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刘奇寄语赣商:做家乡发展的参与者、贡献者、分享者

《文化·大家》第24期 出省庄记:一个艺术群落的告白


来源:凤凰江西

过去的多年,这个不到百户人家的小村落,因为靠近大学城,一度成为了高校蚁族腹地。小吃摊、甜品店、廉价的KTV、各种小旅馆、台球室,满满当当地塞在后街边上的省庄里。

当年蜗居在省庄创作的青年画家(八零油画学社成员)

省庄,是一个小村落的名字,位于南昌大学后街边上。

过去的多年,这个不到百户人家的小村落,因为靠近大学城,一度成为了高校蚁族腹地。小吃摊、甜品店、廉价的KTV、各种小旅馆、台球室,满满当当地塞在后街边上的省庄里。

但近十年间,省庄,这个名字似乎已成为了一个艺术群落的标签。在众多媒体的报道里,总能看到省庄的名字与艺术关联在一起,省庄之于南昌,似乎更像宋庄之于北京的组合关系。

然而,就当省庄艺术群落的一批中青年艺术家已经在全国艺术界崭露头角,甚至有很多已经在全国有形成较大影响力的时候,省庄,这个地方因重新规划,从而使得整个后街一带自发形成的青年艺术群落即将面临冲散,其长期创作的百余间工作室也将面临全面解体。

这样一来,因为找不到更好场地创作的原因,这个群艺术群体在关于去留等问题上或将重新作出选择。

位于省庄的创意园标识牌

1.

从后街到省庄,是一个带状的居落,过完后街的天桥,沿着起伏如山坡的小路,路经一个散发恶臭的垃圾场,便到达省庄。

那些暗夜里聚众吹大牛的年轻人、蓬头垢面每天搓着眼屎去上课的学子、以及那些遍布在省庄每个角落的小情侣……这些主体人群成为了省庄命运循环的重要元素。

总之,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省庄,实在只是一个乏味之地。

这里真正成为一个青年艺术家的聚落,起始于2008年之初,现在活跃全国油画市场的“八零油画学社”的主要成员,曾是省庄第一批艺术家。

八零油画学社现任社长、青年艺术家韦宇朋那个时候还是一个南昌大学油画系的大三学生,当时他们还是南昌大学美术系第三届的学生。几个要好的朋友觉得学校的画室太小,便来到了靠近南昌大学后街边上的省庄,他们试图找到一个能画画的地方,至少不能像学校的画室一样拥挤。

那个时候,韦宇朋和吴定鎏、蓝威、陈宁邦(均为后来八零学社成员)四个人在省庄以380元人民币的价格租下了一整栋房子。四室两厅。

当时的他们,也没觉得380元一套四室两厅的房子就很划算。只是新的创作环境让他们觉得内心还是有几分激动。于是,几个人在搬进省庄的那天晚上,在南大后街喝酒吹大牛,一间烟熏火燎的饭馆内,仿佛隔着玻璃都闻那股夹着“牛皮”的酒味。

省庄边上的南昌大学后街

2.

韦宇朋在描绘“他和他的朋友们”在省庄那段日子的时候,内心已定义那是一段美好时光。

那个时候的省庄,除了他们几个租用来画画,大多数租住的年轻人还是同居的小情侣居多。后街链接省庄的一带,地方虽小,却一应俱全。

最初的那段时间里,他们白天上课,韦宇朋、吴定鎏、蓝威、陈宁邦等人,白天上课,晚上就在省庄画画。有时候,提笔没灵感了,就算了;有时候,一画就是画个整夜;几个人画累了讲个笑话、对着窗户吼几声,看见路过楼下的妹子也吹个口哨……

日子过得随性而自由,也就是那段时间里,他们创作了不少的作品。后来,陆陆续续又有了一些美术专业的学生来到了省庄,人渐渐地越来越多,串门的、来聊天的、看画的、学画的……艺术氛围也就逐渐好起来。

直到2010年左右的时间,省庄零散的画家工作室就有三四十间。这个数据现在看来虽然算不上多,但是这个自发形成的青年艺术聚落却有了另外一番意义,并先后吸引了社会资本的关注。

省庄边上后街,一应俱全

3.

