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习近平总书记向2018世界VR产业大会致贺信

章贡:郁孤台,永不孤


来源:章贡报

对于生活在江南宋城的章贡人,说起郁孤台,一点也不陌生。爱好文学,喜欢诗词的朋友,也一定对《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这首词熟稔于心,也一定会吟诵“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这一千古名句。我钟爱辛词,仰慕郁孤台,每每吟诵这首《菩萨蛮》,眼前就不自觉地出现这样一番盛景:一座巍巍台楼孤立在贺兰山上,登楼远眺,翠浪翻腾,三江合流激荡起的浪花,犹如一道道水做成的利剑碰撞出夺目的光芒,古宋城墙、古浮桥的底色在岁月的擦拭下十分鲜亮,入楼门前的辛弃疾塑像傲然挺立在历史的风雨中,如炬的目光注视着芸芸众生……它们一起构成了江南宋城光耀千年的文化气象,也为许多远走他乡的赣南人提供了辽阔的精神故园。

蓝建明 特约记者刘志平 图/文

对于生活在江南宋城的章贡人,说起郁孤台,一点也不陌生。爱好文学,喜欢诗词的朋友,也一定对《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这首词熟稔于心,也一定会吟诵“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这一千古名句。我钟爱辛词,仰慕郁孤台,每每吟诵这首《菩萨蛮》,眼前就不自觉地出现这样一番盛景:一座巍巍台楼孤立在贺兰山上,登楼远眺,翠浪翻腾,三江合流激荡起的浪花,犹如一道道水做成的利剑碰撞出夺目的光芒,古宋城墙、古浮桥的底色在岁月的擦拭下十分鲜亮,入楼门前的辛弃疾塑像傲然挺立在历史的风雨中,如炬的目光注视着芸芸众生……它们一起构成了江南宋城光耀千年的文化气象,也为许多远走他乡的赣南人提供了辽阔的精神故园。

郁孤台,位于江西省赣州市章贡区西北部的贺兰山(当地人称为田螺岭)上,又称望阙台,因“隆阜郁然,孤起平地数丈”得名。清同治《赣县志》记载:“郁孤台,在文笔山,一名贺兰山,其山隆阜,郁然孤峙,故名。” 建台的确切年代现在已经很难考证了,但至少可以追溯到唐代。当时的郁孤台远比现存的范围大,史料称:“几亩花园塘下,披树色以千家,一弯濂水溪边,映台痕而百尺。”唐李勉为州刺史时,曾登台北望,慨然易匾为“望阙”。后几经兴废,仍名郁孤台。1983年按清代同治年式样重建。台有3层,高17米,占地面积300平方米,简约中彰显大气,古朴里蕴藏真意。

郁孤台本身不高,却被一人眷顾“拔高”。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年),它迎来了36岁的辛弃疾,跟随而来的还有郁结在他心中的悲天悯人和壮志未酬,以及新的官职——提点江西刑狱。驻节赣州这两年,他多次登临郁孤台,多次遥望长安,几许惆怅,几许悲愤。壮志难抒的他,只能将寸土家国、黎民百姓郁结在心中,聊寄诗词以慰灵魂。在一个荒草漫道、夕阳劲洒的黄昏,辛弃疾再次来到郁孤台,望着浩浩汤汤的章江贡水,仿佛看到了大半个中原陷入金人手中,穷苦老百姓惨遭杀戮,不禁潸然泪下,一阙注定彪炳史册的雄词吟咏而出: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

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

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他一边吟诵,一边流泪。此时,夕阳的余晖倒映在江面上,也映射在他那颗孤悬着天地乾坤的心上。也许,他从未想过,他心心念念的家国大事,已悄然融进了郁孤台的每一寸肌肤,每一个角落,成了无数文人骚客、过往游客只能仰望而无法企及的文化高度。

登临郁孤台,台楼上的一木一石、一字一画,都镌刻着丰富的历史底蕴,成为怀古幽情的抒发之地,令无数到访者流连忘返、痴醉其中。苏轼登楼赋诗“山为翠浪涌,水作玉虹流”,文天祥倚栏吟诵“城郭春声阔,楼台昼影迟”,郭沫若欣然填词“遍地尽杉松,泱泱绿化风”,刘克庄、王阳明、汤显祖、戴复古、李梦阳、王士祯、朱彝尊等,一一前来,面对郁孤台,无不流露出仰望咏叹之情。时光如水,一去不回;郁孤有情,容纳百川。我想,郁孤台接纳了那么多孤独的圣贤墨客,也必将拥揽后来者,抚慰众人心。诚然,郁孤台是幸运的,更是幸福的。

看着这三层楼高的郁孤台,思接今古,意满胸怀,脑海中不禁呈现出许多楼的影子。在江南,有楼的地方,就有文人骚客的脚步,就会有他们浓烈情感的喷薄而出。亭台楼阁,似乎成了众多文人墨客自由的隐逸之所和永恒的精神家园。一旦进入这样的精神腹地,他们就能放飞自我,舒展灵魂。王勃登上滕王阁,极目远眺,写就了“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绝妙佳作;杜少陵俯视江流,矫首登楼,发出了“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的历史感慨;崔颢登上“楚天第一名楼”—黄鹤楼,表达了“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的美景赞叹。不管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豪迈宣言,还是“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月扬州”的朋友惜别,亦或是“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故国之念,登楼望远,始终是他们情感宣泄的重要方式,或悲或喜,家事国事,皆付诸笔墨,寄托诗文。

一声鹧鸪鸣,把我从深思中唤醒。再看看郁孤台,我突然感觉到它不是孤独的。至少今天的郁孤台,没有了孤起平地之状,没有了荒草丛生之貌,簇拥其中的是修葺一新的历史文化街区和崭新的城市风景。园区内也新成立了阳明书院,赣州七中(北校区)学生们朗朗的读书声,不绝于耳。不远处,蜿蜒伏卧着全国最大、保存最完好的宋代古城墙;再远处,由100多只小船拼接而成的古浮桥横躺在江面上,渡着南来北往的人流。城墙脚下,童叟戏耍的声音,回荡在城市上空,亲切而温暖。有山、有水、有源源不断的人气。郁孤台,永不孤。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远去了鼓角争鸣,沐浴着新时代的光辉,流淌着家国血脉的郁孤台,给人以温暖、希望和永远向前的力量。

郁孤台,永不孤。

[责任编辑:谌晨]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免责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凤凰网无关。提供该页内容是出于为广大网友提供参考信息为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我们不对其科学性、严肃性等作任何形式的保证。用户不得用于任何商业目的,不得以任何方式修改本作品,基于此产生的法律责任凤凰网江西频道不承担连带责任。如有问题请联系city_jx@ifeng.com。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