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贫困发生率为1.6% 井冈山在全国率先脱贫“摘帽”

当代艺术——陈彦河:用水墨与自然对话


来源:南昌新闻网

每个时代都应有能够反映那个时代的气息,并且表现出强烈个性特征的艺术作品。走进陈彦河的作品,记者从古韵磅礴的画面里看到了非凡的水墨气象。陈彦河用属于他的精神探索,拓展中国画的表现空间。

南昌新闻网讯:每个时代都应有能够反映那个时代的气息,并且表现出强烈个性特征的艺术作品。走进陈彦河的作品,记者从古韵磅礴的画面里看到了非凡的水墨气象。陈彦河用属于他的精神探索,拓展中国画的表现空间。

以下是记者在陈彦河先生的工作室对他进行的艺术访谈:

记者:之前了解到您去过敦煌,此次西行,您去了西北有什么收获?

陈彦河:1998年的时候,我在敦煌复制壁画,待了一个月。西北深厚的文化底蕴非常值得我们去探索。近来是跟同学相约同游终南山,终南山在西安市往南40公里处,它是道教全真派发源地,也是秦岭山脉的一段。

山水画作是艺术生活中的重要一环,庐山、井冈山、太行山、黄山等都是画家常常出现在作品中的。在我看来,画终南山与我的精神世界的描绘相契合,因此将会长期成为我要表现的景物。

此外,我还去了甘肃平凉的崆峒山,是道教发源地之一,也是古丝绸之路西出关中之要塞。人文景观非常丰富,很多古代寺庙、道观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古代丝绸古道上,我还去了宁夏固原的须弥山。大型石窟群从北魏开始建造,到现在有一千四百多年,经西魏、北周、隋、唐等历代不断添凿,在这些大大小小的造像中,单体佛像规模最大的是唐代所建的第五窟,有一座20.6米的大佛。由红砂岩雕凿而成,红砂岩比较疏松,洞窟与自然风化形成古朴而神秘的氛围。这里地势开阔,视野辽远,站在大佛眺望古战场,让人产生思古之情。

记者:对于西北您一直抱有浓厚的兴趣,能否讲讲其中的原因,以及您对它的理解?

陈彦河:最主要因为我对那里的人与景情有独钟。我想通过对自己比较熟悉的终南山景物,结合自己的人生感受,融合到我的山水作品中去。以后终南山将会作为我画山水的一个重要的方向。

我在这里写生了几幅作品,得到的收获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从个人主体观念到物象的形式上有了新的认识。这种认识可能是一种新的概括处理方式,具体到怎么去认识一座山脉,怎么去描述它,怎样与自身主体观念相叠加。我希望把北方的山水画成一种比较雄强的,体现中国人内在的一种向上精神,以及从古至今推崇的一种审美习惯。我希望我的山水或者水墨能做出树立某种美感体验的东西,而不是仅仅是去调侃或者推翻。通过作品去树立一下对中国古代传统的审美精神的一种链接,像是我们汉唐,或者北宋山水的那个时期的文化中对汉民族本身精神的弘扬,对正气的、阳性的、耸立的精神的颂扬,同时对明清以后小巧的、柔靡的、隐士的一种病态表现的抑制。

记者:在您的创作过程中,是如何从传统当中取长补短,形成现在风格的?

陈彦河:对于绘画艺术来说,我们普通意义上的传统就是古代遗留下来的一种绘画样式,如宋人如何画画,元人如何画画,明朝人如何画画。我们是对其绘画样式的学习。那么我所认为的传统,实际上更多的是传承其思想。齐白石老先生也说过:“师其技不如师其神。”对于传统的学习主要在于对传统的精神性的把握,在各个时代最优秀最具有创造性的东西才能成为当下的传统。

以前李世南先生问过石鲁大师的一个问题:“什么是传统?”石鲁的答案让他振聋发聩:“你画的好,你将成为传统。”我认为这就是对传统的最好解释,传统代表同时代最高精神,以及独特的精神表现。

再谈一下我个人对传统的学习经历。我毕业有将近二十年,我一直从传统图录以及周边图书里来学习经典。其中,比较特殊的一点是我对中国古代的艺术品,包括石刻、宋瓷、家具、古兵器等艺术品的研究,我从其中学习到了与绘画相同的精神品质。

现在评判一幅绘画作品,要把它与宋瓷或者古代家具摆放在一起,它是否能够与之相对话,或者相平衡?我认为与之呼应的作品才有意义。当我在把玩古代艺术品的时候,更多的是对它的线条、器形、韵味的潜移默化的体会,由此形成现今对绘画样式的追求和把握。我们要知道传统当中什么是美,什么是糟粕?优美的特色和艺术性才是需要我们去把握的。古人的东西并不都是精品,也有糟粕。我们现代人需要进行长时间的甄别什么才是具有代表性的?

