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特大盗窃团伙长期在江西作案:徒手爬20楼 作案像扫荡


来源:澎湃新闻网

这个以贵州铜仁籍人员为核心的特大盗窃团伙,长期在江西省7市20多个区县频繁作案。团伙成员交叉零散结伙,半夜零点以后,通过楼层管道和空调外机等攀爬入室,趁着业主熟睡实施盗窃。

“简直像扫荡一样”。

童加清这样形容近期打掉的特大攀爬入室盗窃团伙的作案手法,他是江西省上饶市公安局信州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2017年7月在上饶,盗窃团伙一夜在同一小区作案7起,2017年5月,在景德镇乐平一小区,一夜作案15起。

这个以贵州铜仁籍人员为核心的特大盗窃团伙,长期在江西省7市20多个区县频繁作案。团伙成员交叉零散结伙,半夜零点以后,通过楼层管道和空调外机等攀爬入室,趁着业主熟睡实施盗窃。

其中盗窃团伙主要成员、公安部A级通缉嫌犯何江红,能徒手攀爬20余层高楼,归案前曾两次逃脱警方抓捕,具有超强的攀爬、奔跑能力,被办案民警称为现实版的“燕子李三”。其兄弟三人皆因入室盗窃被公安局机关查办,何江红此前也曾两次被判处刑罚。警方介绍,截至目前,查明该团伙涉案人员100余人,已抓获89人,破获此类案件1000余起。

抓捕公安部A级通缉令嫌犯

7月27日凌晨5时许,警方对何江红位于铜仁沿河县的老家实施了围攻,“之前有两次抓捕在快接触到何江红时,被他发现逃脱,何江红反侦查能力和奔跑能力特别强,那时他已经是惊弓之鸟,更是警惕”。公安部2017年7月20日已对何江红发出A级通缉令。

公安部A级通缉令嫌犯何江红被抓捕押解归案。  本文图片均为警方供图

童加清说:“我们感受到非常大的压力,行动时发出的声音、车辆的灯光、是否会引起村里狗叫等等都要非常注意。”

警方的行动还是被何江红察觉了,他在警方最后行动之前跑到房顶上,趴在那里,观察警方的行动。当警方进入其屋内抓捕时,发现屋内已经没有了何江红的身影。而随着抓捕行动包围圈的缩小,在屋顶潜藏的何江红从3米高的屋顶一跃而下,跳出了警方的包围,进入自家屋后的一片玉米地里。

童加清心里“咯噔一下”,“如果再次被何江红逃脱,他可能还会继续疯狂作案”。抓捕民警立马对玉米地展开地毯式搜索,身材精瘦光着脚和上身的何江红,最终在距离他家约200米的河沟被抓获。据警方介绍,期间何江红脱下上衣,扔在玉米地里,以转移警方视线。

参与侦办案件的信州分局刑侦大队中队长张庆华告诉澎湃新闻,经审讯,何江红在两次逃脱抓捕后选择躲在了老家,他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这也反映出何江红非常狡猾,内心特别强大”。

31岁的何江红是沿河县泉坝乡泉坝村人,父母均是当地农民,这已经是其第三次被公安机关查办。据警方介绍,何江红2007年被浙江省公安机关查办,以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期间经过减刑出狱。2011年何江红再次因盗窃被浙江警方打击,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并于2016年8月出狱。何江红出狱当月就再次开始作案,目前其新涉及的案件达百余起。

据何江红供述,他屡次遭受刑罚而又屡次作案的原因是,“来钱快,控制不了自己”。

警方查获的赃物。

趁人熟睡溜进卧室,扫荡式作案

2017年7月的一天,家住上饶丽城小区的张女士家中被盗。她向澎湃新闻回忆,丈夫早上醒来发现原本在卧室的裤子被丢在了厨房,而裤子里的3000元现金不见了。

家住8层的张女士回忆,头一天晚上家中的防盗窗忘记关了,她选择了向警方报案,后来才知道,仅同一单元就还有3家同一晚上被盗。窃贼进入了他们的房子,并趁他们熟睡溜进来卧室,寻找财物。

