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河流之上:白明的艺术世界


来源:凤凰江西

人类文明的历程中,艺术一直记录着人类心灵史和情感史。在文明的冲突与融合中,艺术也往往成为历史与社会转折的先声。因此,那些能名留青史的艺术家,本质上从来就不是以单纯的艺术被历史载入。而总是透过艺术本身,以其哲学思想,人文情怀,艺术创新,去折射“那一刻”的历史。进而以其不朽的作品,以具象的方式,表现那段历史并承载文明进程的使命。中国艺术家白明,正在成为这样的一个承载使命的人。

艺术家白明

人类文明的历程中,艺术一直记录着人类心灵史和情感史。在文明的冲突与融合中,艺术也往往成为历史与社会转折的先声。因此,那些能名留青史的艺术家,本质上从来就不是以单纯的艺术被历史载入。而总是透过艺术本身,以其哲学思想,人文情怀,艺术创新,去折射“那一刻”的历史。进而以其不朽的作品,以具象的方式,表现那段历史并承载文明进程的使命。中国艺术家白明,正在成为这样的一个承载使命的人。

现代西方,对东方艺术的关注总有些傲慢和挑剔。一个多世纪以来,为西方推崇的东方艺术,尤其中国艺术和艺术家寥若星辰。但是,白明是个例外。近年来,白明在世界艺术面前获得了喝彩与赞美。他先后在中国、法国、美国、西班牙举办个展二十余次。西方的权威与主流媒体对白明有极高的评价。在欧洲,美洲,白明有着他人很难企及的礼遇。2014年,白明因为在赛努奇博物馆的展览,引发整个法国文化界热点话题。仅法国,就有《费加罗报》《观点》等几十家主流媒体对白明和他的艺术做了报道和深度发掘。法国艺术杂志在封面向整个西方艺术界特别推出四个字。白明;震撼。

为什么是白明?因为什么才会震撼?白明到底给艺术,给这个世界带来了什么?

感知一个艺术家,总是始于他的作品,他的文字,以及他本人。白明是一个陶瓷艺术家,公众试图走近白明总是从他的陶瓷艺术开始,白明的陶瓷艺术本身所展现的空间和时间是巨大的,无尽的,它不是一个点,更不是静止的,而是总在发展、运动,是在蔓延与穿越过程中;而它呈现出来的形态,却又是恬静的,安详的,也是圆融与自足的。拿艺术家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有生气的静美”——看似逆反实则统一的艺术风格上看,我们就知道这位艺术家不仅是自信的,而且达到了艺术的一个极高的境界,这种境界可以说是觑破了天机。古人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无言,所以静;万物长,故尔生机勃勃。这是白明的艺术理念,也是他艺术的风貌。

白明的陶瓷艺术常常以一种有别于传统陶瓷的语言呈现于世人面前;这种语言充满创新,甚至有时是开创性的,他突破了传统陶艺的具象与图案装饰,常以抽象的线条(当然也包括一些点、面)来表现陶艺制作者心中的世界。在他的笔下手下,世界不是以原态呈现,而是经过艺术心灵的折射而错综复杂地叠映彰显而出。有一首歌颂毕加索的诗:“世界在那孩子手中,变成了线条,他握着一条彩色的闪电……”(阿莱桑德雷:《毕加索》)在白明的陶瓷艺术面前人们也得到同样的感受。

白明代表作品《生生不息》

他是一位手持彩线去发现与表现世界的艺术家。他所表现的世界有内在的与也有外在的两种,而重要的是他使二者契合并相互阐发即相得益彰,因此,他的艺术抽象也就是有深远意味的艺术形式,他所提倡的极简主义所达到的是“极丰”。毕加索在回答很多人看不懂他的作品时,说,鸟叫好听吗?但你能听懂吗?白明的作品里。我们也能不停的听到“鸟叫声”。

