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文化·大家》第23期:王鲁湘的锦物之遇


来源:凤凰江西

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们喜欢用“锦”来做形容,在器物上,它所折射出来的既是心性、眼界、风度或者情怀。你如果了解王鲁湘,就会发现,他与瓷器的关系,就像窑火一样的热烈,王鲁湘的陶瓷之缘,正是一场正在进行的锦物之遇。

王鲁湘

人物简介:王鲁湘,1956年生于湖南,现为中国国家画院研究员,香港凤凰卫视高级策划。历任凤凰卫视《纵横中国》总策划、《世纪大讲堂》主持人、《文化大观园》总策划、主持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导,北京凤凰岭书院院长。2003年《新周刊》将其定义为试探文人价值的知道分子:以麦克风代笔及以荧屏代纸,借助纵横中国节目,他示范了一位学院派的知识分子通过电视向公众释放知识能量,转向知道分子的成长历程,这位电视布道者及他的知道分子同行们,从坐而论道转身与公众对话,共同提升着中国电视中国传媒的思想品质与知识视野,试探出了中国文人价值最大化的另一出口。

精美外销瓷

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们喜欢用“锦”来做形容,在器物上,它所折射出来的既是心性、眼界、风度或者情怀。你如果了解王鲁湘,就会发现,他与瓷器的关系,就像窑火一样的热烈,王鲁湘的陶瓷之缘,正是一场正在进行的锦物之遇。

王鲁湘和陶艺走得越近,就更让人迫切地想知道,他们之间的故事是如何开始的。一个出色的文化学者与瓷器的相遇,注定留下某些故事。

多年以来,在他的公共话语里、社会活动以及那档王牌栏目《文化大观园》中,我们总能发现王鲁湘对陶瓷有一种特别的情愫。

王鲁湘是一个的文化学者,我们试图跳开一个区域的局限,通过王鲁湘来看看“局外人”眼中的瓷器以及那座久历风华的瓷城是什么样子?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当中,我们听见并看过了太多关于“瓷与景德镇”的各种解读,但我们试图在王鲁湘那里,找到另一种可能。

王鲁湘陪同著名鉴定学者耿宝昌观看瓷器

“归来”项目,算是王鲁湘给我们的一个惊喜。

“归来”全名为“归来·丝绸之路”,是一群对瓷器有着特殊情怀的人运作的一个文化项目,它所要讲述的是西方瓷器回到“娘家”瓷都的故事,因此命名为:归来。

王鲁湘是那个项目的推动者和策划者。

瓷博会,已是景德镇这座城市生命的一部分。在这场国内最大的瓷器盛典上,王鲁湘携“丝路瓷典”归来,这些漂洋过海带回来的瓷器,在景德镇受到了“高规格”礼待。倒不是说这个展览规模有多大,而意义就在于这个外销瓷展从瓷器本身到学术规格,已达到了新的高度,甚至填补了多项空白。

《归来·丝路瓷典》外销瓷

10月18日,“归来·丝路瓷典”在景德镇进行了首展,近300件明清外销瓷精品在中国陶瓷博物馆华丽亮相。一件件明清时期的精品外销瓷,犹如遗落在世界的“沧海遗珠”。

凤凰网江西频道在展览揭幕的当天,利用王鲁湘闲暇间隙聊起了“归来·丝路瓷典”的话题。在他的解读中,“归来”成为了他反复阐述的词,这两个字的背后,更多的是一种精神的内核。很显然,他和这个项目组的团队,并不仅仅是把一件件精美的外销瓷从西方带回“娘家”景德镇,他用意显然不是局限于此。

主持“一带一路”古代外销瓷研讨会

正如他自己所说,在外销瓷“归来”的概念上,归来的并不是瓷器的本身,归来的还是一种文化精神。因为我们做这个事情就是把几百年以前,从中国漂洋过海到世界各地的这些老东西,经过历史的一个轮回以后,又重新回到家乡。但是我们希望在中间还有一些别的意义,就并不只是一个东西回来了,他代表了过去祖先的那种创造力,那种向海外开拓的那样一种精神,以及过去那种愿意走向世界,愿意去和别人进行交融、进行贸易、进行各种文化交流的这样一种胆迫。这些东西,也是随着这些瓷器一起回来,一种中国瓷器过去所代表的,那样一种中华文明的精神,它会回来。所以我前言里头有一句话:归来的不只是物,是一种精神。归来的也是一个故事,是我们的祖先当时闯荡四海的故事。

王鲁湘对话著名艺术家白明

从大的方面来说,是一种精神的回归,从小的方面来讲,这些年的时间,规模化、并有选择性地将西方的外销瓷带回家的案例毕竟不多,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

之所以说王鲁湘能在瓷器上给我们带来了某一种惊喜,其中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所策划的“归来”项目,某种程度上填补了外销瓷领域在国内的一些空白的同时,也给景德镇在对待瓷器问题上某种启示。

在回答笔者的提问过程中,王鲁湘阐述了“归来”的核心内容,但事实上,对于王鲁湘本身来说,也是一种自我的归来。

为什么这么说?让时光倒流上世纪八十年代说起吧。

 

上世纪八十年代,王鲁湘在北京大学学习美学专业。受到导师的影响,他那个时候开始接触到艺术品,开始有意地去接触一些民间工艺匠人的美术创意,毕业之后,王鲁湘开始投入到具体的艺术门类的研究上,瓷器是他喜欢的领域之一,在那个时候,他开始有了些瓷器收藏。

他与景德镇这座城市的故事是在九十年代末,当时国内某家知名电视台在景德镇做了一期两集的电视纪录片,王鲁湘是那个纪录片的总撰稿人。那个纪录片后来出来之后,在国际上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也是中国的纪录片在国际上销售最好的的一部。

但很有意思的是,王鲁湘写这部纪录片的时候,并没有来过景德镇。那时候,他笔下的那个景德镇以及瓷器,都是他知识体系当中的东西,但却是他们最早的结缘。

后来的时间里,或因工作关系,或是对瓷器的一种痴迷,他接触到了那座意象中的城市,接触到了与瓷有关一些人。

刚刚被景德镇市政府授予荣誉市民称号的艺术家白明是他近年来欣赏的艺术家之一。近些年的时间,我们总能够很多公开的媒体平台上,看到两个人关于当代艺术的对话与探讨,对于陶艺的探讨。

作为一个有几千年文明的国家的艺术家,如果身上缺少高雅,人家是不会尊重你的,我觉得白明老师之所以被赛努奇艺术博物馆聚焦,被瞄准的就是传统性、当代性、中国文化的高雅和神秘,这些东西在他的作品中全部都有,所以他就被“寻获”了,他就被对焦了,所以才有一个突破性的中法文化交流史上的重大事件,我把这个事情叫做“白明事件”。

——王鲁湘

很有意思的是,一个文化学者与一位出色的艺术家在媒体公开的对话,已经超越了艺术本身的范畴。我们总能够在他们对话当中捕捉到很多关于文化艺术的共识与相互补充。

抛开那个《文化大观园》主持人的身份,我们还会记得那个《河殇》背后的王鲁湘,看到的是一个对传统文化冷冽而有着锋利的侧面,没有人会怀疑他对中华文明的传统基因抱有原始的敌意。总之,他的文化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锁定在一个具象的事物上,我们才能多少读懂他眼中的“锦物”之于文化的意义。

[责任编辑:曾悦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