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11位设区市市委书记本周都在忙什么

公元960年“帝都”南昌的夏天


来源:凤凰江西

那个忧伤的刘贺没有成为“海昏侯”之前,他的身份是皇帝这事儿,大家都知道。历史上,真正以帝王身份入驻江西的,并不是刘贺,而是南唐第二位皇帝:李璟。

那个忧伤的刘贺没有成为“海昏侯”之前,他的身份是皇帝这事儿,大家都知道。

历史上,真正以帝王身份入驻江西的,并不是刘贺,而是南唐第二位皇帝:李璟。

南唐末年,那一段风云诡谲的史诗,在当时“帝都”南昌如何被演绎?当年皇宫所在地后来又发生了哪些惊心动魄的往事?

一切还得从公元959年的那年夏天说起。

《韩熙载夜宴图》

1.

还记得那幅《韩熙载夜宴图》吗?

南唐画家顾闳中的绝代杰作,华贵而荒凉。

它清晰地记录了那个“伟大的流氓”韩熙载的糜烂之夜。但没有人怀疑,那就是南唐国毫无修饰地素写。

谁说不是呢。多年之后,许许多多的人回头再看《韩熙载夜宴图》都会达成那样共识:这就是王朝落幕的咒语。

2.

如果那时南唐中主李璟,不那么刚愎自用,能听取他的宠信大臣韩熙载建议,那场与后周的对决,是否就不会一败涂地?

历史并没有如果。

李璟所统治的南唐国,经历了后周发起的“淮南战事”之后,尽失所辖14州,摧枯拉朽溃败得一塌糊涂。

公元959年(南唐交泰二年)的七月。在那个夏天里,穷途末路的李璟,萌生出了一个足以令众臣震惊的设想:迁都。择都之地:洪州。

这就是李璟深思熟虑的结果。当他与臣僚们宣布这一消息的时候,可以想象整个王朝的空气弥漫的是挫败、恐惧、焦躁、无奈、不甘、未卜等沉闷气氛,那些急得跳脚的臣僚们,甚至没有一个人内心是赞同李璟想法的。

自唐末以来,金陵这个地方,早已是六朝古都,集市繁华、街道宽广、物产富足、美女妖娆……最主要的是,这些臣僚们经过数代苦心经营下来的产业,如何让能让他们做到甩手就走。

李璟毕竟还是那个固执的李璟。

他只是想通知他们做好准备,并不想跟他们商议。在他看来,这是一项关系到南唐生死存亡的国策。换句话来说,李璟哪里不知道金陵是个好地方,他皇帝老子在金陵家大业大,王朝基业都在这里,皇帝都要走了,你们又有什么舍不得?

再说洪州,处于长江中下游地带。历史上,曾割据一方的政权,试图把洪州这个地方作为都城,如汉末三国的孙权、东晋苏峻之后也有人倡议择都洪州。

这一次,他都想好了,要把这个设想变成现实。也许从“淮南战事”失败的那一刻,他就想好了。

史书纸本上记载李璟是个优柔寡断之人。但这个决定,他比任何时候都决绝。

五代十国后期形势图

3.

李璟打算迁都洪州的时候,当时江西的社会治安状况还算不太糟,但一波接着一波的小规模农民起义却此起彼伏。从战略上来看,比起后周的威胁,李璟觉得几个地方毛贼兴风作浪实在算不了什么。

但南唐统治下的江西,阶级矛盾远比李璟所想的要激烈的多,尤其是农民起义。江西多山多林,绿林人士多呼啸于林川之间。

《江西通史》记载,南唐时期,当时鲜有大战的江西,作为南唐最主要的赋税来源和最重要的后方基地。随着李璟穷兵黩武的战争透支,使得当时的阶级矛盾进一步激化。

比如当时的庐陵,当地县名一个叫吴先的人,率领一群受压迫的民众前人,盘踞在鹧鸪洞,攻击县衙,尤其是当时虔州一带,倚靠山区地形,不断爆发农民起义。

这些农民起义规模不大,但却成为了地方政府的一块心病。在某种程度上,由于农民起义的爆发,迫使了地方政府对民政策有所调整,阶级矛盾有所缓和,尤其是到了南唐后期,社会秩序相对稳定。这也为南唐迁都于此,提供了基础。

4.

夏天过去了。

淮南战役失败之后,李璟加强金陵防御的同时,一项更紧迫的工程在洪州大地轰轰烈烈地的展开。

公元959年11月。经过了选址、规划之后,在今天的皇殿侧,也就是现在的南昌保育院范围所在地。李璟委派了督军到到达南昌,大兴土木。营建了长春殿、澄心堂,修筑鸣鸾路,并按金陵的体制改建南昌城,时年改洪州为南昌府。

明代王仲序写过一首五律对鸣鸾路风貌作了描绘:“长衢通辇(天子专用车)路,宛马竞纷纭,帝子凌风去,銮声尽日闻,杂花迎帝绕,御御看行分,千载宸游(帝王巡游)地,临歧惜别君。”

