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西日报四篇评论清晰透视省委重大战略举措

枯水鄱阳湖 明代千眼石桥露真容


来源:乐途旅游网

近年来,关于鄱阳湖湖底显露的报道常常见于各种新闻,引起人们的关注,其实鄱阳湖是个季节性的湖泊,“洪水一片、枯水一线”,冬季枯水是鄱阳湖的正常现象,但自三峡水库蓄水后,由于长江对鄱阳湖水的顶托作用及补水的减少,加之气候变化,五大河流来水变少,枯水期提前和湖面逐年萎缩也是不争的事实,甚至有些年份从8月就开始进入枯水状态。

近年来,关于鄱阳湖湖底显露的报道常常见于各种新闻,引起人们的关注,其实鄱阳湖是个季节性的湖泊,“洪水一片、枯水一线”,冬季枯水是鄱阳湖的正常现象,但自三峡水库蓄水后,由于长江对鄱阳湖水的顶托作用及补水的减少,加之气候变化,五大河流来水变少,枯水期提前和湖面逐年萎缩也是不争的事实,甚至有些年份从8月就开始进入枯水状态。

冬季的鄱阳湖不仅有候鸟、有蓼子花海,更有深藏于湖底的美景和无数的人文故事露出真容,显现于世人的眼前。

翻过都昌多宝沙山的蒋公岭,就是千眼桥的起点

湖中石桥——鄱阳湖底的古驿道

鄱阳湖最窄处位于庐山市(原为星子县,2016年5月改名)和都昌县之间的老爷庙水域,对岸宽度只有3公里,但在2000年位于湖口的鄱阳湖大桥完工之前,除水陆交通外,鄱阳湖之上没有一座现代化的大桥沟通湖两岸的人们往来。之前的人们,丰水时渡船而过,枯水期由于大部分湖底显露,似乎可以从湖底直接穿行。

翻过都昌多宝乡蒋公岭的沙山,湖对面是庐山五老峰和汉阳峰脚下的星子县城,这一水域的湖底是漫漫黄沙,枯水后,强劲的北风将湖底黄沙吹到岸上,形成了江南最大的沙漠,在鄱阳湖岸边呈现出一派戈壁景象。这里是江西省著明的风带,我们在北风中走过千米黄沙滩,渐渐地湖水混合着泥与沙,湖底变得泥泞和湿滑,通向对岸星子的沙路并不是想向中的一路坦途。

湖底泥和着沙,路面泥泞湿滑

由于都昌地理位置闭塞,茶叶、桑丝、棉花等大宗农产品主要输往对岸的星子、庐山和九江进行交易,因此,这一条通道自古以来就是两岸人们通商的必经之路。秋冬虽水枯,但湖底泥和着沙,路面泥泞湿滑,往来行人很不方便。于是,古时的湖区人民,就地取材,建造了湖中石桥,以解决冬季交通问题。

同伴们不原踏水过桥,没人拍照,只能用这种方法说明—我来过

千眼桥——中国最长的湖中石桥

明代末期,有当地乡绅集资在现址处用麻石建桥,这就是现在千眼桥的前身。清嘉庆二年(1797年),时任浙江绍兴府山阴县令的都昌人刘达桂返乡,看到石桥破败严重,甚至有行人跌入泥水之中被冻死,即联络当地名流,捐奉集资,成立“永济会”重修石桥,历时五年终于成功。

石桥总长2930米,被称为“全国最长的湖中石桥”。桥墩由松木构成,桥身石材全部采用花岗岩制作,俗称芝麻白,就产自星子和都昌两地,桥面宽0.825米,有泄洪孔共983个,这也是“千眼桥”名字的由来。

千眼桥是全国最长的湖中石桥

直到上世纪80年代,千眼桥依然发挥着作用。这里是千眼桥都昌一侧的起点,抬眼望去,湖中的石桥逶迤远方不见尽头,天气阴冷,能见度不高,让远外的鄱阳湖变得苍茫而神秘,天气好时对岸星子城外的汉阳峰、五老峰清晰可见。

多宝乡的余大姐今年48岁,她还记得当年挑着棉花到对岸星子县城去交易,有时交易顺利的话,一天要走两个来回。

这是多宝乡的蒋公岭,湖中1公里处,就是千眼桥

现今,湖底石桥已经远离了下一代鄱湖人的生活。湖水刚退,湖底沙滩上还有一层浅浅的水,即使是生活在离湖不到2公里岸边,余大姐7岁的孙子也是第一次走近千眼桥, 结果还被奶奶牢牢地看着,不让走进水面半步。

亲身感受了这一切的人,就能更深切地理解湖中石桥对于鄱阳湖两岸人民的意义。

这里是千眼桥的起点,一地的红纸是施工队燃放的开工炮竹

千眼桥——一桥连接都昌、星子两县

千眼桥从都昌一直通到对岸星子县城外的鄱阳湖水域,这里是鄱阳湖的主航道,与星子县城相隔数百米,走过千眼桥的往来客商,通过摆渡才能到达这条驿道的另一个终点——星子县的南门码头。如今星子县的南门紫阳堤上,有一种称做“水上的士”的摆渡船,他们从渔民转业而来,水枯时载着游客从南门码头来此找寻千眼桥。