白明的作品《生生不息》是让人过目难忘的。一只瓷坛上周身布满网络状的线条与芽状小点,给人以繁密与茂盛之感,而这正是来源于他对现象事物的高度概括,是源于“对爬墙虎、青藤的这种生机的一种提炼和表达”。而从小生活在水边的白明对水的形态也是非常熟稔的,他的《线释水》就既是浩淼的,也是立体的,同时又是可以抽成线条的,浸透着他对水的独特感悟。布满《苇风吟》的也是近乎“怒发”式的苇叶——线条,纵横交错,仿佛密不透风,实际上可以听到风在长吟,通体洋溢着一种艺术家的主体精神。这样的作品可谓雅俗共赏,人见人爱,但白明不止于此,他还要探索更玄妙的精神世界,当然他要借助这个世界呈现出来的千姿百态的物象,经过他的艺术之眼,表达心中的感觉与意念,比如他抓住太湖石“瘦、漏、透、皱”的特点,做出了《瓷石流觞》,既有实感,又有动感,且如梦如幻;他仰观天象创作的《瑞屿祥云》,既给人以飘飘欲仙之感,又给人以菩萨现身人世的联想;他从《道德经》获得的灵感而创作的《大成若缺》,把握“成”与“缺”的临界与平衡,打开思索的空间;还有从茶渍获得的启示而成《茶禪一味》以及饰以图案千变万化而又自成一体的“白氏杯”……件件都是匠心独运,而实际上万变不离其宗。那还是实践了中国艺术家的古老格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只是他呈现出来的是未经人“道”的全新语言。

白明代表作品《红韵》

白明的新梅瓶系列,被认为是陶瓷艺术传统与创新结合的典范。始于唐代的梅瓶,一千多年来历朝历代的官窑民窑都在烧制。从唐宋到明清,各个时期的梅瓶都蕴藏着那个时代的特点,却也延续着梅瓶初始的小口、短颈、丰肩、瘦底、圈足的瓶式没有大的突破。但是,到了白明。他的新梅瓶却从器型到图案都有了颠覆性的创新。

白明代表作品新梅瓶系列

2016年9月,世界著名导演,美国11次艾美奖得主杰弗专程到景德镇拍摄白明纪录片时,收尾的那天,白明用梅瓶分装的30年老黄酒答谢杰弗,杰弗对这个梅瓶爱不释手,白明说,你把瓶里的就都喝了,我就把这个新梅瓶送给你,结果,这个世界级大导演举起梅瓶一口气把酒喝光了,然后他就醉了。他说他其实是被这个新梅瓶醉倒的。白明的新梅瓶中,有一件被他认为是国宝级的作品。这件作品被命名为《红韵》。是一件最具白明式创新的新梅瓶。器型完美,丰润。收了一千年的小口突然放大了。抽象的釉里红红莲在莲身或瓶身的有点与线的烁金。白明说,这个器物的完成几乎是天成,所以他才说是国宝级的。

法国《艺术》杂志主编这样评价白明;他毫不犹豫地打破传统,他解构过去,是为了更好的新生。他探索的是这样一条道路;传统至极和新生,新生至极而传统。

白明代表作品《红苇颂》

艺术需要别出心裁;但别出心裁不是无源之水。白明之所以能取得越来越为中西方公认的艺术成就,当然离不开对前人成果的继承与借鉴。这包括中外两个方面。白明有幸生于中国,而中国是一个艺术之国,中国人天然地具有形象思维的优势,中国的每一个汉字可以说都是一幅图画,而生长于中国江南鄱阳湖畔小城,很早就受到景德镇陶瓷艺术直接熏陶的白明,不仅从小对“器”就有众多感受,培养了基本的艺术素养,而且对中国之“道”有深刻的体悟。白明自言其实他在心中更追求做一名哲学家,而这可以说是许多顶级艺术大师的共通心声。中国之“道”的一个特点即“天人合一”,以此是可以来解释白明陶瓷艺术的成因与基本特点的。

2014年7月,白明在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有个讲座,其中谈到自己的艺术教养是来自于中国的传统艺术。他说:“中国的传统哲学素来就具有宏观的起点和高度,在艺术的表达上,我认为远在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中国艺术就充满着今天西方人形容为抽象风格的高度浓缩艺术形式。”这就是传统给白明的启迪。正是因为中国人有“天人合一”的观念,在艺术上也就表现为“道器合一”。

