊脚楼样式为主,便于风雪快速通过,坚固且足以抵抗严寒冰冻。也许是时差原因,也许是长期极寒环境下导致的思维“钝化”,刚从南极回来的欧阳增洪说话还“不太利索”,说话和反应会不自觉地慢半拍。

欧阳增洪告诉记者,南极科考分为度夏科考和越冬科考。夏季温度更“高”,风雪灾害较少,因此,科考研究更便利。而越冬则艰苦得多,不仅风雪肆虐、天气极寒,还要面临漫无止境的黑夜和孤独寂寥的时光。据了解,每年五、六、七月是南极的极夜,每天近20个小时漆黑一片,第33次科考队的队员们就曾经历过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太阳仅“露脸”一个小时的日子。“留守”的越冬队员们就在这样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中“戍守边疆”。

空气“冰爽”,队友们一见面就“触电”

在南极生活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欧阳增洪这样描述:白茫茫一片,有点刺眼,室外必须戴墨镜,否则走路没办法判断障碍物的高低。南极云层薄、冰雪的折射也加剧了紫外线的辐射,碰到出太阳的时候,室外待半天,皮肤很容易晒黑几个度,接着结疤、脱落。为了防辐射,队员们都发放了防晒霜。

站长(陈波)和观测专家戴宇飞骑雪地摩托车去西海岸做海豹观测

南极生活的差异不仅仅是视觉上的,遇到大风大雪,空气冷得刺喉。而这种喉咙像针刺一样痛的感受,被科考队员们乐观地称为“冰爽”。

虽然南极水资源丰富,然而由于天气极寒,几乎看不到液态水,空气也因水分冻结显得极为干燥,经常一开门,或者两个人一接触就发生“触电”。

长城站全景

是“白衣天使”,也是“生活委员”,还是“南极菜农”

越冬队共14人,分为气象观测、发电、海豹观测、机械师、维修工、水暖工、通讯员、医疗员、厨师等岗位。每个岗位只有一个人,如果哪个岗位的队友身体出现问题,可能导致整个长城站的瘫痪。欧阳增洪负责队员们的医疗保健、食品安全等,在科考期间内,欧阳增洪全年诊治病人87人次,外站会诊6人次。在队里,他既是“白衣天使”,也是“生活委员”。据说,在南极居住5个月以上,人的脑垂体会发生变化,思维能力减弱,反应能力降低。在日短夜长、孤独寂寞冷的越冬科考中,欧阳增洪常给队员们做“心理按摩”。

欧阳增洪为队员检查身体。

驻站期间,“雪龙”号一次性补给一年半以上的物资,蔬菜极其宝贝,为了让大家的日子过得更“滋润”,同时给队员们补充维生素,欧阳增洪兼职当“南极菜农”,在温室中无土栽培西红柿、大白菜、小葱、韭菜、黄瓜、茄子、生菜……每日三趟风雪无阻地照顾着这些“宝贝”们,在欧阳增洪的悉心照料下,队员们的餐桌上每月多出20多公斤新鲜蔬菜。

是白衣天使,也是“南极菜农”

怕人生病,更怕设备管线“生病”

在这次的越冬考察中,欧阳增洪和队友们遭遇了长城站33年建站以来第二大飓风天气——风速达到36.6m/s江西省年平均风速是1-3.8m/s,相当于13级大风。“大风刮过来,钢板引起共振,整个屋子叮叮哐哐地响,仿佛屋顶就要被掀翻。”大风过后,周围一片狼藉,房屋地面两块钢板被吹裂。

环境恶劣,欧阳增洪不觉辛苦,他怕的是人生病,更怕设备、管线“生病”。水、电网管是科考站的生命线,尤其是深冬时节。2017年6 月24日,在30m/s以上的大风过后第二天,水暖管线发生爆裂,这也是长城站建站以来头一遭。发现险情后,所有队员们从早上8点一直室外抢修到晚上8点。由于雪地地面不平,机械装运设备开不进来,欧阳增洪和队员们靠着人肉肩扛的“土”办法,把仓库里找到的备用水管一截截、一趟趟搬过来焊接。站长陈波在处置纪实里记录:为了避免整个管网遭受系统冻结的危险,两位水暖和维修工程师顾不上吃饭,靴子被浸泡在寒冷的冰水中也顾不上更换……