2010年左右的时间,江西油画市场依然属于60、70年代人的天下,中青年艺术市场在江西依然处于萌芽的阶段,在全国油画市场斩头露角有所表现的青年艺术家依然泛善可陈。

不得不承认,以八零油画学社为代表的中青年艺术家群体成为了这个群体的表率。成立于2011年油画学社最初吸收了来自江西高校的一批青年油画家,他们大多数成员最初就集聚在省庄。

在即将面临毕业的那段时间里,这群人依然希望能通过某一种方式,能在沉寂的中青年油画市场脱颖而出。如果这个也是他们在后街吹过的“牛”,那么,这应该是最接地气的一个。几年之后,他们最终证明了,当初的那个“牛”并没有被吹破。

从学校出来之后,先后有同学去往了外地,那些所热爱的事情因为生计而被搁浅。韦宇朋也同样经历了类似的心理历程。在那段迷茫的日子里,他也去工作上班,一天打四次卡的经历让他现在回头再看似乎还“心有余悸”。

“那段时间也有过迷茫,总觉得父母培养你不容易,毕业之后要给家里一个说法和交待,所以就去上班了。但事实上,两年下来,虽然收获很多,但对于画画的欲望更加强烈,后来索性就辞职专心画画。”韦宇朋说。

于是,韦宇朋和李仁琚两人便商量成立一个学社,因为两人都是八零后,便将学社称为“八零油画学社”,两个人就成为了当时首批成员,后来又陆续有陈宁邦、蓝威、蒋文洁、潘新权、张明远、孔德峰、陈迪、冯玮等人的加入,学社成员又进一步扩大。

发生在2012年的事,让八零油画学成员记忆犹新。这是学社成立的第二年,受当时青年策展人张学钊之邀,他们在南昌千年时间当代艺术馆做了一次名为“新青年”的艺术画展,在张学钊的努力之下,这也是八零油画学社成立之后的第一个展览,而那场展览的主题还是陈丹青所题写。高校的老师和前辈都来观展,让他们内心更加安定。

笔者注意到,也就是在这场展览之后,本地媒体开始陆续对“学社”进行了报道,并开始关注那个叫省庄的地方。

2013年,一个叫熊建新(非江西省漆画家熊建新)的人的到来到来让省庄对外的形象定位发生了改变。那个时候的后街,艺术氛围已是极其活跃。他省庄看完之后,决意要将这些在省庄搞艺术创作的年轻人“圈”起来。

2014年下半年的时间,在熊建新的努力之下,这群在省庄画画的青年人搬进了省庄的一个老厂房里,厂房外部墙壁上写上了“后街文化创意园”几个字。

省庄内的艺术元素

省庄内的艺术元素

4.

近10年的时间里,省庄成为了江西青年油画艺术家的标签,以“八零油画学社”为主的中青年艺术家聚落,省庄对于他们来说,不仅仅是一个生活和创作之地。这些年的时间里,省庄的不少的青年艺术家走向了全国。自成立于2011年,目前会员遍及全国的九省一市。在相关的媒体报道中,笔者看到他们对于学社的评价:

该团体成员有着共同的理想和艺术追求,秉承艺术风格个性和艺术传承的精神,创作了一批符合时代精神的优秀作品。其中大多数成员都是专业院校毕业,受过严格的专业训练,有着极高的艺术审美能力和艺术修养,对绘画艺术,尤其是油画艺术有着独到的见解。他们的作品个性鲜明,近年来在全国乃至国际大型展览中频频入选获奖,是中国80后油画家的代表,有着相当的实力和影响力。

多年以来,省庄见证了一群中青年艺术家在这里的成长历程,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群体的多数成员,已经在全国的油画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并先后在全国大展中屡创佳绩,就拿最近的一次来说。在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上,八零油画学社当中就有陈迪、陈宁邦、李仁琚、韦宇朋入选。

