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寄语赣商:做家乡发展的参与者、贡献者、分享者

因刘贺而来 “南昌”或得名于南藩海昏侯


来源:南昌新闻网—南昌日报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一直备受业界关注。此前有专家表示,海昏侯墓出土的墨书金饼上刻有“南海海昏侯臣贺”字样,也有不少专家学者认为,墓中出土奏牍上的文字为“南藩海昏侯”。那么,刘贺到底是“南海海昏侯”还是“南藩海昏侯”?这与南昌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一直备受业界关注。此前有专家表示,海昏侯墓出土的墨书金饼上刻有“南海海昏侯臣贺”字样,也有不少专家学者认为,墓中出土奏牍上的文字为“南藩海昏侯”。那么,刘贺到底是“南海海昏侯”还是“南藩海昏侯”?这与南昌又有着怎样的关系呢?

此前,国家文物局驻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专家组组长信立祥在南昌西汉海昏侯墓考古成果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考古人员正是因为在海昏侯墓中发现刻有“刘贺”字样的玉印,以及墨书金饼、奏牍副本上的“南海海昏侯”字样,才确认了墓主身份。信立祥强调,金饼上刻的毫无疑问是南海的“海”字,刘贺当初的自称为“南海海昏侯”。

但在海昏侯墓出土奏牍的缺损文字的解读上,中国社科院考古所研究员王仁湘认为,“海昏侯”前两个较为模糊的字应为“南藩”而非“南海”。“‘南’字之后二字的字迹有缺损,但保留下来的左半边却完全不同。第三字可以明确是‘海’字,左边是三点如横,但第二字的左边看到的是四横,根据右边的残损笔迹,下方还有一竖,复原出来应为‘藩’字,与马王堆帛书上的‘藩’字并无二致。”此外,王仁湘又在海昏侯“秋请”的奏牍上,读到了“南藩”二字的右半部分。这件木牍在“……昏侯臣贺”文字前面有三个字的缺损,只剩下右边一小部分,王仁湘将前后两牍的文字合贴一处进行辨认后,再次确认简牍上所书写的文字为“南藩海昏侯”。王仁湘认为,奏牍上的文字释读为“南藩海昏侯”比“南海海昏侯”更有说服力。南藩即南方的藩国,古时也有东藩、西藩和北藩之称。《汉书·武帝纪》有言: “於是藩国始分,而子弟毕侯矣。”

释读了刘贺所写的南藩之后,王仁湘大胆猜想,“南藩”与“南昌”的得名或许相关。他表示,藩字通“蕃”,南藩也可写作南蕃。《韵会》说藩与蕃通,有蕃衍昌盛的意思。《左传·闵公元年》中记载“《屯》固、《比》入,吉孰大焉?其必蕃昌。”从这些资料中可考证,蕃与昌本就密切相连。王仁湘表示,南昌之名很有可能由南藩海昏侯开始,这也意味着南昌之名或许因刘贺而来。最有力的证据是,海昏侯墓出土的青铜灯明确写出了南昌之名。

首席记者徐蕾

 

[责任编辑:万文婷 ]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