对此,白明有清晰的认识,他在新出版的《闪念》一书中说:“西方人也做器,可是中国人做器,能把一个小小的东西做得有‘道’……中国人在‘器’中已经融合了对整个宇宙的理解,对理想、对完美、对人性和对自己的情感,对这种不具情感的细微物质赋予无限生命力。”这正是解读白明及其艺术的密钥,是白明艺术世界博大、精深而又动静合一,“生生不息”的内在根源。

但是,在二十世纪与二十一世纪之交有了白明呢?这不能不归结为西方艺术从另一个方面给中国艺术家的启示,尤其是西方的一些现代派绘画。西方现代派绘画流派众多,包括野兽派、立体派、未来派、印象派、波普艺术等等,但有一总的倾向是重表现、重抽象变形,而非写实。白明在《闪念》中谈到:“西方在十九世纪出了一个伟大的流派:抽象画派。怎样才叫抽象画派呢?简单地说,就是它离开了具象,把绘画的形式浓缩为‘几何’ 线条。”这应是激活白明艺术创造的重要因素,首先是激活他对中国艺术传统——尤其是五千年先人艺术创造的全新认识,仿佛由此而获得了一件利器,而利器在手,不仅给了他无限自信,而且打开了无穷视野和无限创造才能,也就是他说的“拥有无限可能性。”于是,他才像前面提到的歌颂毕加索的诗所说的那样,手握一缕缕从这个宇宙万物上面抽绎出来的线条,兴致勃勃地把它呈现于一方方素净的瓷坯上,那瓷胎便如广阔的天空,任由他去挥洒涂抹,或如天女散花,或如彩虹飞架,或如群莺乱飞……似乎一切信手拈来而随心所欲,因为对东西方艺术精神的领会,让他手中的线条获得了解放,获得了自由,从而变得无与伦比的灵动。

白明不仅是一个陶瓷艺术家。陶艺之外的油画、水墨的创作,也赋予白明十分丰厚的艺术经验。他早在1993年就有油画作品获得全国油画大赛金奖。正如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所言,在陶瓷容器上的绘画这种形式在白明那里得到了强化,“形成了醒目的个性风格和新颖的面貌”。

另外,现代科技也为白明对世界的观照提供了前所未有的视角,如他在天空中对大地与城市的俯瞰,如他借助显微镜对切片上细胞和微生物的观察,都使他领受到美的无所不在,美的千姿百态,并将之表现在他的陶瓷上。这些都有益于他获得前人所不能获得的艺术语言,也有益于确立他艺术的当代性。“为有源头活水来”,才是生机勃勃的美的魅力所在。

中国道家思想认为:天下万物,有生于无。陶瓷艺术走到今天,可以说是“无中生有”,那“无”实际上就是“道”,就是对天下万物的思与抽象,那“有”最初不过就是线条和色彩,但是一切都可以容纳于其中。白明的陶瓷艺术完美地体征了这一点,它很好地融合了传统和现代的元素,从而赢得了浑穆与大气,正如城市规划专家、国际策展人米歇尔·高所言:“面对白明的作品时,是有何等的情感!所有完美构建的元素都被赋予了生命,给我们传递宁谧、从容和能量。白明的作品把我们送上不同寻常的心灵旅程。无论何种材质的作品,都那么和谐完美,我感受到这些作品亘古以来就存在了,还将永远地存世。”

艺术是情感的,但也是哲学的。因为哲学,艺术才变得伟大而不朽。无论是白明的作品,还是他本人,我们都能感受到中国传统哲学思想和西方艺术形式的融合。因此,他的作品才是跨界的,世界的。

艺术的历史是人类文明心灵史。是物化的人类情感史,是个体情感融合成的历史河流。白明在他的论著《闪念》中说,他的作品常常是在表现他情怀中的“大自然”。这个“大自然’正在成为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的立体影像。他的那些器物里,可能有着特定历史中的文化理想和精神家园。那也是人类文明的足印。白明能走多远?他的那些有着丰富内涵的线条,会成为隐藏在人类文明的身影中的文化经络吗?

(原发刊物瞭望财经国家周刊,内容略有增减。作者 晓真 媒体出版人作家)

[责任编辑:曾悦之]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