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赣州吉安萍乡等6市县迎“国检”

章文焕谈江右商帮认识中的十大误区


来源:凤凰江西

江右商帮是一个闪光中外,为江西人引以自豪的人文典范。当前,发扬江右商帮精神,追求江右商帮步伐的呼声很高, 网上谈论江右商帮的人不少,1993年黄山书社出版了一本张海鹏,张海瀛主编的《中国十大商帮》,2006年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一部唐力行编著《商人与中国近代社会》,揭开了江右商帮研究的序幕,影响面最大。.我总觉得有些说法和认识,存在不少误区,并不能如实反映江右商帮的真实面貌,很难对赣裔赣商起传承教育作用。

江右商帮是一个闪光中外,为江西人引以自豪的人文典范。当前,发扬江右商帮精神,追求江右商帮步伐的呼声很高, 网上谈论江右商帮的人不少,1993年黄山书社出版了一本张海鹏,张海瀛主编的《中国十大商帮》,2006年北京商务印书馆出版一部唐力行编著《商人与中国近代社会》,揭开了江右商帮研究的序幕,影响面最大。.我总觉得有些说法和认识,存在不少误区,并不能如实反映江右商帮的真实面貌,很难对赣裔赣商起传承教育作用。

一、人云亦云,夸大失实

其所谓十大商帮指晋帮、陕帮、宁波帮、山东或临清帮、广东帮、福建帮、江右帮、徽州帮、龙游帮,这个编排是1993年参与商业史学会撰写人员而定,并无史学依据。无论宁波、龙游都不能代表全浙,洞庭商也不能概括苏商,徽州只是皖南一郡,临清为鲁西运河一镇。但为了显示其大帮地位无非凭个别名人一时管窥,或县志传说,小说描写,夸大其词,如“遍地龙游”“无龙游不成镇”,.“无徽不成商” “钻天洞庭遍地徽”等等。江西人同样以个别地区情况,大言不惭“无赣不成商”,网上甚至有人将这十大商帮排列绝对化,“晋商第一,徽商第二,江右商第三”,人云亦云,互相吹嘘,缺乏公认的评估标准,也缺乏实际调查核实,抓住一点,说得天花乱坠。人们不了解还有湖广商、直隶商、云贵商、川商、湖南商、豫商等大批商帮。如果按光绪十七年(1891)海关调查全国三十四个商埠及非正式商埠的商帮会馆衡量,晋商不是第一,江右商未必第三,徽商、洞庭商只那么几个,龙游商无名。

十大商帮只好听, 衡量标准不公平,

龙游遍地如赣闽, 魚目混珠怎服人﹖

二、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商帮”与“商”不是同一概念,江右商泛指各色各样的江西商人,没有个别或成群的限制。江右商帮则是一个集合名词乃有帮规帮约,有组织的商人.群体,以会馆、公所作为在异地联络的纽带②,倘若没有会馆、公所便只是一个结伴贩卖的行商团伙,不能说是扎根异地的真正商帮。江西历代县志还少见“商帮”这一栏目,《十大商帮》书中所写的江右商帮仅凭几部县志或其他书中的一些人物记载,大约一百三四十个江西商人,不能代替遍布全国几十个省市、有800多所江西会馆和三江会馆,成千万江西商业移民所反映的真正江右商帮,正所谓只见零星树木,不见大片森林,以偏概全,偷换概念而已,尽信书,不如无书。

江帮统领千万兵, 四海九卅大移民.

百余行商何足道, 零星树木不成林。

三、但观林貌,不知群落

江右商帮和各省商帮相似,乃地缘性的省帮,其内部成份复杂,从地域看有府帮、县帮;从行业看有药帮、瓷帮、粮帮、木帮、盐帮及茶叶、绸布、纸张、金银首饰、钱庄、典当、银行各种行帮,其中又有坐商、行商、手工业者、服务行业、码头工人、矿工、农民、教师、官绅、创业能手、三教九流,应有尽有。地缘、亲缘、业缘环环相扣。有些府帮、县帮外出经商常常是每到一处,首先建江西会馆。长沙、湘潭、溆浦、武汉、襄樊、重庆、秀山、成都、宜宾、泸州、甚至云南蒙自等商业城镇既有全省各府合建的江西会馆,其周围往往就有江西各府、县商帮所建的府县会馆,如南昌丰城的豫章会馆轩辕宫,抚州会馆昭武宫,临江会馆仁寿宫或肖公庙,庐陵会馆石阳宫,倘若我们只看到江右商帮的江西会馆而不注意这些卫星会馆,低估了它们的雄厚实力,等于遥观森林外貌,不知其中极其复杂的植物群落,也不能解释明清至民国北京江西会馆总数有60多个,占全国会馆总数的1/3强,除极少数试馆外,其中绝大多数不就是江西各府各县商帮单独或联合建.的..

