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文化·大家》第43期:汤显祖及其家族墓园沉浮始末


来源:凤凰网综合

1、故去来兮汤显祖汤显祖人生真正的分水岭,发生在万历二十六年(1598)那个春天。48岁的汤显祖,在这一年向吏部告归,彻底结束了青年时代寄托过远大理想的官场生涯,走向了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戏梦人生。这种诀

汤显祖

1、故去来兮汤显祖

汤显祖人生真正的分水岭,发生在万历二十六年(1598)那个春天。

48岁的汤显祖,在这一年向吏部告归,彻底结束了青年时代寄托过远大理想的官场生涯,走向了另一种截然相反的戏梦人生。

这种诀别极其彻底,自此后,他的人生理想、生命状态有了另一番景色。

汤显祖时在春暖花开的季节回来老家抚州临川的。

回家的感觉并不美好。新的选择摆在他面前,眼前的景象是临川文昌里被火烧掉的老宅废墟,田园荒芜;儿时寒窗苦读的乡友,也不知何时离世……最终,找到了一个叫高应芳的金溪友人,买下了他的废宅,重新改起了一所房子。

夏天。废旧老屋修缮一新,汤显祖将中心读书的房舍,取名为:玉茗堂。

绘画作品中的杜丽娘

牡丹一出,西厢失色。

数月之后,以《还魂记》为蓝本改编创作的戏曲《牡丹亭》就惊艳问世。

据南昌史料记载,当日阁上灯火辉煌,鼓乐喧天。原相国张位在巡抚王佐的陪同下,率领南昌大小官员观看《牡丹亭》的演出。

汤显祖、刘应秋、吴应宾、曹学佺、等一班彦社的诗友也一同观看。其最终成为中国古代爱情戏中继《西厢记》以来影响最大、艺术成就最高的一部杰作。

自此之后,汤显祖似乎找到了那个真正的“自我”,这个以“耕读传家”,曾经的祖辈殷勤希望“北垣回武曲,东井映文昌”的愿景,没想到汤显祖以这种方式抵达。

两年后,汤显祖又写出了《南柯记》,第二年,《邯郸记》问世。这些作品与早期的《紫钗记》合称为“临川四梦”。汤显祖的晚年,完全沉浸于“玉茗堂”,甚至最远的地方也只是在南昌、路上,他全部的余力都释放在中国古代“至情至爱”的爱情故事里。

文昌里汤显祖家族墓园所在地

灵芝山区域拆迁后初步清理后的全景照

汤显祖家族墓示意图

2、汤显祖及家族墓沉浮

汤显祖离世之后几十年开始,其家族墓园屡历沉浮。

公元1645年,临川人揭重熙与曾亨应、东乡艾南英招募乡勇抗清,汤显祖在城内的新居被毁,位于文昌里灵芝山的汤家墓冢因清军在此驻防被夷平。

光绪二十九年(1903),临川任代理知县江召棠对汤显祖的敬仰,见汤显祖墓土丘数堆,为其立了新碑,并撰写碑文。

1942 年6 月3 日日军占领了临川,在灵芝山挖战壕,铲平了许多墓,汤显祖家族墓躲过一劫。

1957 年,国家文化部要在江西举办纪念汤显祖逝世340 周年的活动,决定重新修汤显祖墓,不仅将江召棠留下的墓碑洗刷一新,而且还将汤的墓地也扩大,四周栽有松树,建有围墙,并在墓地建造了六角型的牡丹亭。

1957 年11 月12 日省、市文艺界在南昌举行了隆重的纪念汤显祖逝世340 周年大会。抚州专、市因汤墓的修葺工程尚未完成,纪念大会推迟到11 月15 日上午10 时在抚州市采茶剧院举行。参加纪念大会的有全专区各市县文艺界代表600 多人。

会前,中共抚州地委第二书记李子良、地委宣传部长谷虹、副部长靳汾、汤显祖的后裔和与会代表前往文昌桥东灵芝山晋谒了修葺一新的汤显祖墓。

1966 年夏,文革“破四旧”的劫难中,11 年前修葺一新汤显祖墓被毁,墓碑被砸烂,六角型的牡丹亭被捣毁。同时毁灭的还有康熙五十二年与光绪三十二年重修的两部《文昌汤氏宗谱》 。

1968年经抚州市革委会抓促部的批准,在文昌桥东汤显祖墓的墓基上建冰厂。

1982 年10 月,江西抚州市召开纪念汤显祖逝世366 周年大会。汤显祖墓由抚州市第二建筑公司经理傅林辉仿宜黄县明代谭纶墓设计,并迁址人民公园,成了文人凭吊、学者瞻仰的名胜之地,而汤墓原址被列为江西省文物保护单位。