在张女士被盗之前,在江西上饶、南昌、景德镇等地市已陆续发生系列攀爬入室盗窃案。童加清介绍,2017年7月份,上饶一小区一夜7户被盗,早些的5月份,景德镇乐平一个小区一夜15户被盗,“简直像扫荡一样,盗窃团伙从底层沿着小区楼层外面的天然气管道、空调外机等,一路向上,遇到能开窗进入的就实施盗窃。”还有一次,盗窃人员直接疯狂地将室内的保险柜带离,然后再撬开。

江西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总队长胡景辉告诉澎湃新闻,经过组织人员进行分析研判,对案件作案手法、特点梳理归纳,对案件痕迹、物证的检验串并,梳理出以何江红为首的贵州铜仁籍盗窃团伙。

该团伙成员以贵州铜仁沿河、德江、黔东南籍为主,纠集部分当地人员,并以鹰潭月湖、上饶信州、抚州东乡为中心,向周边区县辐射作案。

上饶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打击传统盗抢骗案件组组长张军说,此类带有地域性特点的犯罪,当地人往往不以违法犯罪为耻,反而认为哪个能弄到钱、弄得多是有本事,并且“传帮带”的特点突出,往往亲戚、朋友、熟人结伙作案。

2017年6月2日,江西省公安机关成立由江西省公安厅刑警总队牵头的“赣剑1号”专案组,7月26日,该案被公安部确立为督办案件,并指定由江西省公安机关主办,贵州、浙江、福建、安徽等地公安机关密切协作,要求全面查清该团伙犯罪事实,彻底摧毁该犯罪团伙网络,尽最大努力挽回群众经济损失。

16岁“入行”,兄弟三人被打击

警方提供的资料显示,何江红的两个弟弟,也因为盗窃被浙江、江西等地警方多次查办。他28岁的大弟弟2016年5月因涉嫌盗窃罪被景德镇市公安局刑事拘留,26岁的二弟2016年5月28日,也因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目前尚在服刑。

据何江红供述,其16岁时就被同村人拉“入行”,作案时往往三两个人结伙,打出租车前往,目标选一些比较高档的小区。

张庆华介绍,他们与同乡在外地的聚集区域通过打牌等活动熟识,而后交叉结伙,团伙成员不固定,有一整套反侦查手段。

何江红供述称,他们沿着楼层外面的管道徒手攀爬楼层,看到哪家窗子没关,便通过窗子进入。他称,他最高徒手爬过二十多层,时间仅需七八分钟。

张庆华介绍,这些人从小生活在山区,攀爬、奔跑能力非常强。他们进入业主屋内后,会把菜刀等利器藏起来,避免与业主发生冲突,有些会提前从屋内把门打开,以便被发现时及时逃跑。

据何江红供述,如果盗窃时被发现只会跑,不会与业主发生冲突,因为一旦发生冲突就可能升级为抢劫。他听说2016年的时候,村里有人在浙江以同样手法入室盗窃从楼上摔下死亡,后来好多人因为害怕不再干这个了。他也感到害怕,但“控制不了自己,来钱快”,而钱被用于“吃喝玩乐”,所以他在2016年8月服刑完当月便重操旧业。

据警方介绍,截至目前,警方查明该团伙涉案人员100余人,已抓获89人,破获此类案件1000余起,涉及江西省上饶、南昌、景德镇等7个地市以及浙江、福建、贵州等省份。其中仅上饶一地就串并出案件300余起。

胡景辉说,影响群众满意度、安全感的主要因素,往往就是盗抢骗等“小案”,这些案件占全部刑事案件的比例大,直接关系到千家万户切身利益。警方通过对贵州沿河、德江籍高危群体打歼灭战,摧毁了这一团伙,把其嚣张气焰打了下去。这起案件破获后,江西省攀爬入室盗窃案连续两个月均环比下降,其中八月份下降幅度达68%。

[责任编辑:李波]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