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南昌公交女司机邓红英获“江西省五一劳动奖章”

汇仁药业黑历史:环保问题遭举报 经营劣药频被罚


来源:北京商报

“喝汇仁肾宝,他好我也好”几近轰炸式的广告宣传,让汇仁药业的主打产品汇仁肾宝家喻户晓。现如今,靠着“香饽饽”汇仁肾宝,汇仁药业也准备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然而,汇仁药业头顶亮眼业绩光环的背后,却有着诸多“黑历史”。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后发现,汇仁药业曾多次因环保问题被举报。与此同时,汇仁药业还频频因涉嫌生产销售劣药而遭处罚。

“喝汇仁肾宝,他好我也好”几近轰炸式的广告宣传,让汇仁药业的主打产品汇仁肾宝家喻户晓。现如今,靠着“香饽饽”汇仁肾宝,汇仁药业也准备向A股市场发起冲击。然而,汇仁药业头顶亮眼业绩光环的背后,却有着诸多“黑历史”。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后发现,汇仁药业曾多次因环保问题被举报。与此同时,汇仁药业还频频因涉嫌生产销售劣药而遭处罚。这些“黑历史”都有可能成为汇仁药业闯关IPO路上的“地雷”,极大地增加了汇仁药业圆梦A股的不确定性。

环保问题多次遭举报

环境保护问题在IPO的审核中存在严格的规定,发行审核过程中证监会会严格执行国家环保法律法规,对于近36个月内存在违反环保法律、行政法规或规章,受到行政处罚且情节严重或者受到刑事处罚的公司,不得公开发行股票。虽然在招股书中汇仁药业声称公司业务不存在重大污染,近年来未有违反环境保护法规的情况,不过,北京商报记者却在调查后发现,汇仁药业的环境问题曾被市民多次举报。

在天涯论坛中,有一则名为“南昌汇仁药业经常放出大量污染气体,多次投诉环保局,无结果”的帖子,这则帖子由网民“道心空”在2016年11月18日发布。“道心空”称汇仁药业“每天排放的臭味特别难闻刺鼻”、“白天晚上都排,晚上的味道特别难闻,刺鼻”,并表示“按国家环境保护法,在住宅区及学校周边是不允许兴建大型药厂,恒大城住宅小区是先行建设,汇仁后建的,现在周边的居民苦不堪言”。

据了解,此前汇仁药业就被市民举报过环境问题。2016年7月27日,在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江西省环境信访案件调查处理进展情况通报中,就处理了市民举报的“南昌市南昌县汇仁药业晚上有刺鼻的气体排放,已向南昌县环保局反映,环保局称该企业环保治理设施齐全,但问题一直未解决”这一信件。在接到举报信件后,南昌县环保局环境监察、监测人员对企业和周边环境进行了现场核查和快速检测。不过,在现场和周边未闻到刺激性气味。氨气、硫化氢气体未检出。

而在今年1月3日,北京商报记者在江西省环境保护厅官网中的12369举报一栏中曾发现,一市民在2016年9月26日举报称“汇仁药业在中央环保巡视组离开江西后又时常在晚上排出恶臭气体,严重影响环境及周边居民健康”。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再去查询此举报内容,却发现已经查询不到。

实际上,对于汇仁药业的环保问题,国家相关部门一直在整治当中。2016年7月29日,在江西环境保护厅官网中显示,市委书记亲临现场督办中央督察组交办的信访件,其中对2家药企实施限产处理,约谈了4家企业负责人。而汇仁药业就在限产处理之中。同时,2016年9月18日,南昌县环保局发布的南昌县深入开展大气环境整治行动中,就指出在整治过程中对于汇仁药业实施的是限产限排,产能必须控制在60%以内的措施。

关于公司环保问题频遭举报一事,北京商报记者在上周五就目前公司的环保问题以邮件的方式向汇仁药业在招股书中披露的邮箱发去采访函。不过,采访函以所发送邮箱的域名不存在为由被退回。随后,记者致电汇仁药业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涉嫌生产销售劣药频被罚