江帮进入异乡城, 行铺如林数不清;

远望义田连阡陌, 犹吟月是故乡明。

四、一叶障目,不知天外

明清时期每个商业城镇几乎都是各省商帮的竞争市场和生存空间,其中都有一批长年经商异地,老死不归的各省商帮。尤以.陕西、山陝、福建、广东、江西、湖广、奉直等商帮最引人瞩目。他们往往将其商帮会馆集中建于繁华街道或航运码头,门当户对或一字排开,以其诚信商业道德相互标榜,互相监督,又.互相联合,配合当地政府维持公共秩序,捐助公益事业,在其周边可能有农业移民,或矿山盐场,义塚义山. 会馆办起学校,以之作为第二故乡、.常驻人口,有自己特色街巷,繁衍后代,形成.一支商业移民。省外如此,省内主要商业城镇如景德镇、河口镇、吴城镇,以至九江、南昌、吉安、萍乡、赣州、玉山无一例外。这种扎根异地的商帮与那些为了奉亲养家的失意儒生和为了以商补农的乡村小贩虽常年外出、离乡不离土的个体行商大不一样,倘若以后者的眼光去看待那些扎根异地的各省商帮,正是一叶障目,不知天外有天,也不可能认识江右商帮的本来面目。

交通枢纽生意隆, 各省商帮最集中,

草市顿时成巨镇,江西内外亦相同。

五、只知国内,昧于海外

江西是近海的中部省区,有瓷器,茶叶,药材,纸张诸多特产出口,是江右商帮出海经商的有利条件,人们总以为海上贸易是沿海福建、广东甚至徽商的专业,不知庐陵欧阳修后裔欧阳云台.多年在日经商成为豪富,明末天启三年(1423)捐出6000坪土地在长崎建兴福寺,由浮梁瓷商真圆禅师为住持首创江浙苏三江会馆,扩大到东京、大阪、横滨、函馆以至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国内许多城镇④。人们也少注意印尼已早有奉许真君的中国庙,甚至还不知是什么人从大陆购进许真君铜像放入三宝垄大觉寺内,视为“小三宝”,每年抬出游神拜祭⑤。更少人注意东南亚.客家帮在马来西亚采矿种地,其中就有个著名上市药行余仁生号,其.业主原籍吉安,以反抗满清统治出国,到孙中山起来革命推翻满清专制王朝时,该药号继承人余东雄、罗仲霍毅然参加了黄花岗起义壮烈牺牲⑥。人们甚至只知饶州程复在琉球国辅佐中山察度,却不知其国定后裔程泰祚、程顺则继承祖业,辅佐尚氏王朝。程顺则多次朝贡进京、推广儒学,开发航运,使琉球成为北上朝日,东通闽粤、东南亚的海上贸易中心⑦。很少人宣扬丰城筱塘裁缝杨永清带领丰城南昌大批商人手工业者随荷船万福士号渡海到印尼、马亚西亚、新加坡从事各种手工业,种植橡胶、金鸡纳霜,在马来西亚建三江会馆,在新加坡建万寿宫,我们至今对菲律宾碧瑶万寿宫的来历还没有人核实。

海禁历来不正常, 庐陵向领客家帮,

三江会馆遍曰本, 嗣后西延印度洋。

六、小农意识,小富即安

有人说江右商帮小农意识,小富即安,不及晋商、徽商,财大气粗,据明人谢肇淛《五杂俎》“商贾之称雄者,江南则称徽州、江北则称山右”。人们不了解其所谓雄者都与官府勾结,钱权交易有关。以徽商为例,无论它的两淮盐商或贩运川广的大木商,出入吴会收购古画、尊彝、图书的古玩商都是靠与卖官鬻爵的奸相严嵩父子互相勾结发迹。当时严嵩当权“南北两都,六部九卿,徽州朝奉如过江之鲫”,因此徽商敢把明初开中制玩弄于股掌之上,垄断两淮盐业,也敢于以江南市场为基地,支持汪直在日本勾结倭寇骚扰东南沿海,打进安徽境内,后来东窗事发,落得严世蕃与汪直同.归于尽.。这部徽商与严嵩勾结称雄发迹的丑恶秘史,早已由考古学者吴之屯揭发,可惜没有多少人认真看过⑧。至于山西因明初推行开中制早已造就了一批大盐商,就在严嵩当权的嘉靖三十二年(1553)蒲州大盐商张先龄之子张四维考中进士,入翰林院为庶吉士,旋升吏部右侍郎,其舅父王崇古亦出身盐商世家,胞弟从商,他任兵部尚书、山西总督。.到万历三年(1575)张四维由首辅张居正推荐,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参与机务,张居正病逝,继任首辅,权倾朝野,又有王崇古荫庇,可谓军政大臣盐商联姻,官商一体,炙手可热,不仅为各省商帮所望尘不及,即使一般晋商也高不可攀⑨。江右商帮是个平民商帮,没有这种政治靠山,却有几个到省外学徒出身的农家子弟,如临川汤子敬,吉安周扶九,南昌黄文植,正是由封建传统商人向近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转型一步一步前进,其财富亦大得很难估量,用“小富而安”小农意识无论如何解释不通。

