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鹿心社慰问赣企驻巴基斯坦员工 谈如何“走出去”

《兰亭序》 真迹下落之谜


来源:中国江西网-江西日报

王羲之在隋之前,名并不为世重。入唐后,唐太宗李世民对王羲之的书法推崇备至,认为他的字“尽善尽美”,于是“心摹手追”,之后各家争相寻迹模仿,最终被推上“书圣”之高位。据张怀瓘的《二王子书录》记载,唐太宗聚敛了2290纸的王羲之作品,修《晋书》时,还亲自撰写了《王羲之传论》。

《兰亭序》唐人临本

局部

□ 赵运涛

王羲之在隋之前,名并不为世重。入唐后,唐太宗李世民对王羲之的书法推崇备至,认为他的字“尽善尽美”,于是“心摹手追”,之后各家争相寻迹模仿,最终被推上“书圣”之高位。据张怀瓘的《二王子书录》记载,唐太宗聚敛了2290纸的王羲之作品,修《晋书》时,还亲自撰写了《王羲之传论》。

《兰亭序》被誉为“天下第一行书”,为王羲之书法代表作。东晋永和九年,王羲之时为会稽内史,三月三上巳节这一日,他与谢安、孙绰等人在绍兴会稽山兰亭修祓楔之礼,众人饮酒赋诗,共成诗37首,把这些诗集为“兰亭诗”。王羲之用蚕茧纸、鼠须笔书就《兰亭序》作为序。据史书记载,王羲之仙逝后,《兰亭序》由其子孙收藏,传至七世孙智永和尚,因和尚无后代,便传书于弟子辨才。

《唐传奇》中记载了唐太宗得此帖的故事。

贞观年间,酷爱王羲之书法的唐太宗曾向辨才索要《兰亭序》,辨才却始终推说:“往日侍奉先师,实常获见,自禅师丧后,游经丧乱,坠失不知所在。”太宗自然不信,又三番五次威逼利诱辨才,而辨才始终一口咬定“就是丢了”。太宗依旧心不甘,对大臣说:“《兰亭》真迹肯定就在他那,要有个聪明人帮我设计谋取之。”于是,房玄龄举荐了多才多艺又善权谋的监察御史萧翼。

萧翼向太宗先要了几幅王羲之父子的字帖,然后就假扮成一名潦倒书生,借住辨才的永欣寺。傍晚时,萧翼在寺院的走廊来回走动,假装观看壁画,在经过辨才院子时故意放慢脚步。辨才远远看到他,问道:“施主是哪里人?”萧翼过去施礼后说:“弟子是北方人,来这里是为了收些蚕种回去卖,不想在这寺庙里观赏,能幸遇禅师。”

二人谈得很投机,辨才请他进入自己的禅房,二人又一起下围棋弹琴,投壶握槊,谈说文史,相谈甚欢。辨才留他住宿,设缸面药酒、茶果等,酣乐之后,开始赋诗作对。萧翼多才多艺,诗文俱佳,让辨才有一种相见恨晚之感,二人遂成好友。之后,萧翼又多次拿着酒去看望辨才,二人喝高兴了就作诗,如是者数次,于是诗酒为务,僧俗混然。

数日后,萧翼拿出梁元帝亲自画的《职贡图》给辨才看,辨才大为惊叹,然后萧翼假装不经意地谈论到书法,说“这不算什么,我祖上还传下来有王羲之的真迹,我自幼学习,常常带在身边”。辨才说“明天拿来,让我看看”。第二天,翼依期而往,出其书以示辨才。辨才仔细看过后,说:“是则是矣,然未佳善也。贫僧有一真迹,非比寻常。”翼问:“何帖?”辨才答:“《兰亭》。”萧翼假装镇定,笑着说“数经乱离,真迹岂在,必是响拓,伪作耳”。辨才说:“禅师在日保惜,临亡之际,亲付于吾。付授有绪,那得参差?可明日来看!”

等萧翼再来,辨才将藏在屋梁上的《兰亭序》真迹拿了下来给他观看。看后,萧翼故意说是假的,于是引起二人争论不休。辨才自从将《兰亭序》给萧翼看后,就不再藏在屋梁上了,把它和萧翼带来的御府二王杂帖一起放在书桌上。辨才此时已经80岁了,每天都要于窗下临学数遍,越老越痴迷于这些书法。这些帖子放在桌上,之后萧翼又往还数次,也没有出什么差错,辨才的徒弟们也就不再对萧翼有所猜疑戒备。

一天,萧翼趁辨才外出做客,私自来到了方丈室,对看门的和尚谎称昨日有书帖遗忘在了方丈室。看门和尚见是经常出入大师禅房的萧翼,于是没加思索就开了门。萧翼将《兰亭序》和二王杂帖都放进衣袋内,然后走出寺院,飞快地奔向永安驿,告诉驿长陵愬说“我是御史,奉召来此,快叫你们都督来见。”都督齐善行接到传信,急忙前来拜见萧翼。萧翼向齐都督宣读了圣旨,具告所由。随后,齐都督急忙派人召辨才来见萧御史。

辨才此时还在他人家做客,没有回寺庙,见到有官差来召见自己去见御史,不知所以。待见到御史,发现是萧翼,辨才大惊失色。萧翼对辨才说“奉敕遣来取《兰亭》,《兰亭》今已得矣,故唤师来作别!”辨才听后,当场昏倒在地。

李世民得到《兰亭序》真迹后,爱不释手,视为御宝,除自己临摹观赏外,还命令当朝著名书法家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等写成各种摹本传世,而把真品藏在身边。据传,唐太宗驾崩后,这绝代墨宝也成了昭陵的陪葬品。

五代时,一个叫温韬的人盗挖了昭陵,掘开时见字帖纸墨如新。这些字帖中有没有《兰亭序》,史书上没有提,就不得而知了。郭沫若认为昭陵以山为陵,异常坚固,凭当时条件,温韬根本没法进墓,《兰亭序》应仍在昭陵墓中。还有一种说法,《兰亭序》原本没葬在昭陵,因高宗李治也非常喜爱书画佳作,与父皇陪葬的是他人临摹本,而真品留在了高宗身边。高宗死前交待,让人将《兰亭序》葬在自己的墓中。温韬盗过昭陵之后,又想盗高宗和武则天的合葬墓——乾陵,但偏巧风雨大作,温韬做贼心虚,最终也没敢发掘。直到现在,乾陵仍是历代王陵中极少没有遭到过大规模盗掘的王陵之一。

如今,人们看到的《兰亭序》字帖,均为后人的摹本或临本,只能展现《兰亭序》的基本风采。《兰亭序》真迹的真正下落,至今仍是一个谜。

[责任编辑:欧阳晶]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