除了备受诟病的环保问题,汇仁药业还多次因涉嫌生产销售劣药而遭处罚,这也难免让消费者对汇仁药业的产品质量安全产生一定的担忧。

招股书显示,2013-2015年汇仁药业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45721.59万元、90809.93万元及148510.41万元,复合增长率80.23%。同期对应实现的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540.25万元、16766.44万元和19343.19万元,复合增长率71.98%。此外,2013-2015年以及2016年1-6月,汇仁药业实现的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8000.98万元、16982.92万元、34385.49万元以及7777.9万元,业绩增长较为明显。

然而,亮丽的业绩却难掩汇仁药业频繁被罚的“黑历史”。据统计,自2013年至今,汇仁药业因生产或销售不合规定药物被食药监部门共处罚8次。诸如,在2013年4月因涉嫌生产销售劣质中药饮片皂角刺案,南昌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决定没收公司销售劣药违法所得1.03万元。2015年3月,南昌市食药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汇仁药业违法经营劣药鹿角胶龟甲胶,对此,食药监局决定没收公司销售劣药违法所得并处以罚款。

另外,在2015年、2016年,标示有汇仁有限(汇仁药业的前身)所生产批号的牛黄解毒片和多潘立酮分散片分别被温州市药检所和玉林市食品药品检验所检验出“重量差异”项和“溶出度”项不符合规定,两种药均按劣药对汇仁药业进行处罚。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年11月,江西省食药监局出具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指明公司涉嫌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补充检验标准的“银杏叶片”,违反了《药品管理办法》相关规定。随后,江西省食药监局对此作出说明,认为公司生产银杏叶药品不合格是因为外购原材料不合格导致,并非公司有主观故意违法。不过,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方面研究者表示,这也从侧面说明公司的产品质量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表示,劣药其实基本可以算假药,对于生产企业而言GMP证书就会被废掉,如果只是销售渠道的话就可能只是罚款,不会承担主要责任。劣药的出现主要还是生产商的原因,没有按照GMP证书生产,这就是比较严重的。

高昂营销费用“侵蚀”业绩

而汇仁药业靠“烧钱”营销撑业绩的经营模式,也被业内人士认为存在一定的隐患。

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显示,2013-2015年以及2016年1-6月汇仁药业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7.95%、77.89%、84.61%和83.25%,由此可见,汇仁药业的毛利率整体呈现上涨并且维持在较高水平。然而,对于汇仁药业而言,高毛利率却并不意味着高业绩。以2016年上半年为例,汇仁药业总收入约为7.59亿元,营业成本约为1.27亿元,毛利润高达约6.32亿元,但净利润却只有约7776万元,不及公司毛利润的13%。而让汇仁药业陷入“高毛利低净利”尴尬泥潭的,则是近年连续走高的营销费用。

为通过宣传推广提升公司产品的知名度,自2014年起,汇仁药业在广告投入方面开始持续加码。数据显示,2013-2015年以及2016年1-6月汇仁药业在广告与业务宣传方面的投入分别为3865.82万元、3.08亿元、6.66亿元和3.32亿元。由此可见,自2014年开始,汇仁药业在广告方面的投入处于暴增的状态。2014年相较于2013年增长近7倍。而2015年是2014年投入金额的两倍之多。同时,广告与宣传费用占销售费用的比重也较高。自2014年以来,广告费用所占销售费用的比重在七成左右。销售费用占总收入的比重则在一半左右。2016年上半年,汇仁药业的销售费用为4.85亿元,占公司同期收入的比例为63.9%。而在销售费用中广告与业务宣传费用则达到3.32亿元,占销售费用比重为68.47%。也就是说,公司将很大一部分收入用于广告宣传。

值得一提的是,汇仁药业的主营业务为中成药及化学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主要产品为汇仁肾宝,公司的广告投入以主要产品汇仁肾宝为主。数据显示,2013-2015年汇仁肾宝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648.58万元、61900.52万元和127669.32万元,销售收入占同期实现的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21.33%、68.49%、86.12%,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对此,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在公司产品结构相对较为集中,对汇仁肾宝销售业绩的依赖性较强的情况下,如果公司销售的外部经营环境发生改变,或者该产品的市场情况发生变化,均将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

“高营销投入是把双刃剑,刚开始大幅提升广告费用,对公司的营收方面会有较大的促进作用,但长久而言,效果就会出现减弱。而且持续高昂的广告费投入还可能侵蚀公司业绩,后续如果业绩跟不上,是无法支撑持续的高营销投入的。”北京一位营销行业人士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高萍

[责任编辑:李波]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