山右.徽卅古称雄, 盐商奢侈结乾隆,

吉安有个寒悭客, 才是揚卅大富翁。

 

七、妄谈兴衰,讳言断裂

江右商帮何时兴起,何时衰落?言人人殊,莫衷一是。多数认为起源于明代中期,衰于鸦片战后。不了解早在盛唐,江西九江南昌已有外来商帮,还有阿拉伯胡商滞留。由于隋炀帝开运河,唐张九龄凿梅岭驿道,赣江成为南北航运的必经要道。唐王朝晚期因安史之乱,北方经济遭严重破坏,“京师斗米尝至一千”,不能酿酒,军糈民食不得不依赖东南糟粮接济。江西是糟粮和两税易米的大省。按刘晏设计,一个组纲转运,十船为纲的江西糟运商帮在晩唐已悄然出现⑩。到宋元商品由粮食扩大到茶叶、竹木、瓷器、纸张,地区由运河扩大到西南边陲、东南沿海,一个无远弗屆的江右商帮已经成熟。人们很少注意福建泉州的熙春宫、贵州遵义的江西会馆始建于宋;云南大理云龙万寿宫,始建于元。至于湖北武昌大岩山、湖南岳麓山的许真君庙始建的时间更早。江右商帮的起源早于明代无疑。至于何时衰落?有人说是鸦片战争后的清代开始。“随着外国资本主义的侵入,闽、粤、滇、桂及长江一线相继成为外国资本主义的势力范围,近代民族资本开始生长。”还因为“京汉、粤汉铁路的修建,以赣江为枢纽的南北航运消失。”“江右商帮赖以生存的条件丧失,江右商帮活跃了近五百年最终走向衰落”⑾。事实并非如此,其所谓闽、粤、滇、桂及长江一线恰恰是明清以来江右商帮的活跃地区,此时寓居那里江右商帮的头面人物如在上海的周扶九、在重庆的汤子敬和在汉口的黄文植正是引领江右商帮由封建商业转向近代资本主义的金融企业家,江右商帮与时俱进,柳暗花明。虽然民国时期迭遭军阀混战、国共内战、抗日战争的连年战祸,各地江右商帮仍在炮火中挣扎生存下来。新中国土改后才受冲击,会馆改为工厂粮站、学校或政府机关,随后公私合营,各地江右商帮资本家成为职工,资产收为国有,文革中受到批判。直到改革开放,新赣商崛起,其间有将近三、四十年断裂,致使新一代出省的赣商与老一辈江右商帮脱节,这是一个人所共知的事实,而妄谈兴衰,讳言“断裂”,就不实事求是了。

江帮本有千年长, 鸦片战爭写新章,

战祸频仍摧不垮, 一时断裂又重光。

八,以商脱贫,以商补农

有人认为“江西科举鼎盛,使江西人重功名,轻工商观念根深蒂固”,“江西商人没有在江西本土营造一个像广州、南京、上海那样的大都会或消费中心。”“江西商人资金的回归只是起到以商补农的作用,巩固小农经济结构,看不出有向近代资本转化的作用”。他们忘记早在光绪年间在朝官员已有一批江西维新人士,如著名的萍乡文廷式因组织强学会,被慈禧革职回乡,他毫不在意,创办康泰福煤号,买机器开采安源煤矿,兼营炼焦运输,后来与盛宣怀的汉阳钢铁厂、大冶铁矿合组成汉冶萍公司,正是第一个从朝官转商的实业家。修水陈三立原为朝廷吏部主事,以参加过强学会并赞襄其父陈宝箴任湖南巡抚时期推行的新政,同时被革职回乡。

他于光绪三十年(1905)与萍乡李有棻创办江西铁路公司,倡修南浔铁路,民国元年衔江西都督李烈钧之命以南浔铁路公司名誉总监之名与彭程万到上海向日商兴业株式会社借款五百万日元,使南浔铁路得以开工。甚至因复辟失败的奉新辫帅张勋也不干寂寞,竟与江右商帮巨富周扶九共谋创办全省最大的九江久兴纱厂。

还有一位鲜为人知的靖安红顶商人陈筱梅中举后供职刑部广东司行走,出任安徽道员,商务总办,总管徽商,晋二品顶戴,光绪末年(1902)引退回乡,任江西省财政部长,商务总会会长,在万寿宫开设江西劝业场。民国元年又随李纯到天津创业,在天津、上海、武汉、扬州拥有多家钱庄盐号,成为江右商帮巨子之一,出任南浔铁路总董。南丰包竺峰因张勋提携,在上海、南京、徐州、南昌拥有多处钱庄油行、布行、民国时期回乡建江西大旅社和包家花园,投资官商合办的江西银行,民国十五年受北洋军阀邓如琢压力,滥发复兴隆交钞,北伐军进城,交钞作废,因而破产(13)。但这些从开矿、办工厂、到修铁路、创办银行的一大批朝廷革职高官、红顶商人与江右商帮巨子以上海江西会馆为大本营共同为江西由传统经济转向近代资本主义工商企业所作的历史贡献,用以商脱贫、以商养农,怎能自圆其说?