1903年江召棠所立汤墓碑

1982年迁墓后汤显祖墓

3、解读汤显祖家族墓园及考古成果

2017年5月开始,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与抚州市文博部门共同对抚州市临川区文昌里汤显祖家族墓园遗址进行了考古勘探工作。

经过3个多月的辛勤努力和科学发掘,埋藏在地下整整400年的汤氏家族墓园终于露出了真容,考古工作取得阶段性重要成果。

汤显祖家族墓园考古,源于2016年11月抚州市对文昌里历史文化街区的改造和修复工程。2017年5月至今,考古工作者在文昌里灵芝园内共发现明清时期墓葬42座,出土了墓志铭6方,从墓志铭及盖棺石铭文分析,灵芝园即为汤显祖家族墓园。

汤显祖家族墓全景图

“義仍汤公之墓”残缺墓碑

“汤临川玉茗先生墓”压棺石

江西省考古研究院院长徐长青:     

一、汤氏家族墓园内,地层叠压清晰,墓葬时代明确。

发掘区域内地层堆积叠压,大体可分为三层,最上层为现代地表层,第2层为清代地层,第3层为为明代地层。明代地层由西高东底,顺着灵芝山山形倾斜。从揭露的42座墓葬所处的地层关系,明代墓葬40座开口于2层下,清代墓葬2座开口于1层下,时代与地层关系相吻合,墓葬时代明确。

二、灵芝园整齐规范,园内汤氏家族墓园布局基本清晰,墓葬排列有序。

灵芝园有方形红砂岩围砌的园墙,还有后人专门祭祀的祠堂等地面建筑。考古发掘显示,北侧有一道约14米长的红砂岩墙基,东侧有两排由石柱础构成的长方形建筑遗存,均为清代遗迹。据光绪二十三年版《文昌汤氏宗谱》收录清康熙二十九年《祖基复原记》记载,明末清初因战乱的原因汤家失去了对灵芝园的控制权,直至康熙己巳(1689年)才收回,随后还对灵芝园进行了复原。上述发现证实,汤氏后人在灵芝园收回以后对其进行了修葺,包括修建祠堂及加建红砂岩围墙。随着家族后代成员的不断入葬,所葬之地不断向东延伸,一些墓葬也超出了红砂岩范围。因此不但可以窥见汤氏家族墓园基本清晰的布局,还看到了汤氏家族墓园不断扩张、世代享有祭祀的历程。

三、汤氏家族众多成员身份首次被考古证实。

在所揭露的明代墓葬中,总计发现墓志铭六方。通过对墓志铭的释读,可以确定汤显祖家族成员的身份:

五号墓身份为汤显祖高祖母艾氏;六号墓为汤显祖高祖汤峻明(汤氏后人称子高公); 十号墓为汤显祖祖父汤懋昭(号酉塘,汤氏后人称乔一公);十四号墓为汤显祖祖母魏夫人;十八号墓为汤显祖第一任夫人吴夫人;十一和十二号双室合葬墓为汤显祖大弟汤儒祖(少海公)与其夫人潘氏。

所出六方墓志铭行文、体例基本一致,主要包含人物生平、族谱关系、重要的家族活动以及人物评价等内容,具有巨大的历史考古价值,其一,确认了墓主人的身份、名字、准确的生卒纪年及所属家族分支的脉络,是我们了解他们的生平和在家族谱系中所处位置的重要依据;其二,根据酉塘公与祖母魏夫人墓志铭所书,尚质、尚贤二子均出自魏氏,纠正了《文昌汤氏宗谱》所记载的此二子分别为李氏与魏氏所生的谬误,弥补了传世文献记载不足;其三,铭文中所记生活中的许多细节,是分析当时墓葬制度、社会文化生活的重要资料;其四,铭文中所蕴含的书法、美术、文学、文字内容,特别是汤显祖亲自撰文的墓志铭,是汤学研究的珍贵资料。

四、汤显祖墓葬具体位置的基本得到确认。

根据历史文献、墓园内历代祭祀和损毁以及考古发掘资料综合分析,基本可确认四号墓即为汤显祖墓。理由如下:

1、据文献记载,汤显祖家族墓园自汤显祖父亲铭四公/承塘公(生于嘉靖戊子年1528 年,卒于万历乙卯年1615年)捐赀买灵芝园葬伯清、子高诸公以来,灵芝园就成为汤显祖家族主要成员的埋葬地。同治九年版《临川县志》载:“进士汤显祖墓在港东厢灵芝山”及光绪二十三年版《文昌汤氏宗谱》:“······又娶付氏,子开远、开先,公妣俱葬灵芝园”,明确记载了汤显祖本人葬于此。

2、据文献记载,汤显祖墓自1616年下葬至1966年在文革时期被红卫兵彻底捣毁,时长跨越350年,期间历经多次毁建,从第一次明末清初(1645年)毁于战火到康熙庚午年(1690年)复建,第二次太平天国(1858年)毁于战火到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复建,时间间隔仅为45年,而第三次修缮(1957年)更是在第二次重修的基础上进行的,因此汤显祖墓葬在历次毁建的过程中,其具体位置准确可靠。

3、从考古发掘结果看,到目前为止共揭露墓葬42座,其中明代墓葬40座。从墓园所葬汤氏家族成员排列规律看,3号、4号、18号与11-12号同属一个辈分,因18号墓与11-12号墓已出墓志铭,墓主人身份分别是汤显祖第一夫人吴氏墓和汤显祖弟弟汤儒祖(少海公)与其夫人潘氏的双室合葬墓,而3号和4号墓又为一夫二妻的埋葬形式,要符合娶妻两人以上的条件,唯有汤显祖与其弟汤凤祖两人。在墓园考古过程中,在4号墓所在位置发现刻有“汤临川玉茗先生墓”、“玉茗公墓”的压棺石和“…義仍汤公之墓”的残墓碑,均是反映与汤显祖身份有关的信息,因此4号墓为汤显祖墓葬的可能性远超汤凤祖。此外,发现的40座明代墓葬中,除自然垮塌和因盗掘局部损毁的墓葬外,唯有4号墓遭到人为全面的破坏,这与汤显祖墓在1966年遭到红卫兵毁灭性破坏的事实完全符合。

综上分析,灵芝园内的4号墓为汤显祖与第三夫人付氏的双室合葬墓,3号墓为汤显祖第二夫人赵氏墓葬,既符合历史事实,也与考古发掘所揭露的遗存相吻合。

抚州汤显祖国际研究中心主任吴凤雏:

这次对抚州汤显祖家族墓园的考古仍在进行中。到目前,已发现了42 墓、6铭、3石。抚州汤显祖家族墓园的发现,不仅在考古学、史学(明史、戏曲史、地方史)方面有其重要意义,就汤学研究而言, 更有其独特的重要意义。仅就迄今发现的资料进行初考,即可认为:

1、为深入研究汤公生平、思想及其情感世界提供了极为宝贵的新资料。6方墓志铭中,有2铭为汤显祖撰文一一系新出土的汤公佚文。有2铭为汤公书丹。对他与徐良傅师、与祖母、与发妻、与友人尧崙的关系,不仅有生动细节描写,而且均为汤公亲述,极为宝贵,真实可信。

2、对考察文昌汤氏家族,及其支系繁衍情况提供了坚实可靠的新资料。如酉塘公铭、魏夫人铭,对其生卒年时、其支下2子7孙19曾10玄孙的情况记载非常详细;又如子高铭,对“汤氏义门”——文昌汤氏获朝廷旌表其门的情况有准确记载(弘治甲子1504年,岁大欠、捐米谷、活万余人,州县上报朝廷旌表立了牌坊,誉满乡梓)。

3、对纠正现有某些成说,具有颠复性意义。且举2例:一如家庭方面一一其原配吴夫人卒年非1583年而是1585年;非活30岁而是32岁;非死于汤显祖中进士前,而是中进士后两年,且去过南京,有过诀别。细节感人。 再如作品考析方面一一《清明悼亡》五首,作于何年?徐朔方先生考为万历三十一年即1603年,应为万历三十三年即1605年,等等。

4、对明史、地方史等考研提供了新依据。如文昌汤氏的迁徙与明代特别是元末明初社会变迁的关系;文昌里在明代的繁荣情况;东井是何井?等等,都提供了新的考辨依据。有待学界持续关注和考研。

总之,汤公家族墓园的新发现,为汤学研究提供了新资料,发现了新依据,提出了新课题,拓展了新方向,结合其诗文、宗谱、及已有研究成果(年谱大传)等比勘考析,对纠正现有某些成说,有颠复性(勘正性)意义,具有重要的文献价值和历史意义。

[责任编辑:曾悦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