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南昌故郡 豫章故郡 谁正版(图)?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南都市报

在有关《滕王阁序》的多种古籍中,开篇句出现了“南昌故郡”和“豫章故郡”不同的记载。那么,哪种记载才更有说服力呢?

文/图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石鹏

说起古城南昌,人们就会想起滕王阁。而说起滕王阁,人们也必定会想起《滕王阁序》。

“初唐四杰”之首的王勃为滕王阁所作之序,让这座江南阁楼名动千古,流芳后世。鲜为人知的是,这首四海皆知的《滕王阁序》,曾引发不少学者研究和探索。研究和探索,缘于序中开篇的“故郡”之争。在有关《滕王阁序》的多种古籍中,开篇句出现了“南昌故郡”和“豫章故郡”不同的记载。那么,哪种记载才更有说服力呢?

苏轼《滕王阁序》书法中写的是南昌故郡。

日本正仓院唐写本《王勃诗序》中又是豫章故郡。

《文苑英华》宋刻版影印中两种版本共存。

“豫章故郡”是后人以讹传讹?

江西滕王阁与湖北黄鹤楼、湖南岳阳楼并称为“江南三大名楼”,因初唐才子王勃作《滕王阁序》让其在三楼中最早扬名天下。

2013年,滕王阁景区启动了“唐风‘诵’韵古阁情”系列主题活动,许多人蜂拥而去,背对着滕王阁门前那篇石刻“滕王阁序”文,大声背诵起来。

“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没想到,不少人一开口便被判背错。那篇石刻序文上怎么刻的是“南昌故郡”?咦,怎么回事?中学语文课文里明明是“豫章故郡”,怎么到了这里却变成了“南昌故郡”?是不是刻序文的人搞错了?有人认为,因为人教版语文教材中的是“豫章故郡”,所以建议滕王阁景区进行更正。

对此,滕王阁有关负责人解释说,这是一个文化传承的问题,豫章郡在灌婴筑城之前已建立,但非严格意义上的城市,筑城后初取名为灌婴城,置南昌县为豫章郡的附廓,寓有“南方昌盛”、“昌大南疆”之意。因此,“南昌故郡”才是正确的说法。“南昌故郡,洪都新府”的释义应为:南昌,是汉代豫章郡郡治所在地(省会之意);洪都,是唐代洪州府府治所在地(市府之意)。

此外,江西省文史馆专家也认为,《滕王阁序》从来都是“南昌故郡”,“豫章故郡”版本是错误的,包括苏轼、文征明、祝枝山、董其昌、翁方刚书写的版本都是“南昌故郡”,元代《唐才子传》、明代《醒世恒言》、五代《唐遮言》等著作都是“南昌故郡”版本,所谓的“豫章故郡”是后人在注释《古文观止》时误读并进行了篡改,致以讹传讹。

苏轼《滕王阁序》抄本中为“南昌故郡”

据南昌著名学者邵百鸣教授考证,现存最早记载滕王阁序内容的史料,是唐五代王定保(870年~954年,南昌人)的《唐摭言》。

《唐摭言·卷五·以其人不称才试而后惊》记载:王勃《著滕王阁序》,时年十四。都督阎公不之信,勃虽在座,而阎公意属子婿孟学士者为之,已宿构矣。及以纸笔巡让宾客,勃不辞让。公大怒,拂衣而起;专令人伺其下笔。第一报云:“南昌故郡,洪都新府;”公曰:“亦是老先生常谈!”又报云:“星分翼轸,地接衡庐。”公闻之,沉吟不言。又云:“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公矍然而起。

这条史料流传很广,因为《唐摭言》早于《文苑英华》近五十年,是现存最早记载滕王阁序内容的史料,宋《太平广记》、元《唐才子传》等都引用这条史料。因此,宋元明时期许多《滕王阁序》刻本和抄本,如明张燮《王子安集》、清星渚项家达刊《王子安集》,都采用了“南昌故郡”。

