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赣州吉安萍乡等6市县迎“国检”

《文化·大家》16期:世界当代陶艺视野下的“白明现象”


来源:凤凰江西

艺术家白明游走于世界各地。近年来,这个东方男人和他的瓷器被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所熟知。,,近段时间,他在美国Haystack讲学、做瓷、烧瓷,茶语相间,是陶艺、是当代、是生活方式。而更早的时候,他和他的作品一度占据了巴黎卢浮宫街头广告牌。,,走近白明与他的艺术,你会被带入带一种慢淡时光里,仿佛遇见了一座悠然恬静的山川、一条宁静的河流,他的形象、他的语言以及萦绕他身边的阳光、空气、雨露,总是萦绕出一种东方禅意。

艺术家白明

艺术家白明游走于世界各地。近年来,这个东方男人和他的瓷器被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所熟知。

近段时间,他在美国Haystack讲学、做瓷、烧瓷,茶语相间,是陶艺、是当代、是生活方式。而更早的时候,他和他的作品一度占据了巴黎卢浮宫街头广告牌。

走近白明与他的艺术,你会被带入带一种慢淡时光里,仿佛遇见了一座悠然恬静的山川、一条宁静的河流,他的形象、他的语言以及萦绕他身边的阳光、空气、雨露,总是萦绕出一种东方禅意。

他有着沉敛、儒雅、清逸、温和的古典生活哲学与格调;他挑剔生存空间里的静物状态,他在乎茶水之间的那股淡淡的雾气……

一切都那么的自然与从容。

这是一种“中得心源”的生活美学,有着极具东方传统文化的生活态度与神韵。在他的新书《闪念》的语言文字中,我们看到了一个艺术家的生命宽度和艺术边界。

《文化虫洞》

白明在世界现代陶艺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他是中国最早用著作研究世界现代陶艺的中国艺术家,其研究成果先后被再版5次,目前,许多高校学府现代陶艺的教程都在用白明的著作。此外,作为景德镇传统制瓷技艺研究专家,他的著作《景德镇传统制瓷工艺》一书获中国图书奖,版权输出法国,在欧洲用法英双语出版,在现代陶艺史上。研究传统又研究现代并都有建树的艺术家并不多见。

这几年的时间,他先后受邀在世界各地最高的艺术殿堂举办专场个展。这位有着典型东方面孔的艺术家,带着他的艺术作品,奔走于不同文明的国度之间。人们渐渐地发现,那些被附上东方元素和“白明思想”的作品在被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所关注和认可。

今年3月11日至4月21日,时值NCECA(美国国家陶瓷艺术教育委员会) 50周年年会之际,NCECA携手堪萨斯城艺术家联盟(KCAC),为白明在Mallin美术馆主办个展,并由KCAC主席Janet Simpson女士亲自担任策展人。

早在2014年,“白明”巴黎个展在法国赛努奇博物馆(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举行,这也是继画家吴冠中之后,该艺术馆百年建馆以来,至今邀请的受邀开展的唯一没有法国教育背景的中国当代艺术家。 从而也受到西方艺术界及主流媒体的一致好评。

这是多年以来,我们在世界艺术的舞台上,看到的可喜一幕。尤其东方陶艺在经过漫长的时间冷念之后,以白明先生为代表的东方陶艺大师,在世界陶艺发展史上的一次有力的崛起,构成了东方艺术、尤其是陶艺发展史上的“白明现象”,引发了世界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一轮新思考。

白明作品

解读白明艺术文章很多,通往“白明艺术”的途径并没有捷径可寻。白明是简单的,也是复杂的。我们要理解白明的艺术,就必须先了解他的思想。只有找思想的源头上才能找到他艺术的血脉。

作为艺术家,文字可能是这个世界上最细致手工活儿之一。知识出版社最近出版他的专辑《闪念》中,我们发现了一个“思想者白明”。全书共分六辑,分别是杂谈、渐行如书、关于艺术、茶言微语、解读自己和课言录。在这里,对生命体验、生活方式都有灵光乍泄的表达。

我所理解的白明,首先是一个对生命和时间有着敬畏之心的人,他的这种敬畏之心表现他对生活本身的热爱,他的热爱表现与他对日常生活的“精耕细作”,是一种以东方传统文化为积淀的禅意表达。他思想的背后是中国传统文化和当代性的平衡与释放。

犹如在《闪念》中,他所说到:

“闪念”其实是人的一种微思,犹如空气中悬浮的微尘在光柱下被我们看见一样!只不过“闪念”可以证明我们存有活性的思维,就像通过微尘可以让我们知道空气里也有“万物”。

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白明所阐述的思想主张,是一种哲学的思考。看似“空无一物”的日常微思,其实是老庄哲学生命态度,是空气中有“万物”的存在主义辨思。

看书、喝茶、写字、跟内心对话是他的日常。白明说,人有万千情态、心有万千感受、目有万千发现。大概二十多年前,白明先生在距离家乡余干不足百里的地方景德镇,积累了大量艺术经验,在陶艺、油画、水墨等领域跨界探究,并写下大量的思考创作和观察笔记。

如今,笔、墨、茶、纸的淡泊禅意人生犹如他手中的青花瓷,这种禅意的思维方式,贯穿了他的生活,也丰富了他的艺术创作。

白明的思想有中国传统文化典型性的一面。我把这种典型性的一面具体化就是,他思想内核里绕不开的“器物精神”,这里所谓的“器物精神”不仅仅是对器物的热爱,还包含对身边一切发生关系物体的觉解,同时也是一种对人生的态度。在他艺术里表现为对材料的重视。这也可看作是他思想领域中“存在主义”的延续和链接。

在《闪念》中,我们读到这样的文字:

中国文人对浪漫的享受是全方位的。如发现蚕丝并制成绸缎,这就非常浪漫,且是一千几百年来为世界人迷恋并一直享用的真切浪漫。以“天虫”为此神奇小虫命名的本身就是浪漫。中国人还发现一种植物的嫩叶能与人的健康、心灵与精神及美学有关,以“茶”名之,如何了得的浪漫!……中国人的浪漫还存于古琴,存于风花,存于雪钓,存于松竹梅兰,存于语言之韵,存于士隐,存于高格,存于龙凤。还存于望云观月,存于叠山理水。甚或存于残荷、孤松、流水、独桥和炊烟。

这些文字,让我们看到了白明先生对于寻常“器物”的诗意表达,徜徉在传统文化长廊里去听时间的回响,让沉思守住岁月。无怪乎,白明总是给人一副具有东方气韵的儒雅之气。在时空和时间的交错里,白明意识里的“器物精神”让一个艺术家的内心变得更为宁静。

生活之中的白明是一个思想者,对生活细致入微地观察、直面自我内心,并把所思所想转化为文字,他的文字世界充满道艺、禅悟、发问;他谈艺术、谈生命、谈器物……无论是字里行间,还是言语之内,都能在甚嚣尘上守住一份淡泊、一份朴素和安静。显然这是一份对生命和时间的敬畏。

这些年之间,白明先生在这些思想的支配下,以不同的形式完成许多艺术作品,这些作品印证、表达了他的思想主张,并走出了一条当代性的艺术之路。

白明作品

谈谈白明的陶艺。

白明的陶艺作品具有典型的东方气韵和当代性。在西方人眼中,白明陶艺就是典型的东方色彩,而在东方人眼中,白明陶艺又表现出了典型的当代性。

在陶艺的创作上,白明的东方古典情怀令人动容,我们注意到,他总是以难以割舍的古典情怀来驱动他的艺术创作。面对艺术,其实白明很多的时候是“感性”的。他喜欢在材料的运用上,选择有情怀、有温度的东西。在题材的选择上,他将“时间”打散在他的艺术创作中,《红苇颂》、《青云蔓绕》、《生生不息》等早期创作的作品散发出来的气韵:是景德镇瓷土的芬芳、是鄱阳湖畔他故乡的原色、是时间的影子……

过去生活中那些美好的画面,这是白明对于本土文化的原始情愫,这点是极其珍贵的,对于一个艺术家来家,这应该是最具象的抒情。

此外,受“白明思想”的影响,他的陶艺创作风格带有典型的中国哲学思辨特征。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西方当代艺术在中国的势头正劲,一匹西方的文化人士在中国觅求新的艺术交流平台。以景德镇为例,20世纪90年代初开始,美国当代重要陶艺家不断输入中国,并在景德镇组建三宝国际陶艺村,在中美陶艺家之间建立了一个最初的交流平台,为中国当代陶艺在近几年的快速发展铺平了早期的信息通道。

那时候的景德镇,已经有四面八方的艺术创作者开始在这座“工艺之城”拜师学艺,“大师”的概念塑形于很多年轻一代的创作人心中。白明在那个时候,也进入了景德镇,带着他的最初的理念和素养,白明以一种“不合时宜”的创作态度,以全新的表现形式袭来。