记者:您的作品既有传统性又有当代性,您在创作的每个阶段是怎么认识“传统与当代”这个课题的?

陈彦河:首先我们要明确一点,所谓最传统的东西,实际上是最当代的。那么我们在看一个远古的陶器或者石雕的时候,它的气息就具有很明确的当下性。因为它是直指人心的,传统和当下其实只有一线之隔,你能从作品身上感觉到它所表现的真实感情,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在创作艺术品的时候,不是人云亦云就是照本宣科,如果没有把个人的深刻感情融入到创作中,我认为这些只是工艺品。艺术品的最大属性就是具有情感,具有精神性,如果不具备这两点,那么再好的工艺都不是艺术品。当代的艺术品除了具有、吸收传统中最精髓的东西以外,还要表现创作者个人在当下对时代的感悟,表现个人或者时代的精神。

中国经过这么多年的封建社会的沿袭,从建立到结束有2000多年,在社会的形态上发生的变化都是渐变形式,它没有发生过什么巨变,不像西方社会经过封建社会到工业革命以后当代社会审美习惯发生了颠覆性和革命性的改变。中国还是延续性的、改良性的社会变革。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出现的这种审美习惯、审美样式,是很难有非常大的改变。

在改革开放以后,中国与西方社会的接触增多,很多西方当代思潮涌入中国,这个鱼龙混杂的现象需要我们去甄别,什么是真正代表西方现当代艺术思想的?什么又是“假大空”的?

中国艺术家需要在自身建设的基础上与西方进行碰撞和沟通,这样才能产生优秀的艺术家和艺术作品。

记者:结合现代人的生活轨迹,您在艺术创新上有什么新的思路?

陈彦河:在我看来,现代人的需求和古代人的需求没有什么区别,将来人的需求也不会有什么大的变化。人的需求无外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在任何时代除了物质之外,还要满足人的精神需求。精神需求里面,艺术品和艺术创作能够给人带来很高的享受,其价值也由此突显出来。

优秀的艺术品除了能够甄辨社会现象的美丑,而且还能提供一个参照目标,树立一个向上的精神。作为一个画家,除了要创作他所想表现的东西之外,还肩负着一种对时代精神提炼和表现的任务。

对于我个人来说,我希望在我的绘画作品里面,更多的能表现出人在一种潜意识状态下对细微事物的敏感,甚或是一种安静的体验。在此过程中形成对自然、对社会、对宇宙的真实体验,从而树立起一种向上的、生机勃发的价值观。如同新生的萌芽,虽然幼小却包含着生命的力量。我们汉民族讲究的是天人合一,而不是西方世界的那种对自然的征服精神。我们试图找到人与自然的和谐,与自然平等对话。我们需要在此过程中将人类本身的精神升华起来。我想要在作品中传达出一种既要体察自己,也要体察社会,又要体察自然的那种感觉。

记者:在您的创作风格转变历程中,是怎样的心灵改变或是创作经历让您的画风出现变化呢?

陈彦河:在我的创作经历中没有发生什么巨变,都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从我开始画画就对艺术非常有兴趣,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开始懵懵懂懂的接触绘画。这是一种自发的状态,同时也是唯一要选择的状态。这种热爱是具有排他性的。这也成为了我以后要从事一生的事业。

我的绘画历程更多的得益于跟朋友交流过程中所学的宝贵经验,这也是我要感恩的地方。同时看山看水看自然让我眼界开阔,带给我新的感受。

记者:请您谈一谈您对中国画里笔墨如何表现当代性这一话题的理解。

陈彦河:引述一段苦瓜和尚石涛的话:“笔墨当随时代。”任何时候笔墨都能体现出当下社会的一些情况和当下人的精神状况。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是前所未有的。传统遗留下来的所谓对笔墨的认识和笔墨的样式很难表现出当下人的精神状态。我们在创作的时候,可以在传统的基础上挖掘出表现精神层面和社会形象的恰当的笔墨方式,由此产生自己独特的艺术形式。传统的笔法和墨法我们依然需要体会和延续,但是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要生发出更多的体现当代人状态的艺术创作方式。

最后要说的是,所有的表现样式只要你恰当的表现了当下社会的精神性和社会性就跟传统有关。重要的是它是否恰当地表现出了你所需要的表现样式和精神状态。如果它恰当的表现出来,那它同样也能成为传统,也能够被后辈所继承。

[责任编辑:欧阳晶]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