摆渡船家接送游客

春夏鄱阳湖涨水,石桥淹于湖底,只有水枯季节才露出真面目,滔滔湖水,几百年的冲刷,使得桥面移位、桥墩坍塌严重,但却移不动深深插入湖底的松木桩,反而让它更坚毅。长达3米的花岗岩条石,沉寂在浩瀚的鄱阳湖底,经过了数百年的水起水落,除了附着着的水中生物外,古人的劳动印记终也是无法抹去。

桥面移位、桥墩坍塌严重

我们被通向远方的古桥吸引着,踩着坍塌的花岗岩石板,朝着对岸大步前进,在现实与历史中穿越,忘了还在等待的船家。来到千眼桥大多数游客都是猎个奇,匆匆地看一眼就往回返了,今天船家没想到载了几个旅行达人,走在桥上不原回头,所以不得不上岸来催我们返程,以免误了更多的商机。

亲历千眼桥大修

古代人利用千眼桥得看天气,而现代想看千眼桥得靠科学,每当鄱阳湖星子水文站的水位,低于9米以下时,千眼桥就会若隐若显,但想亲自踏寻,就得等到水位低至8.5米以下。所以这几年当千眼桥频频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往往总是引起人们对鄱阳湖生态问题的担忧,似乎鄱阳湖底的千眼桥显露,成了一个新的环保标志性事件。

花岗岩石桥面上有凿齿,以利于增加条石的稳固性

2016年12月,从都昌蒋公岭找寻到千眼桥,正遇千眼桥百年来第一次大修,现代化的大型机械开跋在这鄱阳湖底,虽不能用浩荡来形容,但确实被这气场所震憾,在不经意间让我们领略了鄱阳湖的广阔苍茫和现代人力之间的抗衡。

千眼桥,他是鄱阳湖中带着神秘色彩的人文景观,早已完成了他茶桑驿道的使命,渐渐淡出了历史的舞台。都九高速已开工兴建,千眼桥南面不远处的鄱阳湖二桥已有雏形,2018年即将通车。如今他只是鄱阳湖的一道旅游风景线,冬季穿越千眼桥的鄱阳湖穿越线,已经是户外爱好者一条经典的徒步线路了。

修复工程的施工人员进场

走在石桥上,我感慨千眼桥的建设者们,伟大的工程后面总有一批杰出而伟大的人,在古代工程中,从工艺上来看,千眼桥可能并不算特别,但它最特别的“公益”性,它的建造完全是一种民间行为,由都昌的乡绅们筹资,他们慷慨解囊,官捐奉士捐粮,募工、采石、购木,立碑、题记、为后人留下一座立在鄱阳湖底的丰碑。

刘达桂及当地乡绅还以良田和资金捐助“永济会”,用以长期维护千眼桥的修缮,据说每年水枯季节都要派劳力维修,直至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停止。

用这样的设备,工程每天进展几十米

走在石桥上,我感慨于千眼桥的没落,但也庆幸历史的进步。

同样值得庆幸的是,千眼桥没有被遗忘。

鄱阳湖底原有多座这样的湖底石桥,但由于种种原因,都裤遗忘或无迹可寻了。千眼桥是江西省保护文物,修旧如旧,虽然花岗岩桥面上少了些人工敲凿的痕迹,榫卯的开凿也都是由机械来完成,两个月就可以完成先人5年才能完成的工作,在强大的机械面前修复工作似乎是变得很简单。湖底的文物确实工艺不复杂,但修复文物,其实修复的是现代人对祖先的敬仰之心,保留下来的鄱阳湖先民战胜自然,利用自然的历史教案,是留给子孙的活的精神教科书。

走在桥上,抱着一颗对祖先的敬仰之心

贴士

九江的这些灵感适合与所有人共同体验。

11-2月来玩最佳。特别提示:鄱阳湖的水位低于9米以下,千眼桥露出水面,才得以亲身体验

推荐景点:

老爷庙多宝沙山星子紫阳堤落星墩庐山秀峰

冬季是鄱阳湖最美的季节,枯水后,湖底的秘密得以显露。

千眼桥连接九江的都昌县和星子县(已改为庐山市),从两地都能上桥,文中提到的都昌蒋公岭、星子紫阳堤都可以通过导航到达。星子县位于庐山南麓,有“庐山之美在山南”的美誉,集中了包括秀峰、东林寺在内的大量人文和自然景观。都昌占鄱阳湖水域三分之一,鄱阳湖人文风光是其特色,有许多与古战场、古城遗址和湖岛风光。

星子县是个千年古邑,但已于2016年5月改为庐山市,但我觉得千眼桥还是属于星子的。所以很纠结,文中关于星子和庐山市的表述可能有点乱!

[责任编辑:欧阳晶]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