多年以后,我们发现,那个时期,白明的陶艺就带有典型的当代性。对于陶艺创作,白明有他独特的理解。记得他不止在一个地方说过:“我只是想让经典传统的审美通过另外一种方式、渠道或者人与”材料“之间的关系呈现出来,呈现出和过去的时间的审美有渊源的一致。而这种渊源不是显性的东西,渊源是一个蕴含在我们日常生活方方面面的东西。”

或是通过点、线的交叉重构与色块的完美重合、或是通过器形的变化大胆地表达审美意趣。白明的陶艺赋予了新的气质,尤其是他的青花,我们甚至可以说是东方审美意趣的延续和传承。

美术史学家奚静之先生说:“白明青花器物的造型,在单纯中不乏精致,且巧,且美。他运用点、线、面的结合,充分表现形的变化和瓷器质材的品格。即便那些不引起人们注意的细节之处,如沿口、底部、盖钮等等,无一不体现出匠心,显示出讲究、精细、含蓄、沉着、稳妥、挺拔的美感,蕴含着优雅和柔刚相结合的传统文化气质。”

白明的作品的造型结构,与他的空间美学有关。他把艺术品置身于一个空间里,去想象、去揣摩、去思索,他的艺术作品与光线融合、与空气共鸣、与周遭的一切存在形式发生关系。

正因为白明有这种空间美学,才使得我们在欣赏其作品本身美的时候,能够无论从那个角度,无论从哪个距离都能发现其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这点很重要。

外界看来,白明的陶艺作品最初就带着革命性的。我们非常确定一点,就是陶艺作品内核精神依然继承了东方审美,白明的抒情在东方。他的陶艺作品意象,像烈酒般的醇香,透着中国古典精神。这里的“古典”指的是审美精神,‘是新的样式。正如白明自己所说:“只有传承了中国古代的审美精神,才是对传统瓷器最伟大的感恩。”

他的陶艺作品是思想性和灵感的大爆发,火光闪耀之处,是老庄、是儒雅、是温润、是朴素、是大繁若简、是星光、是时间深处里的浩瀚广博。

白明作品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包括中国陶艺在内的中国当代艺术,开始在作品的“当代性”进程中迈进了一步。在此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中国陶艺在“当代性”的探索上,局于传统陶艺的复杂性和多元化,经历了一段比西方更为漫长的探索时期,我们不得不说,西方在对艺术语言的转换表现上,因为没有传统的包袱所牵绊反而比我们更快地进入了“当代性”的艺术探索。那个时候,白明就敏锐地察觉到,未来陶艺的方向应该是更加注重对材料的重视和运用。

白明重视泥、釉、火、彩,重视空间结构,简单、粗鄙地植入传统的东西到陶艺作品当中是他所摒弃的。他对综合材料的运用改变了我们以往对传统美术作品的审美习惯,冲击了我们习以为常的艺术感受,满足了人们在艺术审美上的多种需求,为人们带来了多样化的艺术形式。看白明的作品,你会发现综合材料所带来的创作性推展了艺术的表现力、感染力和想象力,是听觉、视觉、嗅觉的多重感受,从而赢得了艺术家们的推崇和喜爱。

中国当代陶瓷发展的可能性,是一种符合当代审美的形式和气节。这就是我们在白明思想结构找到的“审美传承”观点。很早以前,白明清晰地的认识到了这点,因此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已经确定了自己在陶艺家中的声望。

在西方学术界眼中,他们希望看到的东方当代艺术的新象。于是,他们的目光锁定在了最能代表东方艺术形象的陶艺上,文化交流平台的搭建,突破了信息壁垒,让当代艺术家频频出现在国际重要的文化艺术交流中心,而白明就是其中的代表。

在中国陶艺当代性的进程中,白明的陶艺之路是东方当代陶艺崛起的典型,正如在中国艺术评论家杭间在《善性的感动》里所说,“从某种意义上说,白明的创作是中国本土化的现代陶艺崛起的一种有力指向”。又如温·黑格比《陶瓷艺术相互学习》直言:“数年来,白明一直是推崇进行国际间对话的重要倡导者,作为一位艺术家,他通过自己的作品不断地给我们带来了认知和信息,更通过他的不懈努力真实地记录了当代陶艺发展的历程”。

如今,白明游走于世界,他讲学、展览、论道……他的艺术历程见证了当代陶艺发展与崛起,从一个纵向的陶艺发展史来说,白明和他的“陶艺之路”,完全可看作是一种现象来解读。

[责任编辑:曾悦之]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