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书记去哪儿:本周这两位书记为啥压力山大

走近《清明上河图》里的栀子灯:民间与皇宫都爱点


来源:北京青年报

近年因对《清明上河图》的详细解读和研究,老画卷常看常新,每于细微处见新东西,这回便拎出栀子灯重置于世人眼前,想起几年前香港舞蹈团排演《清明上河图》,道具师做栀子灯数盏,外糊红纱,内点枝蜡,作高冠花帽之状。见此景,不禁想这真是从何处想来。

植物档案:

栀子:茜草科栀子属灌木,高0.3-3米;花大而美丽、芳香,广植于庭园供观赏。干燥成熟果实是常用中药。成熟果实可提取栀子黄色素,作染料应用,可广泛应用于糕点、糖果、饮料等食品的着色上。

花草蒙拾原种栀子花

白蟾(变种重瓣栀子花)

大花栀子(园艺品种)

栀子果实

单瓣栀子花的果实是美丽鲜艳的橘红色,红的诱人。会玩的宋朝人取其形,扎成了《清明上河图》里的栀子灯。

近年因对《清明上河图》的详细解读和研究,老画卷常看常新,每于细微处见新东西,这回便拎出栀子灯重置于世人眼前,想起几年前香港舞蹈团排演《清明上河图》,道具师做栀子灯数盏,外糊红纱,内点枝蜡,作高冠花帽之状。见此景,不禁想这真是从何处想来。

栀子灯出现在第十一场“夜夜笙歌”篇中,汴京酒肆饭馆处处,华灯初上,夜夜笙歌。众舞伎窄袖宽裙,头顶栀子灯而舞。作为后人理解为“红灯区”的标志,栀子灯发掘得不错,但顶在头上,仍不免让人“骇笑”。

仿栀子做灯,乃取其果实之形。栀子花常见,果实不常见,城市里常见的栀子花是园艺栽培的大花栀子,花瓣肥厚,花朵硕大,花香浓郁,雪白芬芳,煞是爱人。这种大花栀子都是重瓣,花瓣由花蕊瓣化变异得来,没了花蕊自然就不结果。原种的单瓣栀子因少见倒不识得,听人告诉说是栀子,疑惑地问为什么平时见的栀子花不是这个样。能结果的栀子,就是这种单瓣栀子花。

栀子开花六瓣,结出的果实为纺锤形,两头尖中间大,顶上有残留的六条萼片,细细长长,残冬时从绿变褐,像掉了叶片的干树枝;果实有5-9条竖棱,颜色是美丽鲜艳的橘红色。这个橘红色红得诱人,看上去就觉得明亮光芒,取其形做灯,是很自然的联想。

栀字从木,卮音。卮是古时的酒器,因栀子的果实像酒卮,所以取名为卮,加木成栀,沿用至今。卮这个酒器现在少见,描述一下的话,它有点像老干部爱用的带盖茶杯,不同之处是手柄为单环,盖子上有三个倒S形的装饰物,杯下有三足,盖子取下来放在桌面上,三个倒S便是三个足,盖子成了浅盏。硬要说这个卮和栀子果有多少像,还真不觉得,也就盖子上那三个小装饰和栀子果上残留的花萼有点像吧。还有一种同样冠名是卮的酒瓶就像多了,鼓腹细颈敞口圈足,也许那才是真正的卮,宋官窑有青瓷卮瓶,和酒瓶卮以及栀子灯的造型都很接近。

上古酒器在会玩的宋朝人那里就变作了灯,宋人写诗赞美栀子花:“玉瓣凉丛拥翠烟,薝卜坊中自可禅。风霜成实秋原晚,付与华灯作样传。”雪白的花瓣碧绿的叶子,秋天结了果实,成了扎彩灯人的图样子。

《清明上河图》中的栀子灯

香港舞蹈团《清明上河图·夜夜笙歌》栀子灯舞

宋以前没见有栀子灯的记载,宋朝一下子就出现了,可见是宋朝人的发明。栀子灯很常见,大街上随便放,像《清明上河图》里的门阔四五间、顶上扎彩楼、门前排红杈、有三层齐楚阁儿的孙羊正店门口就一下子立了四盏。

从图上看,这灯细颈、大腹、敞口,像个花瓶,有棱六条,按宋人书上的文字描写,是糊了红纱。那么这灯除了灯腹大点,和栀子别无二致。灯腹大重心就低,立得稳,图中的栀子灯看比例有半个人那么高,重心不降低容易倒。

宋朝栀子灯流行,在南宋人写的《梦粱录》里有记载。《梦粱录·酒肆》篇说临安城的中档瓦子在前武林园,一向是三元楼康家、沈家在这里开酒店,店门上有彩画欢门,临街设红绿杈子,挂绯绿帘幕,贴金红纱栀子灯,装饰厅院廊庑,花木森茂,酒座潇洒。从门口到里间主廊有二十多步的进深,分南北两廊,皆齐楚阁儿,稳便坐席。到了晚间,点上了灯,上是红灯下是彩烛,上下相照,灯火辉煌,照着主廊上几十个浓妆歌妓,远望宛如神仙。