这次大兴土木,应该是江西历史上第三次大规模的改造南昌城市。此前的灌婴筑城以及洪都观察使韦丹扩建洪都府,到李璟对洪州的“改造升级”,经过了“三级跳”的南昌城在南唐后期已经是南方手工业的中心城市。

公元960年,一个突发事件的爆发,直接让李璟觉得迁都大计迫在眉睫。那一年,后周大将赵匡胤,代周建宋。南唐彭泽县令迫不及待地投奔宋朝,并献“平南策略”。

此时,南唐王宫的修建正如火如荼的进行,到了第二年开春。李璟留下太子李煜在金陵监国,自己率百官从建康启程,由长江顺江而下,浩浩荡荡进入南昌,队伍绵延千里。

到底还是那个李璟。在迁都路途中,迁都队伍更像似一个“观光旅游团”。

行至当涂(马鞍山下辖县),居然在当地大摆宴席;到了江州,又率文武大臣上庐山写诗作画,流连了将近近半个月才进入南昌城。

今天的皇殿侧路正是当年皇城所在地

5.

那个短暂的王朝最终没有因为迁都而改变它的命运。但在艺术史上,却留下了炫彩夺目篇章。在这里,我们提到的江西画家群,在中国艺术史上大放异彩。

五代十国这个朝代里,国家纷乱,无论是思想还是政权都没有实现统一。在思想和文艺界,这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南唐李璟,做皇帝虽不称职,但此人才华出众,他对外穷兵黩武,对内以文治国。

他在宫廷内设立翰林图画院,招募了大批流散在民间的画师。钟陵人董源、丰城人曹仲玄、进贤人蔡润等江西画家被招入了翰林图画院,他们都是开宗立派的大师级人物,随着公元960年迁都再度回到了乡土。

大量的金银珠宝、名人字画等都往南昌运来。某种程度上,促进了地方文艺的交流。整个五代前后,这批画家在中国艺术史上成为现象备受瞩目。

6.

再说说南唐新都的事吧。

转眼又到了公元960年的夏天,南昌府闷热的天气不比金陵,臣僚们不满溢于言表,加上环境所造成的落差,使得满朝上下怨声载道。年轻气盛的李璟在这种压抑的境遇之下,已是心灰意冷。

他也许不曾怀疑过自己的选择,当北方的狼烟开始像死神一样袭来,他似乎看到了王朝的最终宿命。那个曾经雄心勃发,怀有远大梦想的人,在南昌的那些日子里,都是那么遥不可及。

一方面是新宋政权以排山倒海的势头威胁南唐政权,另一方面是臣僚们成天像苍蝇一样吵着要东迁回金陵。李璟在这样逼仄的空气里备受煎熬。

公元960初夏,南唐中主李璟,在长春殿抑郁而终。临终前的遗嘱要留葬于洪州西山。生前最后的一个“决策”也恰恰是对群臣交代与回应。

南昌作为南唐国都,前后只经历了四个月的时间,但南都的建制则维系到了南唐灭亡。

7

到了南唐后主李煜统治时期,整个江西依然是南唐最牢固的后方。江西财赋依然是维持那个摇摇欲坠的政权保障。

赵匡胤的“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他拿下了北方之后,开始举兵收拾南唐。南唐最后的“护国之战”就发生在江西。

急于横扫天下的赵匡胤派大将曹翰率十万大军进入江西,此次整个南唐所辖地区都已降宋,连后主李煜都当了俘虏被转移到了河南开封,唯有江西九江这个弹丸之地,坚决不降。

那个誓死不降的人叫胡则,在他的带领之下,当时江州的城墙被加固了几十米。

赵匡胤是真的气坏了。他觉得,连李煜都降了,一个小小的江州,居然还在负隅顽抗。

历史上的“江州保卫战”随之打响,这也是南唐最后的护国之战,宋军攻入江州,杀尽全城男女老幼,九江历史上首次遭遇了屠城,南唐最终覆灭,南唐国都在江西的建制随之取消。

李璟陵墓内室

8.

如今,南唐遗迹在南昌无迹可寻。辛亥革命,遗址遭大火一烧,化作焦土。民国十五年的江西地图,记录了当年皇宫遗址的三个地名:皇殿右(南昌二中南面,今为中山路的一段)、芳(皇)殿前(南昌二中西面,今为苏圃路的一段)、皇殿侧;南唐皇城原址成为了“公众体育场”。

老南昌人曾说,在东湖那边,有条地道,可以从长春殿一直通到赣江。戏说之辞,无法考辨。在解放战争时期,皇殿侧的亭子间却是中共地下党员活动的一个秘密据点。很多情报都是从这里传出。

如今,风云已逝,人们只能从历史的纸本上,得知这片土地上那年夏天所发生的一切:皇城营造热火朝天、迁都仪仗叹为观止、画师新作炫目迷醉、吵吵闹闹的臣僚贵族、向北而望的忧郁南唐中主以及那一声“留葬于洪州西山,累土数尺为坟”的遗泣……

[责任编辑:曾悦之]

  • 笑抽
  • 泪奔
  • 惊呆
  • 无聊
  • 气炸

今日推荐

江西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