抢修水暖管

最想念家乡的辣椒炒肉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冰天雪地里,大家相依为命,是队友更是亲密的战友,正如陈波所记录的:“尽责、敬业、协作的精神正是南极精神的写照……这支队伍我们引以为豪。”一旦其中某一个岗位面临困难,不需要站长去协调,每一个队员都会自发主动帮忙。艰苦的条件、变幻莫测的气候,突发的困境仿佛成了打开队员们互通信任的阀门,队员之间的默契,早已让大家的心在一起

在一年一度的南极奥运会上,欧阳增洪和队友们获得冰雕比赛团体赛冠军。

长城站的对面是企鹅岛,住着上万只企鹅。随着一只只企鹅出现在长城站附近,摇摇摆摆地在石头上笨重地溜达,一只只海豹开始上岸晒太阳,大家知道,南极的冬季就要过去了。企鹅、海豹的到来,给越冬队的生活增添了许多乐趣,大家远远地按下快门,不忍打扰它们的悠然自得。

从对面企鹅岛游到长城湾的阿德利企鹅,阿德利企鹅也是QQ原型。

每到周末,便是越冬队聚餐的日子,这一天厨师放假,队员们轮流下厨,拿出自己家乡的拿手好菜和招牌美食,“天南地北的口味都有,不过最想念的还是新余的辣椒炒肉(niu)。”聊到这里,欧阳增洪不禁说起了家乡话。

帽带企鹅

长城站附近慵懒的海豹母子。刚出生没多久的小海豹要2周才能下海,所以海豹妈妈寸步不离。

最自豪的是在南极“装垃圾”

望着脚下这片纯净的冰雪陆地,人不自觉地生出一种保护意识。这次科考经历中,让欧阳增洪最自豪的事莫过于“装垃圾”。“为了保护南极这片净土,今年度夏有一个重要任务:清理长城站33年建站以来建筑垃圾,共运回建筑垃圾700多吨。”欧阳增洪告诉记者,为了跑在恶劣天气和“雪龙”号前面,大家经常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甚至24小时不间断搬运,零下几度的天气下,队员们的汗水湿透厚厚的企鹅服(防寒服)。“看到‘雪龙’号开过来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想到我们代表国家坚守在南极,我为中国骄傲,为我们的大国担当骄傲,为中国向世界展示和呈现中国价值骄傲。”

当欧阳增洪与第34次南极科考队的医生握手交接,意味着长达一年南极科考即将圆满结束,在此期间,欧阳增洪因出色的表现获得中国第33次南极科考队长城站越冬队优秀共产党员荣誉称号,全队仅两个名额。

33次科考即将完成,欧阳增洪向34次队医生——上海东方医院甘医生交接。

“在极寒艰苦的条件下,同33次队友一起顺利圆满地完成科考任务,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欧阳增洪说,“国家的发展壮大,从南极科考实力也能体现出来,和各国交涉中,我们能感受到中国不断提升的话语权。”

南极之美,令人晕眩。这次科考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也许每个科考队员都有不同的答案,但相同的是对南极眷恋,和独有的南极情结。而在这份眷恋和情结之中早已分不清有多少是为国家科考事业的拼搏奉献,有多少是对战友情的怀念,有多少是对祖国的热爱,或许早已胜过南极的美景。

小新说

雪海茫茫,饮冰卧霜,

历尽艰难,为国争光,

怀抱梦想,自立自强,

乘风破浪,实干兴邦。

为南极科考勇士点赞!

来源:新余日报

文:记者陈玉霞 图/视频由采访对象提供

编辑:王莉值班主任:陈玉霞

投稿邮箱:xinyuapp@126.com

 

声明:分享而不忘尊重原创,转载《新余发布》文章,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和原文链接

[责任编辑:张愉]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