如今,从高校出来多年,不少的青年艺术家依然喜欢蜗居在这里,那一张张被省庄村民所熟悉面孔,有时候回引起他们的兴奋。

“我在报纸上看过你”。近几年的时间,经常有村民以这样的方式跟他们问候。

一位圈内人士说,以八零油画学社为代表的这批中青年艺术家,现在正是他们最活跃的时期,这些年的时间,省庄这个地方,已有了特殊的意义。

然后,过不来多久,这一带省庄的艺术聚落或将不复存在,这群以省庄为艺术耕聚地的青年人,将面临重新寻觅一块栖息地的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哪里都一样,艺术家仿佛永远都在被驱赶。”韦宇朋说。

在南昌各地找了将近半年房子作为工作室的韦宇朋等人,最终一无所获。

当“出省庄”已成为改变不了的事实,因即将面临无工作室的困扰,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去定义现有环境,甚至是作出选择。

因工作室无着落,韦宇朋陷入了焦虑

5.未完成的告白

韦宇朋:蜗居在这里已近十年,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在这里的这些年时常让我联想到,早期北京的那些艺术村,命运大同小异,所以没有什么可以伤感的。在很多人眼里这是鸟不拉屎的地方,又脏又乱,却是我们的创作宝地,环境造就生活,生活就会影响艺术创作,艺术与生活密不可分,自然许多作品与其相关,不管关注生存环境,还是关注当下现状,城市的变迁与发展成了作品中的“常客”。这里也是我艺术创作明确方向、思想独立和梦开始的地方,在我的理解范畴内,无论是得到还是失去,都叫收获。这里是一个典型城乡结合的地方,也免不了拆迁的命运,“后街”或是“省庄”都将不复存在,一切将变成过去,变成回忆!   

陈宁邦:2011年毕业,落脚后街,熟悉的环境,陌生的心情,每一面墙上都贴满了招租与转让一切都充满了不稳定,是暂驻还是常驻都未知。经历多次“阵地转移”后,安定在现在所在的“后街艺术园区”,当抱着希望的时候墙面上又被画上了红色的“拆”字。复杂和不安定的生活经历使得动手的时间越来越少,却收获了对画面更多的思考和设想,少则贵,绘画欲望越来越强烈,这一切些许会变得更有意义.....              

蓝威:我从本科毕业后在省庄后街已经有四五年了,期间外出学习了两年,大部分时间都一直在这生活和画画。大家经常聚在一起喝酒,探讨着艺术,探讨我们这个年龄段所认识了解的一切,大家相互帮助,相互共勉,抱团取暖,一起经历着生活和艺术的考验,我为此深深的感动着。没有过多矫情,省庄后街把我们最初的那份单纯和执着记录着,希望我们能坚守内心最初的那份真诚。

容宝斌:我们都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生活背景,不同的地域文化,然而只因对艺术的共同热爱,让我们停留在这一片充斥着诸多戾气的棚户区。每个人在寻找自我价值的过程中都经历过矛盾、妥协、迷茫、恐慌,核心的点都围绕着“艺术”。我们各自的生活轨迹都在做调整,目前依旧在一起奋斗的能持续多久亦是未知!尽管个体生命的选择波动了这个艺术群体的走向,而身在其中的我得到了极具意义的收获,继续前行的路上多了些珍贵的青春记忆和生命刻度,帮助我更能平衡好艺术和生活的关系!

黎波:南大后街艺术区生发和国内其他艺术区的缘起相差无几,自2008年始就有不少南昌大学美术系的学生在后街租房搞创作,到了2012年左右才到了一个小高峰。韦宇朋、蓝威、李仁琚几个人开始在全国美术大展中崭露头角,慢慢的得到了各方的关注和支持。熊建新老总投资的南昌后街文化创意园在2014年落成,开始接受青年艺术家入驻,之前散落在后街民房里创作的青年画家由此开始租赁创意园工作室,大家也就集中到了一起。随后举办了不少展览及活动,活动长期得到省里美术界前辈领导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尤其是南昌大学美术系主任罗坚教授的大力扶持,至此南大后街艺术区进入最为繁荣最有生气的时期。

[责任编辑:曾悦之]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