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西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文化·大家》第47期丨彭浩翔:深情世界里的耳语者


来源:凤凰网江西综合

人物简介:彭浩翔,1973年9月22日出生于香港,知名导演、编剧、监制。1999年,凭执导短片《暑期作业》,获第36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短片提名奖。2004年,凭电影《大丈夫》,获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新

导演彭浩翔

人物简介:彭浩翔,1973年9月22日出生于香港,知名导演、编剧、监制。1999年,凭执导短片《暑期作业》,获第36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短片提名奖。2004年,凭电影《大丈夫》,获第2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新晋导演奖。2005年,编剧的电影《公主复仇记》,获第10届香港电影金紫荆奖最佳编剧奖和十大华语片奖。2008年,编剧的电影《伊莎贝拉》,获第27届葡萄牙波尔图国际电影节亚洲赛最佳电影奖。2011年,凭电影《志明与春娇》,获第3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2013年,凭自编自导电影《低俗喜剧》,获第16届富川国际奇幻电影节最佳亚洲电影大奖。2015年,担任电影《同班同学》监制[1]。执导的影视代表作有《青春梦工场》、《出埃及记》、《维多利亚一号》等。

彭浩翔、“志明与春娇”(片场)

“有些事,不用一晚做完”。

喜欢香港导演彭浩翔电影的人,大概都记得住《志明与春娇》里的这句台词。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对彭浩翔的认识,可能是从“志明与春娇”系列三部曲开始的。

彭浩翔用了七年的时间,漫不经心讲述了志明和春娇的爱情故事,现在看来已成为了都市男女的爱情符号。好与不好的爱情,都是爱情的一种;有人从里面看到了柴米油盐的人生,但有心人更懂得,最朴实的生活能蕴意出最朴素的浪漫。

多年之后,2017年最后一个月的第一个夜晚。

彭浩翔说,志明与春娇的故事,源于他和妻子的爱情素材。作品中的人物从香港到北京,现实里的彭浩翔北上拍片,两地双城的故事实现了“双轨重合”。

现在看来,志明和春娇的故事,其实就是彭浩翔用七年时间述说的情话。

12月1日彭浩翔在南昌青苑书店分享他的电影和剧本的故事(青苑供图)

南昌青苑书店的夜晚,彭浩翔用他跛脚的普通话,讲述了他和电影有关的人和事。不羁的言语中,与你那些年追幕过的“港味”貌合神似,给人一种重返港台荧幕的声息。

如果说你以志明与春娇系列去定义彭浩翔电影风格,显然并不准确,清晰与重口味的文艺片虽被他处理的游刃有余,但是《买凶拍人》、《公主复仇记》、《伊莎贝拉》等电影却呈现出了另类风格。

分享会现场(青苑供图)

“没有风格就是他的风格”这句老话,听起来像似借口,但他却在多重风格的游走中流露出对电影态度的真诚。

新世纪初以来,从执导首部电影《买凶拍人》开始,又陆续执导《公主复仇记》《青春梦工场》《伊莎贝拉》《出埃及记》《志明与春娇》《维多利亚一号》《春娇与志明》《低俗喜剧》《人间·小团圆》等电影。在变幻无常的风格中,先后让他电影市场赢得了不错的成绩。

他的电影作品,不喜欢重复,执导过的电影大多都是他自己写的故事,在没有拍电影之前,他已经写过了上百部剧本,近期出版的《彭浩翔电影剧本集》,一口气将他十部代表作作品集结出版,从《买凶拍人》到《春娇与志明》,剧本、导演阐述、人物关系图、故事分镜图、幕后花絮照一并全面曝光。

彭浩翔首部执导电影《买凶拍人》,此片获第21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提名

他懂得将天赋和勤奋恰如其分地释放。早年,那个伙同“无聊青年”蹲在街头巷尾撩妹的“港仔”,像及了欧文·威尔士《猜火车》里的那群“虚无主义”的年轻人。

黑泽明说,做导演要赶着25岁之前,年轻的时候,做错了也可以早早地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听到这句话的年龄,彭浩翔与电影并没有过多交集,像猫捉老鼠一样在报纸上写一些不敢让父母看的文字,他还算努力,也有天赋,创作了大量的剧本故事,更多人开始知道,他是个有才华的人。

彭浩翔

上世纪七十年代的香港电影,正开始经历一个转折。他最终在七十年代喝下了黑泽明的那碗“鸡汤”。那些街头巷尾的遇见、街角的幻想和粗口的生活经验,都变本加厉地在他写的故事里以及后来的电影作品里被“还以颜色”的表现。

就像在电影《伊莎贝拉》里,那个由梁洛施饰演的少女,带着杜汶泽在澳门看灯塔的情形,是他当年带着女友做的事,整个澳门在一个水晶球中被折射翻转,剔透晶莹,让人铭记于心。

不管是《伊莎贝拉》里的人生赌局,还是《爱的地下教育》里的温情记忆,彭浩翔用他冷酷、黑色幽默、恶搞等方式去表现不同的现实切片,将情绪、人性的关系片甲不留地搬进他的电影里,你去看他所有的电影作品,无论前面的情节如何汹涌,最后的逻辑,都归于一条平原之河。而我所感动的,就是他用电影的方式,跟你聊得那些无可厚非的小事儿,仿佛一席深情世界的耳语。

彭浩翔电影剧本集

对话彭浩翔:

你早年学习美术和喷画,后来转行做导演,算是一个跨越,之前的那些经历,给导演生涯带来哪些启示?

彭浩翔:很小的时候,我就喜欢画画,梦想能做画家,在我十二岁的那年,我去学过,画画其实是一个很好表达自己的方法,我觉得无论是你做导演,还是做其他的工作,需要跟很多人沟通,但画画是我自己与内心的对话。

新晋导演如何获得投资方青睐?

彭浩翔:首先,我觉得不管在什么时候,新导演找投资都是很难,每个国家都是这样,最好的方法就是自己写剧本,用最好的剧本去吸引投资人。特别是最近这几年,内地华语电影的市场非常好,好多新的投资者都在找项目,有一个好剧本,其实还是很好找投资。我们在写好的电影剧本的时候,其实要有所区分,并不是写一种“文学剧本”,很多人都会写一些内心细节的变化在剧本里,这种剧本缺乏映像在里面,不能完全用写小说的方法搬进剧本。所以,我觉得好的编剧,应该对映像有个态度在剧本里。

有人说你是“鬼才导演”,你对自己如何定义?

彭浩翔:我所受到的写作、导演的训练都是比较传统的训练,只不过,我喜欢用一些新的东西去包装出来,我更偏向于传统的戏剧机构,现在回头去看我童年看过的那些电影,我觉得他们才是“鬼才”。

不少人说志明与春娇系列是一部剩男剩女的电影故事,你是否同意这个说法?如何看待剩男剩女的问题?

彭浩翔:首先我不太认同,这个故事剩男剩女的故事,我之所以写这个故事,是因为电影里很多细节都是我和我太太的故事。我在香港,身边的很多人结婚都比较晚,但我在北京生活,很多人二十多岁就吵着要结婚,这是两种文化的差异。

对想做编剧的年轻入行者有什么建议,未来有什么拍摄计划?

彭浩翔:我们首先要搞清楚一个事情,你是真心喜欢电影,还是真心喜欢电影带来的附加价值。我们不排除很多人喜欢电影带来的那种光环,你可以给自己做个假设,就是当这些附加价值都没有的时候,你还喜欢做编剧,那你就是真的喜欢,然后,再去考量。接下来,我会拍一个三部曲的武侠片。

[责任编辑:曾悦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