当时油钱每斤不过一百会,元宵灯节的时候,巷陌爪札,欢门挂灯,南至龙山,北至北新桥,四十里灯光不绝。

酒肆门首排设红绿杈子及栀子灯,是因五代时后周太祖郭威游幸汴京,茶楼酒肆就是如此装饰,所以哪怕都城从汴京搬到了杭州,随迁而来的市民思旧,风俗依然不变,店家仿效至今。因此《梦粱录》写的是南宋临安市井风俗志,《清明上河图》画的是北宋汴京风貌,时间过了百多年,细节却是一样的,彩楼欢门、红绿杈子、绯绿帘幕、红纱栀子灯一一都在,就像是在介绍百多年前的那幅图画。

关于“红灯区”之说,《都城记胜》里有介绍,并不是有栀子灯和歌妓的就是,而是有一种专门的“庵酒店”:“庵酒店,谓有娼妓在内,可以就欢,而于酒阁内暗藏卧床也。门首红栀子灯上,不以晴雨,必用箬盖之,以为记认。其他大酒店,娼妓只伴坐而已。欲买欢,则多往其居。”栀子灯上有箬盖的才是暗门子,没有箬盖的只是伴坐点唱。这正是:红栀灯下啭鹂喉,玉笛银筝韵欲流。安得阿姨三百万,为卿破费作缠头。

栀子灯不单民间用,皇帝也用。冬至郊祭在太庙,时间是子时刚过,天交四鼓,也就是半夜两点。冬至这天的夜里,卤薄仪仗于御路两旁分列,间以盆烛,自太庙至郊坛泰门,辉映如昼。当时人写诗记录下这个情景:“严更频报更何其,万甲声传远近随。栀子灯前红炯炯,大安辇上赴坛时。”到了正月新年,皇帝去太一宫拈香,沿路前后奏乐,内诸司官吏引驾,早间晚上,点红纱栀子灯二百盏照明引路。

想想当时的情景,二百盏红纱栀子灯点亮,在临安的山下西湖的水边迤逦行来,红光成带,当时就有人写诗赞道:“阊阖门开紫禁通,金栀千炬蜡花红。”简直就是《印象·临安》的官方海报和宣传文案。

所以说那个《清明上河图》舞蹈,栀子灯出现不是不好,而是顶在头上这个方式不对,头上点灯,这不成了点天灯了?什么仇什么怨,要让歌妓受这种酷刑?

南宋时彩灯的制作达到一个空前的高度,范成大说吴地风俗,元宵节时坊巷以连枝竹缚洞门多处,数十重之多,毎里门作长灯,题名诗句在灯上;用绢糊大方灯,灯上画历史故事;又有小衮灯时掷空中,又有大衮灯,又有鱼灯是用琉璃壶瓶贮水养鱼,以灯照映;又有万眼灯是用小块绸布红白相间砌成,多至万眼;又有琉璃球灯,像万花筒一样毎一隙映成一花;还有船灯,夹道陆行为竞渡之乐;还有水戏照心灯、莲花灯、栀子灯、葡萄灯、犬灯、鹿灯、马灯、月灯、桥灯。有这么多彩灯,栀子灯侧身其间,都不算特别稀奇了,但宋人看是看重它,刘克庄写《元夕》诗,首句就是“千炬金栀映玉蕖,台城昨梦又年馀”,以栀子灯代指所有灯,地位超然。

这种彩灯到现代称为苏灯,苏州彩灯匠人最为擅长扎制,近年老匠人离世,城市的灯光工程都换成了LED,彩灯业式微,只有在乡间一些地方还有保留。福建三明市清流县是客家人聚居区,里田镇元宵庙会是一年当中最热闹的节日,旁边的几个县的人都会到里田去看灯。里田庙会内容丰富,早上抬着祖先牌位巡游乡境,接受子孙祭祀,中午由村民化装成雷公雷婆在庙里作法事,到了晚上是花灯游街。花灯分为两种,一种是简化成当地人称为花篮花盆式样的栀子灯,一种索性是板凳龙,从家里扛出长板凳挨着前面人的长板凳就成。夜晚的板凳龙点得红灯通亮,巡游在漆黑的山间,照着明年的年景,红红火火。

里田的栀子灯和宋朝的栀子灯形制上已经相去甚远,如不是当地人还管它叫栀子灯,外乡人是看不出这个花盆一样的朴素灯笼和汴京临安街市上的贴金红纱栀子灯有什么关联,只有那竹篾支撑出的六角敞口的造型依稀还保留着一些当初的旧貌,只有知道它名叫栀子灯时才会哦一声,原来它藏在了这里。

[责任编辑:欧阳晶]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