只为江西大转型, 釆煤铁路一时兴,

士商携手奔实业, 勿以小农讽前人。

九、评论人物,轻率武断

江右商帮人员复杂,既有商人,还有各色各样外出创业能人。福建泉州是江西近海港口,宋代已有江右商帮兴建的熙春宫,祀许真君,是赣人的活动中心。饶州人程复从福建渡海至琉球,成为中山王度察的丞相,有人根据《明太宗实录》断言为“景德镇瓷商”查《实录》中并无“瓷商”字眼。汪大渊为元代著名航海家和地理学家,有人从他《岛夷志略》中所见到的瓷器,在一本《吉州窑研究》书中说他是一个从南昌到吉安永和镇、赣州七里镇收购各色瓷器到泉州出口的“精明商人”,扰乱了历史上对汪大渊人物的认识,究竞还有没有其他记载可以旁证?否则牵强附会,只会损害汪大渊的本來形象。明代万安萧明举本是一个带罪潜往满刺加的逃犯,以行贿得“充本国通事,伴送进贡番夷,道杀数人而私货财,为逻者所得”,给阉党焦芳、刘瑾以口实,“寘之极典”,损害了一大批江西古人的声誉(14)。现有人却凭陈弘谟《继世余闻》说他是“私(购)货财的商人.” 轻轻帶过,.乱点鸳鸯谱,失之毫厘,差以千里。

历史是非要弄清, 莫将恶棍作商人,

万安那个萧明举, 危害囯家累赣民。

十、只讲商贸、忌讳宗教

长期以来,人们总以为商人就是经商营利,与宗教无关,殊不知明清时期,我国各大商帮无不最重民间宗教信仰,大建商帮寺观。如山西的关帝庙、陕西的三元宫、湖广的禹玉宫、福建的天后宫(妈祖庙)、广东的南华宫、浙江的越王庙,四川的川主庙、江南的准提寺、江西的万寿宫。全国各个商业城镇几乎都是寺观林立,既有当地儒释道三教寺庙,也有商帮的地方性宫观,几乎每一县城都寺观林立,数在几十个到百个以上。近年人们通过韦伯《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方知西方基督教经过马丁路德改革,已出现加尔文派,提倡经商赚钱乃信徒入世苦行,荣耀上帝的“天职”;诚实守时,勤劳节俭才是资本主义精神,与许真君开创、经元代刘玉改革的净明道教有不少相似之处。

明清时期,江右商帮每到一地首先掷资兴建万寿宫,根据鄙人二十多年的考察已查出江右商帮在省外全国各地.建万寿宫.达800多所,写进拙着《万寿宫》书中。省外万寿宫就是江西崇奉许真君的典型道教寺观,与省内600.多所万寿宫交相辉映。忠孝神仙就是江西会馆的精神支柱(15),其宏伟壮丽的建筑代表了当地江右商帮的形象,每年节日庙会全国各地赣人集会宴饮,共叙乡谊,唱戏娱神,与商品展销、文化传播相结合,保持一股牢不可破的乡亲情结和世代相传的江西民间宗教信仰。这就是江右商帮奋发前进旳精神力量源泉。

二十年前我在云贵川和西湖考察时发现无论当年商帮老人和年青一代新人无不对万寿宫被毁而悲伤流泪,近年人们在网上看到四川泸州合川万寿宫恢复,老人教小孩向许真君神像叩头作揖的优酷视频,却未听到多少赣人喝采?甚至这次世博会上山西人有关公铜像、福建人妈祖汉白玉雕像展出,独江西馆没有许真君影子,无人表态。倘若我们在省外的江西商会连自己身边的万寿宫遗址都一无所知,怎样去弘扬江右商帮精神?而多数外出的赣商和创业儿女从未见过万寿宫,也没有读过鄙人所撰著的《万寿宫》(华夏出版社)之书,即使天天与江右商帮的遗老遗少接触,也毫无共同语言,如同路人,要他们.追求江右商帮的步伐等于叫他们寻驴觅驴,岂不成了天大的笑话?写这篇文章就是想与广大赣人赣商谈谈个人的浅见。

[责任编辑:曾悦之]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