此外,现存南昌最早的地方志明万历范涞、章潢《南昌府志·艺文志·滕王阁序》刻本,清吴楚材、吴调侯《古文观止·滕王阁序》刻本等,北宋苏轼《滕王阁序》抄本,明文征明《滕王阁序》抄本等,也都采用了“南昌故郡”。

许多出版物采纳“豫章故郡”版本

邵百鸣教授告诉江南都市报全媒体记者,“豫章故郡”版本,最早出现的应该是日本奈良正仓院唐写本,简称院本。

清代杨守敬(1836年~1915年)撰《日本访书志·古抄王子安文(卷子本)》提到日本唐写本,杨氏云:“古钞《王子安文》一卷,三十篇,皆序文,日本影照本,书记官岩谷修所赠……此三十篇中不无残缺,而今不传者凡十三篇,其十七篇皆见于《文苑英华》。异同之字千百计,大抵以此本为优,且有题目不符者,真稀世珍也。”又云:其中“《秋日登洪府滕王阁饯别序》(阙后半。)”

此写本原本现藏于日本奈良正仓院,载录王勃诗序四十一篇,清末大学者罗振玉等认为该写本“抄于日本庆云四年,相当于唐中宗景龙元年(707年),是目前已知王勃著作的最早写本,应是抄录唐写本。”其中,滕王阁序首句便是“豫章故郡”。

近代高步瀛(1873年~1940年)选注的《唐宋文举要·滕王阁序》也明显偏向“豫章故郡”之说,其影响很大。现代《中华活页文选·滕王阁序》(上海辞书出版社,1962)更明确排斥“南昌故郡”之说,认为“有的本子‘豫章’作‘南昌’,误。”而后,许多出版物采纳此说,诸如陈丽萍主编的《大学语文》(浙江大学出版社2015),影响很大。

《文苑英华》 专家称其记载比较稳妥

“南昌故郡”和“豫章故郡”均有史料记载,究竟哪一版本更可信呢?对此,邵百鸣教授认为,想要明确孰是孰非,至少必须具备两个条件。即必须有非常确实的史料证明,必须有非常合理的推断。

邵百鸣教授介绍道,日本奈良正仓院唐写本的年代最早,离王勃时代仅50年左右,但其真实性仍有待于核实。原因有两个,其一,毕竟不是刻本,仅为个人写本,年代又十分久远,存在着许多未确定性。最明显的地方就是正仓院写本有几十处与《文苑英华》流行本不同。其中,“地接衡庐”写成“镇接衡庐”、“时运不齐,命途多舛”写成“其运不齐,命途多绪”、“落霞与孤鹜齐飞”写成“落霞与孤雾齐飞”,出入较大。其二,原本远在日本奈良,国内仅见影印本,国内专家难以鉴定其真伪,故而至今还未得到学界的公认。

也有人对王勃行文的情理进行分析和推理,从而认定“南昌故郡”比较合理。如清代南昌人万承苍《书滕王阁序后》就提出:“南昌,自汉迄五代皆县名,未尝为郡。唐乾元二年(759年),置南昌军。元和六年(811年)复废,洪都之称始见。子安时焉得有此?今乃悟古人,行文言地者,必举其县。阁建南昌,若泛言豫章,即不得其实。”

“当然,这些都是个人的推断,决不能代替明确的史料。”邵百鸣教授认为,古籍版本异同形成的原因十分复杂,版本繁杂,舛讹丛生,其中人为因素很多,因而确定其真伪是十分困难的。就《滕王阁序》而言,唯一的办法就是“尊重历史,求同存异,兼收并用”。因此,《文苑英华》版本还是比较稳妥的,人教社高中语文课本选用的就是此版本。

对此,江西师范大学文化研究所所长王东林也表示,原刻本《王子安集注》的确为“豫章故郡”,《古文观止》等为“南昌故郡”,豫章故郡和南昌故郡这两个版本都可以。(江南都市报)

[责任编辑:欧阳晶]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